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担忧

汉末召虎 +A -A

  品貌数一数二?去了益州?

  “哎!”张辽和地上的小黑狗不约而同的叹了口气,露出失望的神色。

  而吴匡以为张辽是在为他家人分离而叹,不由对张辽的“淳朴”品性更是佩服,忍不住叹道:“文远真实诚人也。”

  “实诚人?”听吴匡居然如此夸奖张辽,小黑狗在地上忍不住翻白眼:“贫道呸!什么眼神,这狗小子也能算实诚人?”

  张辽也被夸得有些脸红,急忙岔开话题:“吴兄说的刘使君可是刘焉刘益州?”

  “是啊。”吴匡神色有些黯然:“如今兵荒马乱,益州黄巾、米贼横行,道路难通,也不知与我那侄子侄女还有没有相见之期。”

  张辽安慰道:“刘益州颇有才能,想必益州不久之后就会安定下来,叔侄总有相见之时。”

  “太可惜了,晚了一步。”地下小黑狗又蹿上张辽肩头,有些不甘的道:“没想到还是便宜了刘瑁那短命的小子,哼,大气运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承受得起的。”

  张辽心中大感可惜,可惜不能一见传说中的吴皇后,那可是未来让刘大耳也垂涎的女子啊,自己的三宫六院又少了一个主力啊。

  张辽心中郁闷,举杯敬了吴匡一杯。

  吴匡也有些闷,喝了杯酒,看向张辽:“不知文远在军中现居何职?”

  “平津司马。”张辽道了句,忽然想起了什么,忙询问道:“吴兄可知平津都尉是谁?”

  他为平津司马,直接上司就是平津都尉。平津都尉属于关都尉,与一般的校尉同级,只比北军五营校尉略低半格。

  如今他与华雄、胡轸、李�等凉州将领闹出仇隙,若是那平津都尉也是胡轸或者华雄一方的人,那他以后的日子可就真不好过了。

  吴匡显然也知道这一点,只是摇头道:“可惜为兄也不知平津都尉何人,等明日为兄见了董�帮你打探一番,不过眼下河东郡的白波贼肆虐,小平津关是京师北门户,颇是重要,平津都尉必然是凉州人,文远到了小平津,还是暂时隐忍,切不可再得罪了上司,否则危矣。”

  张辽有些郁闷的点了点头,其实他并不想和凉州人弄僵,但华雄那厮屡屡挑衅,又伤害他手下士兵,他岂能不回报一二?

  对于担任平津都尉的将领,张辽不是没问过左慈,但这厮只甩了一句话:那个低等层次的喽�,岂能入得贫道法眼,不认得!

  不过正如吴匡所说,平津都尉多半是凉州人,自己到了小平津,还是老老实实做人,潜心蛰伏练武的好。

  不过,自己也不是能受大委屈的人,要是那平津都尉实在欺人太甚,惹毛了自己,那便一刀剁了他!

  张辽心中恶狠狠的想着,杀了人,索性自己带着一千新兵渡河逃到黄河以北,到冀州打混,到时候袁绍等诸侯讨伐董卓,恐怕董卓也顾不的理会自己。

  不过张辽虽然有着张召虎冲动的性格,但也有着张辽本身的理智,不到万不得已,他是绝不愿意走出那一步的。

  可以说,带兵渡河逃走,与袁绍等联合成为诸侯,看似容易,其实弯路更多,有更多的困难。

  一个重要原因还是他来到这个时代太晚了,关东诸侯讨伐董卓已经为时不远,自己现在没钱没粮,没有发展积累,没有郡守或刺史的职务和统领一方的名分,一千多士兵又还是未经训练的新兵,诸多条件制约,根本来不及发展就会在下一步的群雄逐鹿中被吞掉。

  来的晚了,就得在短时间里夹起尾巴老老实实做人了。

  现实无疑是残酷的,这不是后世的歪歪小说,白手起家必须至少具备某一方面的优势和合适的时机,而张辽目前一个也没有。

  没看到历史上讨伐董卓时那么多路诸侯,起步都很高,无不是一方守牧、刺史或者名流,但即便如此,最终能发展起来雄踞一方的也就袁绍、袁术、曹操、孙坚等世家官宦子弟,他们都是凭借家世和在地方的影响力起家的。

  诸侯之中,或许公孙瓒没有太多借助家族的势力,但公孙家在辽西辽东的名望对他是有着很大帮助的,而且公孙瓒起步很早,在灵帝时便已经封侯拜将,手下历练出一支强兵,所以后来才能与袁绍争雄。

  至于刘表、刘备、刘焉、刘虞等,则或多或少凭借了汉室的影响力,马腾、韩遂、马超等诸侯凭借的也是在西凉的威望和影响力。

  纵观汉末三国,几乎没有哪个没钱没粮没名望的平民诸侯能笑到最后,黄巾军失败了,白波军失败了,黑山军败了,张杨败了,张济败了,吕布最终也败了……在这个时代背景下,这绝不是偶然。

  退一步讲,纵使张辽不惜屈身跟随某一路关东诸侯,但关东诸侯各怀心思,散沙一盘,历史上就被董卓打得七零八落,跟着他们混丝毫没有前途,还不如跟着董卓混,从本质上都是一样的,而董卓挟天子,有封官加爵的正统名义,优势无疑更突出。

  张辽想走的正是历史上吕布走的路子。吕布跟着董卓,一路青云直上,随后又跟着王允,在董卓死后,封侯拜将,仪比三司,与王允共掌朝政,乃至后来即便失败出逃关东,但因其之前在中枢发展处的地位和影响力,也能被地方拥护,险些坑死曹操,成为州牧一级的诸侯。

  这就是借势增长名望的路子,还是在大树底下乘凉舒服,省时省力,最好能借助董卓之势,以天子名正言顺的任命,将自己的军职、地位和名望提上去,以后怎么发展都好说。

  当然还有一条路子,就是沦为土匪劫掠,如黄巾军、白波军、黑山军,不过这种事情,张辽打心底还是干不来的。

  如今,他只能期盼着平津都尉与胡轸、华雄不是一道的,但这个期望却很渺茫,他决不能把自己和一众手下放在那种小概率的期望上,眼前一步走差了就是万劫不复。

  看来自己还得想想办法,至少在奔赴小平津之前先打探一下平津都尉到底是何人,才方便自己做出选择。

  张辽思索之间,饭菜已经上来。

  正所谓县官不如现管,在王三的斥骂下,一干庖厨丝毫不敢怠慢,饭菜做的前所未有的快,快的连吴匡这个曾经的大将军校尉也不由惊叹自己未曾享受过这种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