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无耻

汉末召虎 +A -A

  此时已是午后,一众新兵几乎是一整天没吃饭,早已经饿的饥肠辘辘,不过第一拨饭菜上来后,杨汉几人还是急忙将饭菜先端给了张辽。

  饭菜有素有肉,算是很丰富了,要知道,大多士兵都是出身贫苦,恐怕一辈子都没吃过肉。

  张辽早在雒阳城南的酒肆吃饱了,此时哪里还能吃得下,他环顾了一下四周,看到众士兵都不禁眼巴巴的盯着这些饭菜,尤其是肉食,当下眼珠一转,将张召虎的厚黑摆了出来,起身大声道:“今日因我虑事不周,使将士挨饿,此我之过也,如今将士未食,忍饥挨饿,我又岂能先吃。纵有佳肴,实难下咽!还请将士们先吃!”

  膳堂内刹那间静了一下,小黑狗瞪大了眼睛,狗嘴大张,伸出一只狗爪指着张辽,眼里满是不敢置信之色:“无耻,真是无耻!贫道怎么就没看出来你小子居然这么无耻!你小子以后要了不得了,这般无耻,当皇帝都有可能。”

  而一众新兵自然不知道内情,此时一个个看着张辽,无不感动的无以复加,一个新兵大吼道:“司马,我们不饿,请司马先吃!”

  “请司马先吃!”十几个新兵吼起来。

  杨汉、张健几个小头领坚定的道:“请司马先吃!”

  很快一千多士兵齐齐吼起来:“请司马先吃!”

  一千多人的呼声如同山呼海啸,令整个膳堂震颤。

  这个时代的人何等淳朴,一千二百新兵被张辽这个司马感动的眼眶通红,士为知己者死,此时便是让这些新兵为张辽赴汤蹈火,他们也绝不会犹豫半分!

  而厚黑的张辽却有些脸红了,他胸中有股悸动升腾涌动着,深吸了口气,端起一盘肉食,高举齐眉,沉声道:“请将士们先吃,这是军令!”

  杨汉等人单膝跪地,大声道:“司马不吃,我等也不吃!”

  整个膳堂的庖厨们也都被这股声势和气氛惊呆和渲染了,都激动的看着张辽,眼里闪烁着敬佩之色。

  “无耻的人在�瑟,”小黑狗喃喃的道:“没天理啊,没天理啊……”

  可惜除了张辽,谁也听不懂它的话,张辽却是听到了全当没听到一般。

  这时,在后面忙活的王三听到声音,急忙跑出来,看到这一幕,大声道:“张司马,各位勇士,小人应司马吩咐,全力以赴准备饭菜,很快就都上来了,不必推辞,不必推辞,马上都能吃到了。”

  张辽这才点了点头,满意的看着王三,终于不再喊狗腿子:“王三,很好,本司马承了你的情,一会准备好军粮,嗯……备半个月吧,近日我们便不来叨扰你了。”

  王三闻言不由一喜,他此时对张辽已经是畏惧之极,最怕张辽这个恶霸日日来吃肉,那他可就真承受不住了。

  是以此时一听张辽要领军粮自己回去做饭,王三当即强忍内心狂喜之情,大声道:“张司马说的哪里的话,便是日日来吃饭也不叨扰!这个……小人这就忙去,给张司马和各位勇士备足一个月的军粮!”

  说罢,只恐张辽后悔,急匆匆的跑到后堂准备去了。

  很快,饭菜全上来了,一众新兵也都各自领到了饭食,人人有肉,虽然不多,却让他们极为激动了,一个个看着张辽,只等张辽动筷子,他们才开吃。

  张辽这个贱人此时也不矫情了,拿起筷子开吃。

  对面吴匡忍不住赞叹道:“文远爱兵如子,将士安能不为文远赴死?”

  张辽笑道:“我只希望,无论历经多少次战斗,他们都能活下来,能过上好日子。”

  吴匡感慨的点了点头,看向张辽的神色更显称许。

  过来了一会,吴匡似乎发现了什么,奇道:“文远,你怎么吃得如此至少?”

  张辽自然不能说自己肚子此时还饱,吃不下,脸上只是摆出一副黯淡的神色:“思及大将军,心中不好受,饭菜难以下咽。”

  “无耻!”小黑狗懒洋洋的看了张辽一眼,此时它已经懒得对张辽多说什么了。

  “文远真忠贞之士也。”吴匡闻言,却是眼睛微红,又说起了何进旧事。

  须臾,突然叹了口气,道:“可怜大将军被害,大公子悲伤过度,身体不佳,着实令人担忧。”

  说到这里,吴匡盯着张辽,诚恳的道:“为兄心灰意冷,以后怕是也没前途了,文远却智勇兼备,前途不可限量,他日还望照拂大公子一二,为兄感激不尽!”

  张辽正色道:“此何言也!张辽向来有仇必报,有恩必还,大将军于张辽有知遇之恩,照拂大公子自是分内之事,何劳吴兄多说。”

  吴匡激动的道:“我果然没看错文远,真是有情有义的好汉子,为兄敬你一杯。”

  小黑狗嘀咕了一声:“没有皇后侄女,一切都是画饼。”

  吴匡听到小黑狗叫唤,看了一眼小黑狗,好奇的道:“这小黑狗长得虽丑,看去倒颇有灵性。”

  “还算有点眼光。”小黑狗嘀咕了一声,随即瞪着眼睛狠狠的看着张辽,它这一身凄惨的狗毛可都是被张辽丢到火盆里烧的。

  张辽忙岔开话题,看向吴匡:“不知大公子如今在何处?”

  吴匡叹道:“大公子还在城东何府居住,如今权势尽无,但总算是还有个住处。”

  张辽点了点头,记在心里。

  实际上,他与何进的独子何咸只见过一面,但印象还不错,何咸为人很是低调,没有官二代的跋扈和张狂,颇有书生气质,据说曾跟从何进的老师、同时也是帝师的弘农杨赐读过书。

  而何进对儿子何咸的要求也很严,虽自己贵为大将军,却只让何咸在下面担任了一个小掾吏,如今何进身死,何咸境况不佳也是很正常的。

  张辽和一众新兵吃完饭,王三后面的粮草也已经备齐了,足足二三十车,张辽忙让新兵们将粮食运回营房。

  吴匡看到这一幕,忍不住问了句:“文远,你不是要调到小平津,到了小平津自有军粮,却怎么还在西园领了一个月的军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