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请教

汉末召虎 +A -A

  李儒端详了下张辽不满的神情,这才点了点头,仰头一饮而尽,而田仪的脸色则有些难看。

  张辽见状忙特意又敬了田仪一杯酒,大声道:“昨日因张辽的缘故,而使主簿为董公责备,此辽之过也,此杯特向田主簿请罪。”

  田仪脸色这才缓和了点。

  酒桌上,张辽将自己性格中豪爽的一面发挥的淋漓尽致,不时纵声大笑,在他的刻意带动下,加上六个胡姬的热情招待,李儒和田仪虽然还有些疏离,但气氛很快起来了。

  期间苏�进来了一次,亲自斟酒,六名胡姬来回穿梭,香风阵阵,浓情徐徐,别有特色的异域风情,令气氛更加热闹。

  张辽也很快摸清了两人的性格,李儒精明狡猾,说话时总喜欢眯着眼睛,摸着八字须,想法较多,这是一种自负的表现。而田仪则话语较少,面容微显木讷,性格稳重,想来作为主簿董卓用起来也比较放心。

  不过李儒纵然再精明,张辽表现出的是自己性格的另一面,并没有任何作假,他也完全察觉不到异常,只觉得张辽是可交之人。

  张辽也觉得二人都还不错,李儒虽然狡猾,但比那些出身名门、自矜身份、蔑视他人的名士要好的多,而田仪更不用说了,被张辽一番热情的招呼,很快便与张辽如同故交一般,只觉张辽每句话都能说到他的心里,嘴巴也变得灵活了许多,破天荒多说了很多话,令李儒也诧异不已。

  他们却不知道,张辽前世就跟随的是县府大管家,对田仪这个职位的工作很是熟悉,说出的一些难处和建议,令田仪感同身受,甚至茅塞顿开,自然会感到亲切很多。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几番觥筹交错、推杯换盏,张辽与两人已经是称兄道弟了,他看气氛已到,李儒和田仪已经微醺,又举杯道:“李兄和田兄博学多闻、见多识广,小弟还有一事请教,望二位兄长开小弟愚鲁而指点迷津。”

  李儒依旧是眯着眼睛,满脸笑容,对张辽摆出的请教姿态很是受用,笑呵呵的道:“文远何必客气,尽管说来。”

  田仪也点点头:“我与文远一见如故,何必客气。”

  张辽酒杯一搁,长叹道:“小弟前日从河北归来,昨日清晨便有都督华雄前来索要八百兵马,并让小弟隐瞒于董公,小弟哪敢私自做主,便拒绝了他,被他一番辱骂,几番逼迫,让小弟钻胯,更是险些一刀杀了小弟,幸得奉先前来才解了围。”

  李儒皱眉道:“华雄?这厮一向跋扈,此番也是欺文远是新人,想要趁机收编文远的兵马。”

  田仪也正色道:“华雄的武力不容小觑,文远不可意气用事,还是暂避锋芒的好,尽快去小平津赴任。”

  李儒点头道:“不错,华雄为胡文才爱将,其勇武也颇得董公喜欢,还是暂避锋芒罢,待立功之后,自能保身。”

  张辽摇了摇头,叹道:“昨日小弟见过董公,午后回到西园,不想华雄竟然派了两队凉州兵挑衅,把小弟手下的军侯、屯长捆起来鞭打,小弟前去救人,亮出了司马符牌,却被一个凉州兵放了暗箭。”

  李儒听到这里,眯着眼睛,哼道:“虽说军中素来如此,不过如此确实有些过了,文远放心,吾定将此事报于董公。”

  田仪更是眉头紧皱,一拍桌子,怒道:“他们居然无视上官,真是越来越跋扈了!文远伤势如何?”

  张辽指了指胸口:“幸好有人送了幅铠甲,才免得一难,不过小弟惊怒之下,为了自保,防备凉州兵群起放箭,便将那凉州兵斩杀了。”

  “杀便杀了,区区一个作乱的小兵耳。”李儒哼了一声:“军中士兵素来盲从,若是被他们群起放箭,文远休矣,难免会有一场变故,坏了董公招揽各方豪杰的大计,那小兵死不足惜,若是华雄刁难,吾自会报知董公。”

  “文远不必担忧。”田仪也点头认同,对他们而言,董卓的雄图大计才是根本,区区一个小兵的性命实在不足为道。

  “多谢李兄、田兄。”张辽抱了抱拳,嘿声道:“不过华雄当时怎会放弃,奉先不在,他便要强行动手,与小弟比试,败者要受胯下之辱。”

  田仪皱眉,李儒好奇的打量了张辽一番,问道:“华雄号称凉州军中第一勇士,武力了不得,文远是怎么应付过去的?”

  张辽正色道:“大丈夫在世,当快意恩仇,他要战,我自然奉陪,不过我初到董公麾下,不想惹事,便与华雄约定,丢了兵器,徒手搏斗。”

  “啊?”淡定如李儒也不由惊呼一声:“徒手搏斗?华雄力气极大,传闻力可顶牛,文远为人太过实诚,此番失策矣。”

  为人太过实诚?一旁的小黑狗听得直翻白眼。

  李儒说罢,才想起张辽此刻就在眼前,浑然无事,他眼神闪烁了下,迟疑道:“华雄可不会手下留情,文远是如何应对的?莫非……莫非效仿了淮阴侯?”

  田仪也看着张辽,嘴巴动了动,安慰道:“淮阴侯能忍胯下之辱,终成一代名将,文远当以之为激励。”

  “多谢二位李兄田兄鼓励。”张辽咧了咧嘴:“不过这些话应该去对华雄说。”

  “华雄?”田仪一愣,还没有反应过来,李儒却动容道:“莫非……文远得胜了?”

  张辽摇头叹道:“小弟没想到华雄那么不经打,如同土鸡瓦狗,一上手就磕断了他两条腿。”

  嘎?土鸡瓦狗?

  李儒和田仪不约而同倒吸了口凉气,瞪大了眼睛,震惊的看着张辽,眼里满是不可思议。

  要知道华雄的武力在凉州军中可是威名赫赫,如今在张辽口中居然是土鸡瓦狗?!

  小黑狗在一旁嘟哝道:“这狗小子,真会装逼。”

  李儒忍不住又问了一句:“文远,真的胜了华雄?”

  张辽挠了挠头,憨厚一笑,那无耻的贱样让一旁小黑狗忍不住连翻白眼,这也太假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