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暴怒

汉末召虎 +A -A

  只见张健、宋超和另外四个亲信正被绳索捆在膳堂前几根柱子上,衣服上布满了血痕。

  一个身披红袍的羌胡兵正背对着他,拿着一支马鞭狠狠的抽打着张健六人。

  张健和宋超一声不吭,咬牙切齿,另外四人却已经昏了过去。

  那红袍羌胡兵一边抽打,一边喝骂着:“仗还没打过就要军粮,给你吃马鞭,让你吃个够!”

  边上一群羌胡兵纵声大笑。

  “一群畜生!”张辽暴喝一声,一催象龙,象龙兴奋的长嘶一声,猛然爆发出风驰电掣般的速度,高骏的躯体如同一辆重型坦克横冲直撞了过去。

  啊!哎吆!

  最外面的羌胡兵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象龙直接撞飞了四五个,落在数丈开外,又砸到了几个围观的羌胡兵。

  “啊!”

  “什么人!”

  一众羌胡兵突然被袭,不由大惊,急忙呼喝着,纷纷亮出兵器。

  那个执鞭抽打张健几人的红袍羌胡兵听到马嘶声和惨叫声,刚转过半边身子,张辽已经冲到他跟前,三尖两刃刀如雷霆一般劈下。

  啊!

  红袍羌胡兵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那支抽打张健几人的马鞭连同两根手指落在地上,鲜血狂涌。

  张辽却不停顿,飞身下马,三尖两刃刀刷刷刷斩断了捆缚张健和宋超的绳子。

  张健和宋超两人沙哑着叫了声“司马”,眼圈微红,身子有些踉跄。二人被捆缚了很久,身子早已发麻。

  张辽扶住二人,转身看着围过来的羌胡兵,脸色阴沉。

  张健、宋超二人都是一直跟着他的老人,张健更是他族弟,此时看到他们被打的如此之惨,胸口一股怒火早已熊熊燃烧,不可控制。

  那个红袍羌胡兵急忙撕下一块红袍碎布,颤抖着将手指包起来,抬头看向张辽,眼里满是怨毒,嘶声道:“你是什么人!竟敢下此毒手!”

  “毒手?”张辽看着他,眼中杀机爆射,冷声道:“你还知道毒手,擅自在军中鞭打同袍,还有谁比你这畜生更毒的?”

  一旁突然钻出一个胖子,大声道:“李队率,小人认得他,他就是张辽!”

  张辽看着那胖子,眼睛一厉,他认得这胖子,正是膳房一个执事,叫王三,过去张辽在西园时,这胖子见他极为恭敬,也认得张健,所以张辽早上离开时才放心的安排张健来找王三,却不想居然是这个结果!

  这王三如今态度大变,怕是另投他主了。

  那红袍羌胡兵听了王三所说,眼睛赤红的看着张辽,咬牙切齿的道:“原来是为这些杂碎做主的,啊!――张辽,你今天一定要死!”

  说罢他猛然回身看向那些羌胡兵,暴戾的吼道:“还愣着做什么,给我上,杀了这狠毒的小子!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

  “杀!”一众羌胡兵大吼一声,端起武器杀气腾腾的就要围杀张辽。

  张辽冷哼一声,让张健和宋超站稳了,手中三尖两刃刀迅速一挑,正好挑住那李队率的腰带,将他整个人挑了过来,丢在地上,一脚踏上去,抓起地上马鞭,噼啪抽了两鞭,看向那些震惊的羌胡兵喝道:“谁敢上来!”

  那些羌胡兵看到队率被挟持,不由纷纷止住了脚步,一时之间不敢有所动作。

  李队率被张辽踩着胸膛,又抽了两鞭子,扭曲的脸上多了两道血痕,不由怨毒的嘶声道:“张辽,你敢伤我,你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

  张辽冷哼一声,转头看向张健:“怎么回事?”

  张健看了一眼地上的李队率还有那边的胖子执事,咬牙道:“军中干粮食尽,我们几人前来讨要军粮,不想那王执事百般推脱,只是不给,后来又索要财物,我等无奈,便凑了些金钱与他,不想这李队率带着一队胡兵却突然出现,将我等捉住,与那王执事一道指责我等贿赂上官,要受鞭打之刑!”

  张辽一听张健所说,就知道他们是被算计了,除了李队率,那个王执事恐怕在其中扮演了一个很关键的角色。

  他转头看向王执事,冷声道:“王三,为何如此?”

  王三肥胖的脸蛋抖动了下,尖声道:“张辽,蹇硕死了,大将军也死了,你没了依靠,还敢得罪李队率,你可知李队率是华都督的人,你不过一个小小的军侯……你死定了!”

  在王三的认识里,张辽还是那个曲军侯,连被何进任命为假司马去募兵之事都不知道。

  砰!

  张辽狠踏了李队率一脚,李队率被张辽一脚踏得口吐鲜血,一时之间失去了抵抗之力。

  张辽纵身而出,三尖两刃刀又是一挑,将王三这个大胖子也挑了过来,骂了句“狗腿子”,又是一脚将他踹的撞在柱子上,挥起马鞭就是左右十几遍,打得王三连声哀嚎。

  小黑狗听到张辽喊狗腿子,在一旁嘟哝了一声,也没多说什么,他知道如今张辽正在爆发中,惹恼了张辽,未必不会把自己暴打一顿。

  的确,今日一连串的事情,让张辽心中充满了怒火和暴戾,只有将这些贱人打得痛了,他心中那股火气才能消下去。

  张辽一连抽了王三十几鞭,才停下手,面无表情的道:“狗腿子,说吧,为什么?”

  王三哭嚎道:“张辽,你好大的胆子……”

  不过王三话音未落,张辽又毫不客气的挥起鞭子,噼里啪啦如狂风暴雨般的抽打,近乎于发泄,直打得王三满地翻滚,哭嚎着道:“小人说,小人说,是华都督吩咐的……是华都督让小人不发军粮。”

  张辽又抽了几鞭子,才停下来,淡淡的道:“你现在知道怎么做了?”

  王三愣了下,看张辽又要举起鞭子,忙道:“小人知道了,小人知道了,这就去发粮,这就去发粮。”

  啪!啪!

  张辽又抽了两鞭子,冷声道:“军粮是要备好,不过眼下要立即召集庖厨,火灶全开,给我一千二百将士做饭。”

  “啊?”王三一惊。

  张辽冷冷的道:“你只有一刻的功夫,做不好,就剁了你的那条狗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