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董卓与士族

汉末召虎 +A -A

  雅间里,张辽和李儒、田仪三人经过这一场狼狈出糗,倒是又大感亲近了许多,话题更深入了一些。

  李儒提到,董卓如今正要大展一番身手,光复汉室。

  如今最得董卓信任和重用的是城门校尉伍琼和尚书周毖二人,尤其是周毖,与董卓是老乡,其父周慎更是曾与董卓共讨凉州作乱的边章、韩遂,颇有交情。

  伍琼、周毖二人向董卓进言,要拉拢关东士族,大赦党人,征兆名士。董卓采纳二人建议,一方面准备大举征召名士,另一方面准备外放一批名士,以掌控地方州郡。

  一旁小黑狗冷笑道:“董卓徒有雄心,根底浅薄,缺乏手段,看不透大势,天下大乱,自此而始。”

  张辽剑眉微挑,看向李儒:“不知董公征兆何方名士?”

  李儒抚须道:“大儒荀爽荀慈明、陈纪陈元方、韩融韩元长、申屠子龙、蔡邕蔡伯喈皆在征兆之列,若能收而用之,党人世家折服,董公名望大涨矣。”

  “哦?”张辽不置可否的道:“董公要外放重用那些名士?”

  李儒道:“尚书韩馥韩文节、侍中刘岱刘公山、陈留名士孔�孔公绪,东平名士张邈、张超兄弟,颖川名士张咨张子议……”

  李儒说起来一众名士如数家珍,张辽却暗下叹气,纵然他这个不太精通历史的人也知道,这些名士都是未来关东诸侯讨伐董卓的主力,如今却是由董卓一手布置出去的,真可谓自掘坟墓。

  李儒虽然喝了不少,但毕竟最会察言观色,看到张辽露出不以为然的神情,不由奇道:“莫非文远以为此举不妥乎?”

  张辽沉吟道:“地方守牧权重,可自募兵马,军政集于一身,如今董公将这些名士外放,若是彼等联合起来,招兵买马,一旦作乱,恐怕后患无穷。”

  “文远多虑了。”李儒呵呵一笑,不以为然的摇头道:“董公外放守牧,并非没有思量,天下世家皆看汝南袁氏与弘农杨氏,如今杨彪、袁隗皆在京师,又将荀爽、陈纪、韩融、蔡邕诸大儒召进京师,尽在董公掌控之中,而诸如韩馥、刘岱、孔�、张邈、张咨外放之辈,皆不晓兵事,名望亦稍逊,实在不足为惧,文远多虑矣。”

  张辽皱眉道:“莫要忘了袁绍,袁绍在外,其名望绝非一般人能比。”

  李儒摇头道:“文远多虑了,袁氏家主袁隗在京师,淮南袁氏根基在汝南,袁绍在河北,一无根基,二顾忌袁氏满门老小,岂敢妄动?”

  张辽正色道:“袁绍枭雄心性,未必会在乎袁氏满门。”

  李儒呵呵笑道:“袁本初素重名望,岂能为此不忠不孝之事?”

  张辽嘿声道:“袁绍野心勃勃,莫要高估了他的底线。”

  李儒摇了摇头,仍是一副不以为然的神色,满饮了一杯,又道:“便是那些士人作乱又如何?关东之人不晓兵事,而董公手下皆是百战将卒,又收雒阳禁军精锐,天下精兵尽在掌控之中,而关东诸郡不过是些郡兵民夫,便是作乱,又何所惧哉!文远且安心吧,不过文远一番赤城,为兄自会向董公表明。”

  一旁田仪也点头赞道:“文远志虑忠纯,他人不能比也。”

  这时小黑狗的声音也传入耳中:“有些事你我知道便可,多说无益。”

  张辽无奈的摇摇头,看来无论董卓、李儒还是田仪,对这些名士的品性都看的高了,而且董卓掌控雒阳后,他手下将领的傲气暴涨,聪明如李儒如今也是傲气满满,何况董卓与那些悍将,怕是傲气更盛,自己再怎么说也没用。

  他不再多说,几人转了话题,谈到了青州黄巾军、西河白波军、太行黑山军,还有凉州马腾韩遂等乱军,张辽的一些见解,令李儒和田仪赞叹不已,对张辽高看了很多。

  谈了时事,几个无意间又将话题引到了胡姬酒家的老板娘苏�身上,张辽解释了老板娘的称呼,令二人称道不已。

  谈及苏�泼酒之事,二人又说起胡汉之风的差异,赞叹胡女的热情和直爽,又赞叹张辽的心胸宽阔,若是换个人被一个女子泼酒,尤其是军中将领,最爱脸面,恐怕早就恼羞成怒,摔桌子翻脸发飙了。

  正说得火热,苏�再次进来了,此时的她换了一身衣服,洗净了俏脸,重新点上了吉祥痣。

  张辽看苏�又朝自己走来,以为她还要算账,不由吓了一跳。

  正高谈阔论的李儒和田仪也立时静了下来,不约而同看了过来。

  张辽看着苏�款款而来,止不住摸了摸鼻子。

  对于苏�这种迥异于汉家女子的泼辣风范,张辽倒是不怪罪,而且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就像后世的女孩爽朗的性格一样,不过刚才自己确实是唐突佳人了,此时难免有些理亏,大感不好意思,便是苏�继续找他麻烦,他也没辙,总不能像对待华雄一样饱以老拳吧,他的情商还没那么低。

  还好苏�恢复了语笑嫣然的模样,让张辽微微松了口气。

  苏�拎着酒壶径直来到他面前,张辽眨了眨眼睛,还没说话,苏�便优雅的屈身一礼:“妾身方才失礼了,且陪酒一杯,还望张公子莫要见怪哟。”

  说罢她为张辽斟满了一杯酒,又让一旁胡姬给自己斟了一杯,敬了张辽,一饮而尽,颇有豪爽之气。

  张辽看到苏�道歉,大松一口气,忙举杯一饮而尽,笑道:“张辽方才唐突佳人,老板娘莫要见怪就好。”

  苏�嗔怪的白了他一眼,转身看向李儒和田仪,又为二人斟了酒,道:“方才让二位贵客见笑了,妾身再饮一杯,当作赔罪。”

  李儒忙笑道:“老板娘勿要客气,都是文远惹得祸,我与田主簿可是好生责骂了他一番。”

  田仪点头道:“正是!皆文远之过也,”

  张辽忍不住翻白眼,这两个重色轻友的无耻家伙。

  苏�毕竟是经历多了应酬的场面,摆低姿态,妙语连珠,加上绝美的容颜,独特的异域风情,令李儒很快招架不住,精明尽去,满口吹嘘。连稳重如田仪也下了许诺,如果苏�日后遇到什么刁难,可以去找他解决。

  只有张辽还略微清醒,毕竟是两世为人了,不过此时也是心猿意马,因为苏�正好坐在他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