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怨恨

汉末召虎 +A -A

  张辽摆出一副感动的神色,摇头叹道:“奈何王三盛情款款,实在不忍心拒绝,恐伤其心哪。”

  吴匡忍不住瞪大了眼睛,面颊微微抽搐,盛情款款?他可是记得张辽刚才把王三打得如何凄惨,又几次明里暗里威胁,才让王三出了这么多军粮。

  此时他看着张辽,眼神说多怪有多怪,这家伙貌似有些无耻啊。

  那边正忙活的王三隐约听到张辽喊他的名字,急忙跑了过来,点头哈腰,脸上满是谄笑:“张司马,有何吩咐,小人一定赴汤蹈火!这一个月的粮食吃完了,不劳司马大驾,小人到时候亲自带人将下个月粮食送过去!”

  吴匡无语的看着谄媚的王三,暗道,这种贱人,合该文远恐吓他!

  回到营房已经是黄昏,张辽并没有让将士们将粮食从车上卸下来,只是留了一些粮食作为明日早晨的饭食。

  随即他又将从袁术护卫那里夺过来的二十多匹战马和马戟赐给军中今日与羌胡兵比武获胜的士兵和亲卫,至于华雄那把大刀,他给了宋超,原本用的那杆铁矛给了张健,自己则留下了三尖两刃刀。

  对于刚刚投靠过来的薛明和郭成,张辽让他们与军中几个高手比试了一番,二人的武艺竟然比军中最强的张健、宋超等人还要高,放眼军中,只在张辽之下,虽然与张辽差距很大,但其他人却都是不及二人,而且二人对战术也颇为精通。这让张辽不禁慨叹世家的雄厚资本,有如此资本,难怪袁术后来能割据一方。

  军中一向以武力为尊,何况薛明和郭成二人又懂战术,张辽便让二人先担任假军侯,协助张健、宋超、杨汉、蒋奇几人操练士兵。

  随后带着士兵操练了一个时辰,已是天黑,张辽便让将士们早早休息了。

  ……

  黑夜,西园另一角营房中,面目青肿的几乎看不出模样的华雄躺在榻上,双腿骨折,浑身疼痛,一动也不能动。

  华雄被手下抬回来后,便一直昏迷到现在,今日他张狂行事,欲杀了那并州小子强夺兵马,不料反落个如此下场,心中充满了悔恨、不甘和怨毒。

  此时的华雄只恨自己为什么要放弃兵器比武,为什么要选择徒手搏杀,为什么要大意轻敌,但一切都晚了,如今他的两条腿都被打得骨折,没有三四个月根本恢复不了。

  如今正是董卓麾下嫡系整合各路兵马的良机,等他恢复了,黄花菜都凉了,别说喝汤,连口碗渣子也吃不上了。

  一想到此,华雄就越发的怨恨张辽,恨不得将他剥皮抽筋,碎尸万段!

  华雄却没有想到如果不是自己先挑衅,下了杀手,又怎会落到如此下场。人性本就是如此,宁我负人,毋人负我,何况是华雄这种跋扈而极度自私的人。

  这时,华雄手下那个长脸队率和黑脸队率走了进来,看到榻上华雄如此模样,他们眼里闪过惊惧和庆幸之色,他们相信,如果自己今天没有退缩的话,必然也会像华雄这般凄惨,甚至像胡强那般丢了性命。

  华雄看到二人进来,还没来得及迁怒责难二人,就被二人带来的一个消息震懵了。

  “什么?咳咳!胡强被张辽杀了?咳!咳!咳!”华雄猛烈的咳了两下,牵动浑身伤口剧痛,却根本顾不得,只是死死的看着二人,那青肿的面目狰狞起来更加可怕:“胡强真的死了?!”

  霍、韦二队率心惊胆战的点点头。

  “嗷!”华雄大吼一声,牵动伤口,一口鲜血喷出,想到胡轸暴怒的情形,他不由面如死灰,拳头狠狠的捶击着床榻,咬牙切齿的道:“张辽!张辽!该死!该死啊!一定要杀了你!杀了你!啊!”

  霍、韦二队率吓得急忙退了出去。

  华雄惨嚎了一会,忽然静了下来,眼里满是怨毒和杀机,喉咙里发出沙哑而森寒的笑声:“赫赫……很好,张辽,你杀了胡强,这是自寻死路!本都督不好过,你会更惨,胡中郎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你必死无疑!”

  他不顾浑身疼痛,大吼一声:“来人!”

  很快有亲卫进来,华雄咳了两声,咬牙道:“立即去报知胡中郎,就说胡强被并州张辽残害,砍了头颅。”

  “是!”那亲卫领命而出。

  华雄喃喃道:“张辽,你如今是佐军司马,本都督不能明目张胆动你,但在胡中郎眼里,你不过是一只可怜的蝼蚁,你敢杀胡中郎的族侄,胡中郎岂能放过你,胡中郎如今不在西园,但他一旦得知消息,必会赶回来,碾杀你如同捏死一只蚂蚁。”

  ……

  同一时间,雒阳上东门内的步广里,豪华的袁府之中。

  “哐啷!通!……”袁术疯狂的砸着东西,面目狰狞,咬牙切齿的低吼道:“华雄!华雄!此仇不报,何以为人!本将军定要将你碎尸万段!不!本将军要你活着,要亲手将你鞭打至死!砍了你的脑袋当夜壶!”

  屋子外面的人直听得心惊胆战,好一会儿,等里面袁术平静下来,一个亲卫才在门外悄声道:“将军,袁统领回来了。”

  里面袁术沉默了片刻,道:“让他进来。”

  很快那个袁统领和主簿李丰两人进了屋,看到屋里乱七八糟的情景,二人忙低下头,不敢多看。

  袁统领小心禀报道:“将军,已经查明华雄此人。”

  袁术眼睛一眯,急切的问道:“此人可是董卓手下走狗?”

  袁统领忙点头道:“正是,董卓麾下有都督华雄,归中郎将胡轸统领,是凉州人,被誉为凉州第一勇士,据说有顶牛之力。”

  顶牛之力?袁术想起今日殴打自己那人的力气,不由恨声道:“没错,必是此人!可能将此人捉来?”

  袁统领还没说话,一直沉默的主簿李丰忙道:“将军万万不可,华雄乃胡轸爱将,如今驻扎在西园,有重兵把守,我等若是冒然行事,一旦被董卓发觉,必然危矣,董贼如今正愁寻将军的不是,将军切不可落了把柄,否则便是有汝南袁氏名望,怕也没用啊。”

  “真的不行?”袁术眼里满是不甘:“多派些死士过去。”

  李丰看袁术仍然不死心,眼珠子一转,劝道:“董卓废立天子,鸩杀太后,如今乱势已显,本初公子已经奔出雒阳,赶往河北,其去河北,所图不小,必会聚拢豪杰义士讨伐董卓,将军也不可在雒阳滞留,当立即赶回南阳,招兵买马,伺机而动,否则将落后于本初也。”

  袁术悚然一惊,这才道:“不错,不错,决不可让那庶子野种抢了先,等我回南阳聚拢兵马,到时候杀这华雄如杀鸡也。”

  李丰满意的点点头。

  袁术咬牙道:“华雄!就让你多活几个月,早晚要将今日之辱百倍讨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