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叙旧

汉末召虎 +A -A

  张辽看了看王三,没有说话,而是一路向后堂走去,王三急忙爬起来,紧紧跟随。

  后堂是厨房和存放食料的库房,张辽路过厨房,看到有数十个庖厨在同时开灶做饭,还有几十人在洗菜端盘,来回奔走,忙活成一团,显然膳堂也是开足了马力。

  张辽进了存放食料的库房,看到还有几头新杀的整猪,整剥洗的干净,当即看向王三,眼睛一瞪:“狗腿子,这些猪放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去做了?怎么做我不管,一会儿桌上看不到肉,老纸不介意把你剁了,和这些猪作伴!”

  “啊?这……”王三张大了嘴巴,吃吃发呆。

  这些猪肉是准备做成腊肉,供冬季几个月食用的,而且都是给有功将士和将领食用的,哪会让底下士兵见到一星半点!张辽却要将这些猪全部给那些新兵吃,若是此时被这些士兵吃了,到时候怎么交差?对于张辽的命令,王三不由有些迟疑。

  “嗯?”张辽冷哼一声,手中从华雄那里缴获而来的大刀倏然闪过,直接将一头整猪剁成了两半。

  啊?王三看到这一幕,登时打了个激灵,一缩脖子,忙道:“啊!小人去!小人就去吩咐!”

  他不敢迟疑,立时呼来几个庖厨:“本执事刚才怎么吩咐你们的?还不快去将这些猪肉统统做成菜,给张司马的兵加餐!”

  看到张辽面色稍缓,王三忙谄媚着道:“这些猪其实本来就是小人给张司马准备的,何劳张司马吩咐,只是下人动作慢了些。”

  张辽满意的点了点头:“狗腿子,不错,以后我的将士每天就到你这里吃饭了,也不用领军粮了。”

  啊?王三一听傻了眼:“这……这个……将士们来回跑的多累啊……”

  张辽哈哈一笑,从怀中掏出一张折叠的帛纸,丢给王三,离开了后堂。

  王三有些发愣的打开那张帛纸,不由面色大变,那竟然是董卓发的调粮令!上面还有长史刘艾的印信。

  这张调粮令是张辽离开太尉府时专门找田仪讨要的,他就怕西园方面不发粮,没想到回来后,西园果然不发粮,他先爆发了一场,去了心中恶气,此时才将调粮令扔给王三,谅王三也不敢怠慢。

  王三确实不敢怠慢,他摸着脸上伤痕,心中满是苦涩,更是想要大骂张辽,尼玛,早拿出这调粮令,我小小一个执事哪敢不发粮!

  但他此时却恨也不敢恨张辽,反而对张辽更多了份畏惧,竟然有董卓发出的调粮令,显然张辽真的得到董卓重视了,将来恐怕前途远大,绝不是他一个小小的执事能得罪的。

  张辽到了前面,张健等被鞭打的六个士兵早有军医前来上药治疗,也为张辽包扎了伤口,因为有麟甲的抵挡,张辽的伤很轻,不算什么。张辽又查探了张健几人的伤势,还好都是皮外伤,失血也不算多,只是需要静养几天,而且张辽先前暴打了华雄和那个李屯长,令张健几人极为振奋,伤势反倒算不了什么了。

  即便如此,张辽还是安慰了张健几人一番,不过也帮不上什么忙,正好吴匡也没离开,张辽便命王三上了两壶酒和两碟小菜,与吴匡坐下叙旧。

  二人说起了半个月前雒阳大变的情况,通过吴匡的讲述,张辽也了解了更多的内幕。

  当时袁绍等人撺掇大将军何进诛杀十常侍,而何苗、何苗母亲舞阳君与何太后却力保十常侍,士人集团、外戚集团和宦官集团三股势力各施手段,博弈京师。

  半个多月前,也就是八月二十五,何进入长乐宫,奏告何太后,请求杀死十常侍,中常侍张让、段�得到消息,率党羽数十人,手持武器,偷偷从侧门进去,埋伏在殿门下,等何进出来,又假传太后旨意再次召他入宫,何进入宫后,被尚方监渠穆杀死在喜德殿前。

  随后张让、段�等十常侍写下诏书,任命前太尉樊陵为司隶校尉,少府许相为河南尹,尚书看到诏书,觉得可疑,要请大将军何进商议,结果十常侍将何进头颅扔给尚书,道大将军何进谋反,已被处死。

  这下子捅了马蜂窝了,当时吴匡、张璋等何进部曲就在宫门外等候何进,一听何进被杀,愤怒之下就要率军入宫,却被宫中十常侍掌控的中黄门冗从阻拦。

  “大将军,死的太屈了。”吴匡讲到此处,虽隔半月,想起恩主何进的死,却仍是泪如雨下,直到张辽安慰了几次,才收拾情绪,继续讲了下去。

  何进被杀不久,袁绍和袁术兄弟也带兵加入了攻打皇宫的队伍,足有五六千人。袁术火烧南宫青琐门,十常侍在宫中惊惧,裹胁着何太后、天子和陈留王刘协从北宫逃出皇宫。卢植救下何太后,但天子和弘农王却被十常侍带出了皇宫。

  宫门外,袁绍先是与叔父袁隗假传圣旨,处斩了十常侍任命的司隶校尉樊陵与河南尹许相,又与何苗等率兵驻扎在朱雀门下,斩杀赵忠等十常侍。

  吴匡当时与同为何进麾下校尉的张璋、董卓的弟弟奉车都尉董�一道攻入皇宫,斩杀宦官,为何进报仇,正好在朱雀门下遇到何苗。

  吴匡、张璋一向就怨恨何苗与兄长何进不同心,而且又怀疑何苗与十常侍勾结,害死了何进,想要做大将军,于是号令部下攻杀何苗。何进向来得将士爱戴,那些将士一听是何苗勾结宦官杀死了他们的大将军,哪管他是不是大将军的弟弟,愤怒的冲上去将何苗斩杀。

  吴匡说到此处,犹自恨声道:“那何苗本名朱苗,是朱氏之子,被大将军后母带来何家,与大将军异父异母,做了车骑将军犹不满意,想要做骠骑将军、做大将军,如此贪权,大将军被十常侍杀害,必有朱苗在其中作祟,他死不足惜!只是可惜了大将军。”

  张辽默然,涉及到权力斗争,便是父子兄弟也常常反目成仇,何况何苗与何进没有丝毫血缘关系,吴匡怀疑何苗在其中作祟,并不是没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