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一杯酒

汉末召虎 +A -A

  倒是田仪先平静了下来:“看来我们都低估了文远的武艺,董公继吕奉先之后又收了一员猛将。”

  张辽叹了口气:“只是华雄是董公爱将,小弟如今将他打了,怕是他会去董公哪里告状,小弟也免不了一顿责罚。”

  李儒连连摇头笑道:“文远何须担忧,董公向来喜爱勇武之士,如今华雄败于文远之手,又怎敢去董公面前分说,何况文远勇武更胜华雄,董公只会欢喜,哪会责罚。”

  张辽仍是面带忧色:“纵然董公不加责罚,但华雄是胡中郎麾下爱将,小弟算是得罪胡中郎了,胡中郎焉肯放过小弟,只怕以后会处处受绊。”

  田仪沉声道:“此事华雄挑衅在先,又失败在后,若是胡文才纠缠不休,我自会向董公言明实情。”

  张辽忙抱拳道:“多谢田兄,田兄今后若有用得着小弟的地方,小弟万死不辞。”

  田仪的实诚确实令张辽心生好感,决定日后董卓若是败了定要全力保他不死。只是田仪此时并没有意识到张辽这句话的分量,也没在意,他此时跟随董卓,正是手握实权,纵然张辽武力高强,对他而言也不算什么,在他看来,真正的权力多半都不是靠武力搏出来的,而是靠脑子。

  李儒却沉吟道:“文远,胡文才性格狂放,多半会寻你不是,但你如今是平津司马,一则远离雒阳,二则有平津都尉在上,不须事事自己出面,天塌下来,自有平津都尉顶在前面。”

  张辽心中一跳,终于点到他最想知道的事情了,当即忙顺口问道:“小弟却还不知平津都尉是何人?会否相助胡文才一刀砍了小弟?”

  此时他看似面目如常,但一颗心早已悬了起来,平津都尉到底是何人?与胡轸华雄有没有交情?这一点对他来说太重要了,关乎他下一步是安稳发展还是流落江湖。

  “哈哈,”李儒看张辽紧张的样子,不由大笑道:“平津都尉何人也,文远上任便知,却不须担心。”

  张辽询问的眼神又看向田仪,不想田仪也没说,只是带着神秘的笑意:“文远到任后,只要遵规守矩,仔细带兵,便一切无事。”

  张辽无奈的笑了笑,看来一时之间要从这两人嘴里打探出平津都尉的来历是很难了,他心中虽然很是好奇,但却是松了口气。看二人笑眯眯的样子,平津都尉应该不是与胡文才一道的,他心中一直压着的那块大石此刻终于抛到了一旁,看来自己的兵马可以放心开向小平津了。

  心中大石既去,张辽彻底放松下来,变得更加热情,与李儒和田仪二人畅谈趣闻时事。

  这时,苏�又进来为他们斟酒,正好到了张辽近前,她一手拎酒壶,一手轻执酒樽,皓白的柔荑戴着银色手链,与纤细的玉指丹蔻搭配,尽显优雅妩媚,加上胸前那直欲裂衣而出的怒茁,晃的张辽有些眼花,阵阵幽香入鼻,更令他心跳加快,暗骂自己定力差。

  不过这苏�确实是美丽,一举一动饱含万种风情,令一侧的李儒和田仪也忍不住时不时的偷偷瞥她,显然是那绝色妩媚之姿令二人难以自已。

  张辽满饮了一杯,借着酒意,细细端详着近在眼前的绝美容颜,看着如此佳人为自己殷勤斟酒,真是无上的享受。

  这时那边李儒的声音传来:“董公正要率百官上书,请求重审陈蕃、窦武党人之案……董公要以德服人。”

  噗!张辽一口酒喷出,董卓要以德服人?这是本时代最大的笑话麽?

  “啊!”随着一声惊呼,张辽回过神来,登时不由傻眼了。

  他喷出的那一口酒正好全喷在了正为他斟酒的苏�俏脸上!

  不但他傻眼了,便是时不时偷偷瞄过来的李儒和田仪也惊呆住了,连小黑狗和屋里的几个胡姬也不禁低声惊呼,纷纷看向这边。

  苏�形象颇是狼狈,俏脸上酒水淋淋,卷翘的睫毛上带着酒滴,额头那点鲜红的吉祥痣在酒水下慢慢晕开,酒水很快又顺着她的长发和玉颈流下,沾湿了衣襟。

  她脸上甜美的笑容消失了,轻咬银牙,明眸恼怒的盯着张辽。

  “额……这个对不起……”张辽看着苏�恼怒的神情,大感尴尬,丢人哪,实在太唐突佳人了,他下意识就要伸手去擦苏�的俏脸。

  哼!

  苏�哼了一声,长袖一拂,挡开了张辽伸过来的手,酒壶重重的往桌上一放,抓起刚斟满的酒樽,哗的一樽酒直接泼到了张辽脸上,转身就走。

  额……张辽呆在那里,咕嘟吞了口酒,酒水顺着他的脸流下来,一脸狼狈。

  “哈……哈哈哈……文远……哈哈哈……”对面李儒看到这一幕,止不住突然捧腹大笑,前仰后合。

  哐啷!

  李儒乐极生悲,一下子向后仰翻在地。

  他从来没有坐过这么高的胡凳,笑得太厉害了,翻到了椅子,幸好被身后两个胡姬及时扶住,但形象已是狼狈之极。

  噗!向来稳中的田仪也被张辽和李儒二人的狼狈模样逗得一口酒呛在喉咙里,咳了两下,看到一旁小黑狗也状似捧腹猖狂大笑的样子,不由伸手给了小黑狗脑袋一巴掌,笑斥道:“去!你个小畜生也来凑热闹……”

  汪呜!左慈正乐得大笑,不防被田仪在脑袋上打了一巴掌,昏头涨脑,翻倒在地。

  它哪是个吃亏的主,大怒之下一跃而起,一下子蹿到田仪头上,撕咬起来,田仪不防之下,被咬了一口,急忙伸手与小黑狗扑打,形象更加狼狈。

  李儒仰翻在地,本来大感丢了形象,正自尴尬,不知怎么面对田仪,起身却正好看到田仪与小黑狗厮打的这一幕,顿时感到吾道不孤,忍不住又捧腹哈哈大笑起来。

  雅间里一时之间乱成一团,直待张辽回过神来,急忙将抹了抹脸上的酒水,将小黑狗从田仪身上拉下来,三人才去了狼狈,这时一旁侍立的几个胡姬急忙又为三人斟上了酒。

  田仪回过神来,看到小黑狗躲在一旁,自然不会掉份的去再与它纠缠,却狠狠的瞪了小黑狗一眼,正了正衣冠,黑着脸:“上一盘五香狗肉干。”

  张辽忙拦住还要发飙的小黑狗:“你堂堂左仙长,不要与凡夫俗子一般见识,丢份。”小黑狗这才悻悻的罢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