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归还

汉末召虎 +A -A

  西园西北角,小黑狗躺在营房顶上观月,喃喃念叨着:“哎!狗小子,倒是睡得香,此时此夜,可有人惦记着你狗小子的命呐,用一句词来形容,正是一种相思,两处怨毒,此情无计可消除,不是你死,就是他活。”

  摇头晃脑吟罢歪词,小黑狗平伸狗爪,掐着趾头自言自语:“恩,这狗小子今日如此危险也应对过来了,能力出乎了贫道的预料,更让贫道羡慕的是这小子有气运在身,杀了那胡强,正好他叔父胡轸不在西园,等胡轸回来,这小子怕是已经带着手下新兵到了小平津,到时候胡轸也不敢明目张胆剿杀了。这就是气运哪,真让人羡慕,可怜贫道的气运,哎!真是应了狗小子那句话,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听着下面营房中张辽的打鼾声,小黑狗又忍不住叹了声:“无知是福,有气运更是福,只要给这小子一段时间,胡轸也不足惧了,哎!不过这小子何时才能修道呢?算了,贫道还是赶紧推演道法吧。”

  张辽头一晚没休息好,当天又经历了惊心动魄、曲折起伏的一幕幕,早已精神疲惫,当晚确实睡得很香。

  第二天刚刚卯时,天还没亮,张辽就命后勤兵开灶做饭,准备一千七百人的饭食。

  至卯时四刻也就是早晨六点左右,一千二百新兵开始进餐,饭毕张辽却破例的没有让士兵操练,而是让大家将该收拾的东西全部收拾好。

  张辽如今被任命为平津司马,驻地在平县,本来他在西园还有三日的准备时间,但昨日打了华雄,杀了胡轸的侄子,又打了李�的侄子,可谓大大的得罪了董卓麾下的羌胡将领。

  夜长梦多,张辽怕再生事端,心中急着要离开西园,开赴平县。对于羌胡将领的胆大狂妄和凶悍狠辣,他已经深深领教过了,有了昨日那一场,无论是华雄、胡轸还是李�,报复是必然的,只是迟与早的问题。

  张辽既然敢杀人,自然也不怕争斗,只是眼下关东诸侯讨伐董卓已经为期不远,他需要的是潜心练武和练兵,尽快形成战斗力,而不是与羌胡兵倾轧和内斗,浪费宝贵的精力和时间。

  他手下的一千二百新兵在这西园也不过住了两晚,基本没有什么东西可收拾的,至于最麻烦的粮食运输,好在昨日张辽已命他们不要卸车,今日随时可以出发。

  至辰时,一切便已经准备妥当,一千二百多士兵阵列成型,精神焕发,万事俱备,只待出发,但张辽却没有立即命人出发,他在等人,等一批人。

  可惜直到辰时四刻也没等到,张辽暗叹了口气,时间紧迫,已经不容再等了。虽然昨日吴匡告诉他胡轸暂时不在西园,李�更是远在河东,但他相信,华雄吃了如此大亏,必然会连夜让人报知胡轸,胡轸的报复很可能今天就来。

  胡轸不同于华雄,是中郎将,在凉州军中地位很高,是仅次于董卓之下的一级将领。他与华雄争斗,董卓未必会干预,但与胡轸争斗,性质就变了,只因为他如今的地位和名望太低,在董卓心中也不算很重要。

  看到已经日上三竿,张辽当即便要命令士兵出发,但就在这时,远处出现一群人,大约四五百,正疾步朝这边赶来。

  正列阵的士兵有些骚动起来,张辽凝目望去,看到那些人的衣装,不由面露喜色,还好,终于等来了。

  一旁张健也兴奋的道:“是赵军侯回来了!”

  张辽点了点头,来的这支人马正是他离开雒阳募兵时留在西园的并州旧部,是五百骑兵,由他最亲信的曲军侯赵武统领,后被丁原和吕布先后收编。

  昨日李儒离间张辽和吕布,董卓恐怕也是担心两个并州将领暗中结党,便命吕布将五百骑兵交还张辽,吕布昨日在席间答应今日一早将人马归还,张辽等了两个多时辰,本以为等不到了,没想到准备离开时,这支人马正好赶来了。

  五百士兵走到近前,领头的一个魁梧大汉吆喝一声,趋步前行,恭敬的拜倒在张辽面前,激动的道:“司马!曲军侯赵武带五百士兵归队!”

  “司马!”那五百士兵紧跟着齐齐向张辽拜倒行礼,声音震天,他们都是一直跟随张辽的旧部,此时见到张辽,个个都激动不已。原本的张辽带兵能力还是很强的,很得手下士兵拥护和爱戴。

  “好!很好!”看到一个魁梧大汉虎目含泪,张辽也是心中涌起一股感念和激动,一把扶起赵武,看向那五百士兵,一个个熟悉的面孔,一个个名字在他脑海里蹦出,他嘴巴动了动,深吸了口气,没有什么豪言壮语,只是道:“回来就好。”

  但张辽这一句回来就好,却让赵武和五百士兵感受到回家的感觉,一个个更加激动。

  这五百士兵的气势,都是久经历练的并州精锐,远比一千二百新兵的气势要强大,令那些阵列的新兵也侧目不已。

  “司马!”这时,赵武再次拜倒,惭愧的道:“赵武无能,没能带回儿郎们的战马,被吕都尉扣下了。”

  这五百士兵都是骑兵,战马就是他们一多半的战斗力,因此赵武没能带回战马,感到极为惭愧,连那五百士兵神情也有些低落。

  张辽却再次一把扶起赵武,看着他和那五百士兵,大笑道:“战马固然宝贵,但对本司马而言,跃虎和儿郎们更重要,尔等能够回来,本司马已经是欢喜万分,何须再说其他!”

  “我等誓死追随司马!”赵武和五百士兵感动不已,随着赵武一声大吼,五百士兵齐齐附和:“誓死追随司马!”

  张辽哈哈一笑:“都起来吧,先见过新入伍的同袍,早饭已经为你们准备好了,吃过了便随本司马奔赴平津!”

  “是!”赵武抱拳领命。

  “哈哈,赵老虎!弟兄们险些就见不到你了。”张健和宋超两人上来笑嘻嘻的与赵武打招呼,他们二人与赵武都曾是张辽最得力的臂膀,彼此关系很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