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吊打

汉末召虎 +A -A

  华雄怨毒的看着张辽,嘶声道:“若某大刀在手,必能斩了……”

  还不屈服?

  啪啪!

  张辽反手两巴掌:“这两巴掌打不忠不孝,连你爹娘都不认识你!”

  “爹娘?”华雄有些发懵,什么是爹娘?

  此时之人呼父亲为阿翁,母亲为阿母,还没有爹娘这种叫法。

  “不认爹娘?果然是不忠不孝。”张辽又是两巴掌:“那就打得你这些手下都不认得你!”

  旁观的一众羌胡兵止不住齐齐脸皮抽搐。

  “你……噗!”华雄又是一口血喷出,这次纯碎是气的。

  “这两巴掌打你三番五次无故挑衅!当乃公好欺不成!”张辽又是两巴掌:“打得连狗腿子王三都不认得你!”

  本来偷偷从膳堂出来,躲在人群后面观看的王三一个激灵,急忙连滚带爬再次跑进膳堂,朝那些庖厨大吼:“快做饭!快!谁敢怠慢,我打得他连本执事也不认得!”

  外面华雄又是连挨张辽几巴掌,怒恨之极,咬牙道:“张辽!莫要太过分了!”

  “这两巴掌打你不知廉耻,派人伤害我手下儿郎!残害同袍!打得你自己都不认得你!两巴掌不够,乃公再打。”

  张辽这次一口气连打了十个巴掌,让他手下一众新兵大感快意,望着张辽的眼神满是狂热,这样的将领谁不愿跟随?

  “这两巴掌打你脸皮太厚……”

  “这两巴掌打你长得太高……”

  “这两巴掌打你生得太丑……”

  “这两巴掌还是打你脸皮太厚……”

  ……

  张辽各种理由层出不穷,一旁无论羌胡兵还是他手下的新兵,还是吴匡的雒阳兵,都看呆了。

  那些羌胡兵看向张辽的眼神,更是带了恐惧之色。

  没办法,职务高,武力高,还如此霸气很辣,他们可都是华雄的手下,谁不惧怕?

  尤其是那边李队率,急忙偷偷让几个羌胡兵将他远远抬走,眼下只有远离张辽这个煞星,他才能安心。

  华雄当众被张辽如此殴打,只觉得前所未有的耻辱,一双凸起的眼睛只是死死盯着张辽,充斥着无穷的恨意,还有那么一丝丝惧意。

  华雄屡屡针对张辽,除了因张辽不肯交出五百兵马外,还有对张辽的嫉妒。张辽不过二十岁,又是外来户,居然做了佐军司马,佐军司马乃大汉军队正规编制,往上一级就是都尉和校尉,再往上就是中郎将和将军,而都督全名帐下都督,却是董卓在麾下军中设置的偏裨之位,其他军中并无此职,如果董卓想得起,那提拔的还快,想不起,那就遥遥无期了,哪比得上佐军司马前途无量。

  其实华雄本就是一介莽夫,哪能想到董卓提拔张辽的深意,一是张辽带着一千二百士兵投效董卓,本就是大功一件。二来此时董卓立足未稳,接纳张辽并重用是彰显他爱才的气度。三来董卓也发现如今麾下羌胡兵独大,傲慢跋扈,渐渐难以控制,他也需要另一方兵力来平衡,而并州兵就是不错的选择。

  实际上张辽并没有赶上最好的时机,最好的时机是吕布赶上的,正是因为吕布杀丁原投靠董卓,一举奠定了董卓掌控雒阳的局面,所以才被董卓封为骑都尉,两千石的官职。

  当然,这个层次华雄这个莽夫根本想不到,他只是妒恨张辽年龄比他小,军职比他高,兵马比他多,又自恃武力,认为张辽没有实力,便极为看不起张辽,在诈要兵马失败后,想要狠狠的教训一番张辽,逼得他在军中无立足之地。

  却没想到一战之后,居然是这个结果,令他难以接受!

  一句话,他猜到了开头,却没想到结尾。

  而他此时的脸已经被打得麻木了,没有感觉了,只有心中浓浓的耻辱。

  张辽终于停下了打巴掌的那只手,面无表情的道:“胯不用你钻!怕脏了乃公的宝贝!头也不用你磕!怕你辱没了我等大好儿郎!记得,以后不要惹我,我发起火来,连我自己都怕。”

  通!

  他手一松,抬腿一脚,将华雄踢出丈许。

  噗!华雄又是一口鲜血喷出,面色惨白,神情萎靡,彻底昏了过去。

  这一脚力气极大,华雄怕是没两三个月恢复不过来了。

  张辽这才踱步过去,将华雄那柄大刀收起,转头看向那些羌胡兵,冷声训斥道:“为兵者,当有为兵者的纪律和尊严,岂能如泼皮无赖一般聚众闹事,全无法度!”

  那些羌胡兵不由面面相觑,却一个个都不敢反驳。华雄这个凉州第一勇士都败了,他们敢说什么?看着张辽连华雄的刀也拿走了,他们心中腹诽,却都不敢吭声。

  张辽舞了舞手中华雄的那把大刀,淡淡的道:“将华都督带回去吧,士兵的兵器是指向敌人,而不是同袍,若有谁再来挑衅伤害我等,那就莫怪本司马刀下无情。”

  说罢,不再理会这些羌胡兵,转头看向手下新兵,笑道:“走,去膳堂饱餐一顿!”

  此时,张辽才突然领悟了前世听领导说过的一句话,没有化解不了的危机,关键是你有没有头脑和手段。

  今天早晨他还被华雄逼的几乎陷入绝境,靠了吕布才化解了危机,而今天下午他却能反手将华雄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一日之内他的武功自然不会有本质的变化,关键就在于比试的方式,他如今的武艺短板在于招式,而优势在于力气,所以斗兵器他绝对比不上华雄,但赤手空拳他却可以吊打华雄。

  这就是一念之别,形势倒转。

  而赤手空拳搏斗华雄的方式,还是他刚才在命令麾下新兵与羌胡兵赤手空拳搏斗时突然想到的,却不料加上华雄的大意轻敌,竟然取得了如此战果。

  张辽一进西膳堂,脸上还带着伤痕的王三便一头拜倒在他面前,连连磕头,眼泪鼻涕流的满脸都是,哭道:“张司马,再容小人一刻,不!司马麾下将士太多,再容小人两刻!两刻!”

  刚才张辽说只给王三一刻的时间做好饭,但一刻时间哪里够,何况还是要做一千多人的饭食。王三刚才看到华雄来挑战张辽,本以为张辽必败,自己也不用忙活了,或者二人要打个半天,足有时间做饭了,谁料想华雄竟然败得那么快!

  此时见张辽进来,王三心中惊惧已极,连连求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