第四十九章 路见

汉末召虎 +A -A

  这个消息直如晴天霹雳,这是泼天的大祸,纵然苏�久经商场,此时也不禁俏脸发白,紧紧盯着张辽的眼睛:“真……真的哟?”

  张辽说着神情也变得沉重:“八九不离十吧,老板娘要做两手打算,一面托庇于李儒和田仪,一面要将家资早早转移,以应大变。”

  “天下大乱,何处能有安稳之地哟?”苏�很是无可奈何。

  张辽挑了挑剑眉,没说什么,的确,关东诸侯讨伐董卓后,乱世揭开,到处都是烽烟,再也没有那个州郡是世外桃源了。

  看张辽不语,苏�轻叹了口气,向张辽深深一礼:“张公子大恩大义,妾身感激不尽。”

  “只是一些建议,也帮不上什么忙,算的什么恩义。”张辽挥了挥手,转身就走:“老板娘多多保重,在下就此告辞。”

  “张公子。”苏�叫住张辽:“方才听闻三位谈话,才知张公子原来也是董公麾下将领,妾身与叔父托庇于他们,倒不如托庇于张公子,张公子胸襟宽阔,气度不凡,妾身更相信张公子和自己的眼光,不知张公子可否相助哟?”

  张辽咧嘴笑了笑:“我也是新近依附董公,人轻言微不济事,老板娘没看到我还要结交李儒和田仪?”

  苏�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张辽走到门口时,突然又回头道:“如无意外,我很长一段时间会驻守小平津,保护一个人人觊觎的富商,我暂时没有这个实力,但保护一个散尽家财的寻常人家,还是没有问题的。”

  苏�眼睛一亮:“若妾身与叔父走投无路,必去投奔公子。”

  张辽哈哈一笑,没有说话,出了酒肆。

  萍水相逢,有难必帮,张辽也是看这苏�对了性子,也是不忍这等女子没于乱世,这才提点两句,已经算是交浅言深了,说多了反而会有误会。

  至于结果如何,或许只能看苏�的选择了。

  这就是乱世,除非自己有足够的实力,才能随心所欲,做自己想做的事了。

  实力!关键还是实力!实力不够,自己就不得不曲意奉承,甚至未来还会有着更多的无可奈何,在这个群雄并起的时代,大丈夫心之所向而不能实施,实在可恨!就如同今日,如果自己有实力,如同董卓一样权倾天下,只发一句话,又有谁敢动胡姬酒家?又何惧胡轸之流?他日又有谁敢焚烧雒阳,造成泼天惨祸!

  必须尽快提升实力,这才是自己立足乱世的根本,至于人情礼往不过是辅助而已,如果自己没有能力,没有实力,再多的人情也不济事。只有具备实力,人情才会相得益彰。

  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侍,无论动物还是人,趋利避害本就是最基础的本性,自己两世为人,如果连这一点都看不清,那就没救了。

  要崛起乱世,良臣、谋士、猛将缺一不可,如何拉拢,一靠实力,二靠名望,三靠魅力,四靠手段,五靠机遇,这些都是自己的方向,而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称雄乱世,四海慑服,一言既出,乱世不敢再乱!

  张辽借着酒意,拎着三尖两刃刀,骑着象龙,心中踌躇满志,和外面等候的薛明一道沿着东市一路向北,准备先到武库去为手下将士领兵器,然后奔赴平津去拜访那个神秘的平津都尉。

  他已经向李儒和田仪询问过了,武库归执金吾管,但丁原死后,执金吾虚位,如今这一块职责全由董卓的侄子中军校尉董璜掌管。

  董卓无子,兄长又早死,侄子董璜一直跟随他东征西讨,深得董卓喜爱,董卓进入雒阳掌控朝政后,将禁军全部交由董璜统领,隐隐把他当做接班人,如今的董璜可谓权势滔天,不可小觑。

  张辽此去武库未必会见到董璜,但有了李儒和田仪的交情,领千把兵器应该不成问题。

  只要武库那边能放兵器,他便立时让亲卫去告知正在邙山脚下驻扎的新兵来领,正好离得也不远。

  手下新兵有了兵器,自己的实力又算大涨一截了。

  张辽正琢磨着,他肩头的小黑狗突然道:“狗小子,你帮这苏�没错的,一定要想办法将她收了。”

  张辽打了个酒嗝:“元放,哥认为她和你有瓜葛,哥不是那种人。”

  小黑狗伸爪挠挠头:“应该不是那种关系,贫道想了好久,她绝不是贫道的道侣,太年轻了,贫道不是那种人。”

  “我呸!”张辽笑骂道:“你个老流忙,太高估自己的人品和底线了,若不是那种关系,苏�能爱屋及乌?”

  小黑狗得意洋洋的道:“贫道游戏人间,信徒无数,想必那苏�是贫道的一个信徒罢了。”

  说罢,小黑狗又嘿嘿笑道:“狗小子,你的眼力还是差了些,你看到苏�发髻上戴的珍珠没?”

  张辽道:“那串珍珠看起来不错。”

  “岂止不错?”小黑狗啧啧道:“单只那串珍珠,就价值千万钱,你想想她的家资该有多么丰厚?”

  头上戴的珍珠就价值千万钱?!张辽倒吸了口凉气,他发现自己确实低估了苏�的财力了,这简直就是那类万中无一的顶级大富婆啊。早知道该好好拉拉关系,吃一碗大好软饭啊。

  他咧了咧嘴:“元放啊,这个以后是不是可以经常来胡姬酒家吃霸王餐?”

  “吃个屁!娘希匹!你就这点出息!”小黑狗怒了:“一定要把这苏�收了,财侣法地,无财不足以养道,你小子收了她,贫道就再也不用为你的修道担忧了。”

  张辽扬了扬剑眉,还没说话,突然前面传来一阵喧闹声,一家挂着“药”字招牌的药铺门口围了一大群人。

  张辽挥了挥手,薛明快走几步去打探情况。

  待得张辽走到人群前,薛明已经探明了情况,原来是一对年轻夫妇到药铺买药,却被一个市霸拦住,不让药铺卖药给他们,打了那对夫妇的家仆,起了争端。而且据说那市霸已经拦了那对夫妇好几家药店了。

  恰在这时,小黑狗嘟哝道:“那对夫妇有点惨,丈夫身怀绝症,活不长了,看来是有人要断他的生路,哎……那个妇人还有孕在身……”

  看着小黑狗摇头晃脑的样子,张辽剑眉一扬:“走!我倒要去看看,是哪路恶霸在此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