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胡姬

汉末召虎 +A -A

  张辽牵着象龙,在东市中走了不到百步,就看到了颇为奢华的胡姬酒家,是一座三层木楼,既显得古色古香,又颇有异域风情,楼前斜挂一面写着“胡姬酒家”的酒旗迎风招展。

  酒家门前,侍立着两位美丽的女酒保,卷发碧眼,高鼻深目,一身绮丽的异域服饰装扮,额间佩饰,头戴湖绿长纱,面如银莲,长裙披帛,尽显异域风情。

  薛明早已在酒家门前等候着,远远看到张辽走来,急忙迎了上来。

  张辽大笑着拍了拍薛明的肩膀,邀他一起上楼,这种迥异时下礼节的动作却让薛明大感亲切。

  听着门前胡姬略显生硬而别有意味的汉话,二人在一位胡姬的引领下进了酒家,直接上了三楼。

  胡姬酒家楼内的装饰更是尽显西域之风,不同于汉族的低案长席,而是布置着两尺高的胡凳和三四尺高的胡桌,样式虽然还有些笨拙,但已经令前世习惯了高桌高椅的张辽大生熟悉之感。

  三楼也不小,隔成了四间雅间,胡姬酒保引着他们进了一个靠窗的雅间,雅间里摆放着精致的青铜、象牙饰品,木墙上描画着迥异汉族之风的绮丽花纹,还有如同蝌蚪小蛇一般的文字。

  薛明又下去在门口等候,雅间里张辽一人看着墙面,眨了眨眼睛,问四处乱窜仿佛在缅怀什么的小黑狗:“这是什么文字?”

  “文盲!”小黑狗先习惯性的打击了张辽一下,然后才有些不确定的道:“这……应该是西域精绝国文吧,似乎叫做什么�卢文,贫道以前游西域的时候似乎见过。奇怪,为什么贫道对这胡姬酒家和精绝国感觉很熟悉……”

  “精绝国?精绝女王?”张辽对精绝国的第一个印象就是精绝女王。

  小黑狗张嘴就骂:“无耻,好色,只知道女王……”

  张辽脸一黑,威胁道:“还想不想让哥学道法?”

  小黑狗态度立刻转变,忙跳到张辽肩头,握爪成拳,给张辽捶着肩膀,笑嘻嘻的道:“精绝国,确实是女人称王,国度不大,士兵不过五百,国中女子最多,男子地位低下,你小子要是学了贫道的道法,精通了房中术,去了那里可有福了,定能横扫精绝国,不过百年,子孙满天下。”

  张辽眉头一扬:“你当哥是种马啊,再说种马也没那么惨,横扫精绝国,那还不精绝人亡。”

  “这有什么?”小黑狗不屑的哼了一声,随即神往的道:“上古之时,黄帝御女三千而白日飞升,这才是道法的大成境界啊,真是令人神往。”

  “御女三千?”张辽掐指算道:“每天十个不休不止也得两年才能一轮啊,那些女的真可怜,当然,黄帝更可怜啊。”

  小黑狗翻了翻白眼:“狗小子你懂什么,那可是无上的仙缘哪,想贫道上辈子也是游戏人间,女人无数,皆是上品。”

  看着小黑狗神往的模样,张辽嘀咕了一声老流忙,眼珠一转,嘿嘿笑道:“这个元放啊,要不要哥给你找三千上等美狗,让你大快朵颐一番,说不定能白日飞升,成为仙狗……”

  “汪呜!”

  “哎吆!你真是狗啊,气度!注意道家气度!哎吆!别咬哥,哥也是为你着想啊。”

  “娘希匹!滚!”

  ……

  “险些忘了问你了,哥和纪灵、华雄打斗时,你躲那么远干什么?”

  “江湖上最重要的就是讲义气两个字,贫道岂能拖累于你。”

  “我呸!”

  “娘希匹!”

  “讲义气是两个字?你不会数数吧?”

  “汪呜!”

  小黑狗正撕咬张辽之时,雅间门轻敲,张辽打开门,一阵香风袭来,却是胡姬酒家的主人过来招呼,看到酒家主人,张辽不由眼睛一亮。

  小黑狗也是眼睛一亮:“这个苏�真是越来越漂亮了,咦?贫道怎么知道她的名字叫苏�……难道以前很熟?”

  张辽没理会发呆的小黑狗,只是上下打量着眼前进来的女子。

  这是一个风情万种的异族女子,栗色云鬓,眉毛弯弯,水汪汪的眸子微显褐色,一袭天蓝色广袖合欢襦遮不住那窈窕曼妙的身姿,耳中挂着两枚碧绿玉环,头上高挽着的两个环形发髻,没有戴长纱,却环着一串圆润的珍珠系着长长的丝绦,精致的美玉镶金额饰垂在额前,一点鲜红如血的吉祥痣更添妩媚。

  如此艳光逼人,以至于张辽一时之间竟连她的年龄也看不出来了,他两世为人,却还没见过如此妩媚而有风情的异域女子,不由连声赞道:“早就听闻胡姬酒家的老板娘风采绝世,今日一见,真是名不虚传哪。”

  “咯咯咯咯。”中原人比较含蓄,胡姬酒家老板娘苏�似乎还从来没有被这么直接的夸赞过,一时喜得眉花眼笑:“这位客人,多谢夸赞哟,但妾身不知什么是老板娘哟?妾身很老麽?”

  她声音中带着一股天然的娇柔宛转,眼波荡漾,妩媚勾人,一笑起来更显魅力四射,连整个屋子里也仿佛突然之间充满了风情。

  扑面而来的风情让张辽不禁心跳加快,不过他面色却是不变,苏�那个问题也难不住他,当即洒然道:“店主风采当世,岂能说老?不过这老板娘之称,既是对店主的赞誉,也是对店主的鼓励。”

  “哦?”苏�笑声如铃:“客人说来听听哟。”她明眸如水,声音娇柔,那一声“客人”听起来仿佛“可人”,让张辽心中一荡,在小黑狗一声咳嗽之下,急忙收摄心神。

  他在后世多经历酒场,对这些见多了世面的女强人最是了解,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便宜也不是那么好占的。

  他鼻尖嗅着阵阵沁人心扉的香风,朗声道:“先说‘老’字,上土下匕是为‘老’,女子从商不易,处处临敌,所以要有临机的手段,处事当刚柔相济,面容如土亲厚,和气生财,而内心坚韧灵动如匕藏于下,以应对不轨之徒,斥退强权,游刃有余,倘能了然与此,可称之为‘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