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客来

汉末召虎 +A -A

  苏�听得眼睛一亮,没想到张辽这个二十岁的毛头小子居然能说出如此道理,不由面露惊奇之色,忍不住凑近了如花般的笑颜,问道:“还有‘板’哟?”

  那一点妩媚的吉祥痣晃的张辽眼花心跳,他急忙强摄心神,正色道:“门中有品是为板,经商者当以诚信为本,以真为品,以信为品。‘老’字是要手段,而‘板’字是要诚信,要经商有成,二者缺一不可。”

  “老板,老板……”苏�眨巴着碧蓝色的大眼睛,忍不住赞道:“客人真了不起,这两个字可真是说尽了经商之道,苏�可远远不如哟。”

  小黑狗也惊奇的看着张辽:“啧啧!狗小子,你还有这水平?”

  张辽自得的一笑,不过心里却有些发虚,要知道,这两个字是他前世专门查过的,因为很多人都呼领导为老板,所以他好奇之下才去查询,没想到此时倒是用上了。否则真让他解释,以他的文学水平还真解释不来。

  他忙做出最后的发挥:“至于‘娘’字,良女也,苏店主以女子之身,而经营如此大的酒家,真是令人敬佩,老板娘之称实至名归,当仁不让。”

  “咯咯咯,客人真是过誉了。”苏�笑得很开心,带动身上环佩叮当作响:“还不知客人尊敬大名哟?”

  张辽抱拳道:“在下张辽,字文远。”

  苏�盈盈屈身,向张辽行了一个标准的汉家礼节:“苏�见过张公子,多谢张公子,听了张公子一席话,受益良多哟。”

  张辽心中暗赞,这苏�果然是见过世面的,虽是胡姬,却颇懂礼节,一举一动既有着胡姬的热情动人,又有着汉家女子特有的优雅知礼。

  听着她一口一个颇具韵味的“涨工资”“涨工资”叫着,张辽笑了笑,正要说话,小黑狗突然道:“狗小子,贫道还是感觉有些奇怪,应该前世和苏�认识,你问问这苏�认不认得左慈?看看贫道出现,这一世到底还有没有左慈了?”

  张辽心中也是好奇,看向苏�询问道:“老板娘,可认得左慈左元放?”

  苏�眼里突然多了一抹惊喜之色:“张公子也认得左道长哟?”

  张辽看了一眼小黑狗,点了点头:“在下与左元放是很好的朋友。”

  苏�有些焦急的问道:“那张公子最近可见过左道长?妾身已经一年多没见过左道长了哟。”

  “哎,元放这家伙最不靠谱,喜爱云游四方,在下也是许久未见了,只是曾听他提起过胡姬酒家,便来这里看一看。”张辽一边应对着,一边瞥了左慈一眼:“哼!你这老流忙,不会是祸害过人家姑娘吧?”

  他明显感觉到,当自己提到是左慈朋友时,苏�的态度显然亲近了许多,那点陌生人之间的戒心似乎也去了大半。

  小黑狗缩了缩脑袋,底气不太足:“应该不会吧,贫道不太记得了,不过贫道一向是很洁身自好的……”

  “我呸!老流忙,洁身自好这词你也好意思用自己身上!精通房中术难道只是说说而已么?”张辽大为鄙夷,心里顿时有些不是滋味,虽然这苏�和他没什么关系,还是第一次见,但一想到一棵美好的白菜很可能曾经被狗啃了,心中难免有些嫉妒。

  哎,又是晚来一步。

  苏�很是失望的叹了口气:“张公子若是再见到左道长,可邀他来妾身这里,妾身定然好生招待哟。”

  张辽点了点头,心中实在好奇,忍不住问道:“不知老板娘为何要找元放?”

  一旁的小黑狗也竖起了耳朵。

  苏�眨巴眨巴碧蓝色的大眼睛:“左道长法力高强,能飞天遁地,妾身很是敬慕哟。”

  小黑狗在一旁得意的嘎嘎直笑。

  张辽瞥了瞥小黑狗,飞天遁地?!能混成这模样?

  他挑了挑眉,正要继续旁敲侧击时,薛明小跑着上来:“司马,李先生和田主簿来了!”

  张辽面色一振,向苏�一抱拳:“老板娘,一会还请拿出最特色的美酒佳肴,在下要款待贵客。”

  “这个是自然哟。”苏�忙道:“张公子的贵客小女子哪能慢待哟。”

  张辽朝苏�一抱拳,转身朝薛明一挥手:“走,下去迎接去!”

  苏�也急忙跟上,到了楼下,苏�陪着张辽,一并接着李儒和田仪上了三楼雅间,至于薛明几人在楼下大堂用餐。

  有了张辽和左慈这一层关系,苏�果然很快将店里最好的佳肴和美酒都端了上来,桌上尽显异域特色,六个窈窕美丽的胡姬招呼着三个人,可谓礼数极尽。

  李儒和田仪虽是凉州人,但凉州离西域仍然很远,加上连年羌乱,道路难行,二人都未曾去过西域,还真不曾享受过异域的特色佳肴和美酒,也没坐过胡桌胡椅。

  二人虽是董卓亲信,但官秩不高,也不是出身世家名门,随董卓来雒阳也不过三个多月,自然没来过雒阳胡姬酒家这等世家贵族才能来的高档场所,进来后眼里都透出惊异之色,仿佛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好在二人毕竟是在董卓麾下经历过的,表面上还算淡定,但张辽却能细微的察觉到,二人面对雅间里几个如花似玉热情洋溢的胡姬,一时之间手脚都有些拘束。

  他心中暗自好笑,他经历过后世的酒场,见识得多了,对这等场面自然不会拘谨,忙热情的邀二人上座,先给两人斟上了酒,举杯洪声道:“李先生,田主簿,辽今日邀请二位贵人,不为其他,只为一表谢意。”

  田仪看上去比较实在,没说什么,李儒却眯着狭长的眼睛问道:“不知文远因何而谢吾与田主簿呀?”

  张辽豪声道:“昨日觐见董公时,承蒙二位贵人相助,让辽收回了五百旧部,又得了象龙宝马,实在是感激不尽,先干为敬。”

  李儒眯着狭长的眼睛,轻抚八字须:“吕都尉已将五百骑兵归还文远了?”

  张辽佯作不悦的哼了声:“人是回来了,战马全部被扣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