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力可顶牛?

汉末召虎 +A -A

  张辽前世没有练过兵器,但却没浪费那一身力气,专门跟着跛脚道士学过一点拳脚,对于徒手搏斗还是很有经验的。

  若论兵器或马战,他比不过华雄那厮经验丰富,旁人见他抛弃兵器而与华雄徒手搏斗,无不嗤笑,却不知,徒手搏斗,才是此时的张辽最大的优势!

  从今早冲突以来,他便一直想着如何在短期内应对华雄的挑衅,吕布不可能此次赶上帮助他,他只能凭借自己来应对。

  直到刚才他组织手下新兵与五十个羌胡兵徒手搏斗时,他才突然想出一个办法,就是徒手与华雄搏斗,发挥出自己力量的优势,而避免开兵器上的弱势。

  这一点,华雄自然不知道,他看到张辽一拳打来,不由狞笑一声,伸出宽大的手掌便迎了上去,准备一把抓住张辽的拳头,将他的胳膊拧断。

  他不敢直接杀张辽,但断胳膊断腿,他却毫无顾忌。

  二人距离本就不过两丈远,张辽眨眼之间便冲到华雄眼前。

  “华都督!华都督!”

  在一众羌胡兵的吆喝助威声中,华雄肆意狞笑着,伸出右手抓向张辽拳头,此时他已经在想着该如何折辱这个小子,是打断一条胳膊?还是打断一条腿?打断腿了,该怎么磕头……

  但拳掌相接的一刹那,华雄就知道坏了。

  一股浓浓的惊骇和悔意还来不及涌上心头,华雄就觉得自己的手掌仿佛推上了一头暴冲而来的野牛,他右手手掌瞬间便失去了感觉,紧接着是整条右臂嘎嘣嘎嘣嘎嘣作响,如同被扭曲一般,一股剧痛紧跟着传彻全身五脏六腑。

  巨大的力量让华雄脚掌瞬间离开地面,庞大的身躯被震得飞出了两丈之远。

  额!华雄胸口一震,一股腥味冲上喉咙,他急忙闭紧嘴巴,不让那口鲜血喷出。

  赶紧去拿大刀,这是华雄脑子里的第一个想法,眼前这张辽力气太大了,大的让他没有了徒手搏斗的想法,必须拿上大刀,才有取胜希望。

  此时的华雄心中后悔在如同吞了毒药一般,无比的痛恨自己,他恨自己刚才为什么要同意与张辽徒手搏斗,又恨自己为什么又将大刀丢在那么远!

  拿刀!必须拿刀!定要砍了这张辽,雪此大辱!华雄在心中咆哮着。

  但他刚爬起身,耳边就传来一声“啊打”的怪叫,一道黑影闪动,出现在眼前,华雄心中大骇,来不及起身,急忙飞起一脚迎踢过去。

  砰!

  又是一阵巨力传来,华雄整条腿喀嚓一声,失去了知觉,胸口一震,喉咙那口鲜血再也憋不出,喷了出来,再次跌倒在地,忍不住凄厉的惨叫着,只觉得自己踢出的那条腿险些被震断!

  眨眼之间,一臂一腿失去行动能力,华雄眼前不由一黑,他知道,自己已经失去了战斗能力,不禁又急又怒。自己已经狠狠的得罪了张辽,如今落到张辽手中,张辽哪会放过他,下场可想而知。

  华雄想的没错,张辽全力出击,一拳得手,将华雄打飞后,一口气不泄,一个纵身跟进,“啊打”一声呼喝,又是一脚飞出,正是李小龙标准的助跑腾空侧踢。

  华雄反应不慢,抬腿相迎,却被张辽一脚踢的那条腿垂落下去,整个人跌落在地。

  打虎不死反受其害,当此之时,张辽根本不会手下留情,毫不犹豫的跟进,又是一脚,将华雄另一条腿也踏得失去了行动能力。

  他来到这里,不过一天时间,正是眼前这华雄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几次逼迫和折辱他,又派出手下残忍的伤害他手下的士兵,令张辽心中充满了暴戾。

  此时华雄被他击倒在地,张辽心中暴戾之气正好发泄,哪里还客气,冲上去,一腿跪在华雄胸口,两手用力,直接卸了华雄的两肩关节。

  力可顶牛?张辽冷笑,他自信自己如今的力气足可以摔死一头牛,赤手空拳对付华雄足矣。

  华雄痛的大声惨嚎着,眼睛赤红如火,疯狂的抬起头就要去撕咬张辽。

  张辽毫不客气,伸手噼里啪啦就是十几巴掌,打得华雄嘴巴歪斜,牙齿松动,脸颊也变了形,极为凄惨。

  华雄怨毒的呜声道:“小……子,你该死!死!呜!”

  啪!啪!张辽反手又是两巴掌。

  “华都督!华都……督……华……啊?”

  从张辽出手,到华雄束手,战斗结束的如此之快,令那些呼喊的羌胡兵根本反应不过来,不由停下了呼喊,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

  华都督败了?!全无还手之力?!怎么可能?!

  看到战无不胜、高大威猛的华雄竟瞬间被击倒,噼里啪啦的挨着巴掌,一众羌胡兵只觉自己心里塌方了一块。

  小黑狗兴奋的在一旁直跳:“好小子,打得好!打得好!”

  吴匡张大了嘴巴,眼里满是不敢置信之色。文远竟如此厉害?

  只有薛明和郭成才是一副理所当然的神情,想起刚才华雄肆意张狂的挑衅,二人此时看向华雄的目光就如同看着一个傻二。

  最后回过神来的才是张健、杨汉和一众新兵,此时他们眼里无不露出狂喜,看向那些先前张狂的羌胡兵,眼里满是嘲笑和骄傲。

  这就是他们的张司马,想打谁就打谁,谁也打不过。

  看到那些羌胡兵想要去救华雄,杨汉大吼一声:“此乃两方长官公平一战,谁敢干涉?”

  一千多新兵虎视眈眈的看向那些羌胡兵,令羌胡兵不敢妄动。

  张辽拎起华雄,华雄九尺大汉,却被张辽拎起,仿若无物。此时的华雄两腿被张辽踏得失去了行动能力,两只胳膊也被张辽卸掉了关节,无力的下垂着,嘴角血迹斑斑,整个脸庞更是肿的不见模样,与刚才的傲慢张狂模样相比,可谓凄惨之极。

  看到华雄凄惨的模样,张辽却丝毫不为所动,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落在华雄手里,会比这更加凄惨百倍!华雄一定会用尽手段折辱自己。

  他今日定要将这华雄打得刻骨铭心,让华雄从此遇到他退避三尺,再也不敢挑衅他,甚至听到他的名字都要睡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