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震慑

汉末召虎 +A -A

  噗!黑脸头领吐出两颗带血的牙齿:“本队率……本队率……”

  哼!张辽一把将他掼在地上,看向那些羌胡兵,厉声道:“还不统统放下兵器,等候处置!”

  这时,一个羌胡什长反驳道:“我等乃华都督麾下,何须听从你的命令。快放了韦队率和霍队率!”

  “是啊!是啊!你算什么?并州小子,怎能指挥我们凉州人……”

  那些本已经被震慑心神的羌胡兵再次纷纷呼叫起来。

  凉州本就民风剽悍,这些羌胡兵更是随着董卓征战,早已养成跋扈张狂的性格,便是面对职务比他们高的长官张辽,也没有太多的畏惧。

  看到这一幕,张辽神色更冷,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传来:“小心暗箭!”

  几乎同时,小黑狗的声音也在脑海里急促叫唤:“狗小子,左前方有暗箭偷袭!”

  张辽悚然一惊,急忙凝目看去,只见羌胡兵之中,一个青年正暗中眯着眼睛,瞄准他搭弓上箭,那略显英俊的脸上正透出疯狂和兴奋之色。

  这些羌胡兵竟如此大胆!张辽瞳孔陡然一缩,心中怒意无以复加!

  射!

  随着那青年羌胡兵一声低喝,那支羽箭离弦而出。

  看着那一箭朝他射来,张辽眼中狰狞之色一闪,非但没有躲避,反而大吼一声,疯狂地朝着那支羽箭冲过去。

  今日,无论谁人阻挡,他都要杀了这个敢对他放暗箭的胡兵!

  叮!

  疾步之中,身子微侧,羽箭正中他左肩头,透过精甲,插入半寸,他肩头一痛,感到鲜血渗了出来。

  啊!

  张辽身侧,看到这一幕的并州新兵无不失声惊呼,而对面那些羌胡兵则是兴奋的大喊大叫起来,见血的场面让这些老兵感到分外刺激。

  无论是那支箭,还是那些人的反应,张辽全然没有理会,他更加以疯狂的气势和速度朝那个射箭的胡兵冲过去。

  那个羌胡兵看到张辽冲过来,急忙又抽出一支箭来,但他还来不及上箭,咔嚓一声,手中那张弓便被三尖两刃刀劈断开来!

  然后在那个羌胡兵惊骇而不敢置信的眼神中,张辽手中三尖两刃刀一捅,刀刃直插入他的心口,穿透而过!

  一股鲜血顺着三尖两刃刀流下。

  “你……赫……赫赫……”那羌胡兵抬手指着张辽,嘴里发出奇怪的声音,嘴里一股一股的鲜血涌出,瞳孔渐渐扩散,满是恐惧和不甘,还有不可置信。

  张辽大吼一声,挑起三尖两刃刀,将这个放暗箭的羌胡兵整个挑在半空!

  场中一时寂静无声。

  那些凶悍的羌胡兵全被张辽这更凶悍的行为震慑了心神,纷纷僵在那里,不但动弹。

  一旁袁术的两个护卫也是惊得目瞪口呆,而那一千多新兵更是眼里闪烁着震惊、敬畏、惊骇,各种表情不一而足。

  但毫无疑问,这一刻张辽的形象深深的烙印在了他们的脑海里。

  三尖两刃刀上,那个放暗箭的羌胡兵早已死去,面容犹自惊恐扭曲着,震慑着那些看到的羌胡兵,鲜血顺着三尖两刃刀流到了张辽的身上。

  地上那个刚醒转的长脸羌胡头领和黑脸头领也惊得噤若寒蝉。

  张辽面无表情的看向那些羌胡兵:“放下武器。”

  那些羌胡兵沉默着,下意识的相互观望。

  “放下武器!”

  张辽再次大吼一声,三尖两刃刀一甩,将那个放暗箭的羌胡兵尸体狠狠掷落在地。

  扑通!那具尸体眼睛圆睁,看着那些羌胡兵。

  哐啷!

  随着一杆长矛落地,很快哐啷之声不绝于耳。

  转眼之间,场中那五十多个羌胡兵变得手无寸铁。

  直到此时,一众并州新兵才反应过来。

  杨汉和蒋奇急忙奔过来,眼里无不透着敬服之色,杨汉看了一眼张辽肩头羽箭,忍不住道:“张司马,俺给你拔了箭……”

  张辽摇摇头,走前两步,三尖两刃刀当空一闪,地上那具羌胡兵尸体头颅分家,滚出三尺远。

  众羌胡兵不由惊呼,有人甚至眼中露出惊恐而愤怒的神色。

  那个醒转过来的长脸霍队率急忙跑回羌胡兵中,看着地上人头,捂着胸口怒吼道:“你……你好大的胆子!咳咳!”

  那个黑脸的韦队率也慌忙爬起来,面色惨白的指着张辽道:“你可知他是谁!你杀了胡屯长,胡中郎不会放过你的!”

  那厮是个屯长?怎么会混到一个小队里?还是什么胡中郎有关?不过既然敢动手杀自己,管他是谁,岂能饶了他!

  张辽目光凌厉的扫了过去,森然道:“这不是战场,本司马也不是你们的敌人,我是长官,而今此逆贼竟敢暗放冷箭,弑杀长官,图谋不轨,岂能饶恕!便是胡中郎来了也是如此!吾已将此逆贼斩杀,当亲自报于董公,尔等可有不服者?”

  一众羌胡兵噤若寒蝉,那两个队率嘴巴动了动,触到张辽冷厉的眼神和那带血的三尖两刃刀,也不由心神一颤,忙垂下了头。

  张辽这才看向杨汉等人:“将那些兵器收缴起来。”

  “是!”杨汉等人急忙兴奋应了一声,带着数十个新兵迅速将羌胡兵丢在地上的兵器收拢了起来。

  那些羌胡兵看着张辽,尤其是还插在他肩头的那支箭,没一个敢反抗的。

  他们深信,眼前这个司马能对自己都这么狠,一旦他们反抗,那下场他们想都不敢想!

  杨汉等人收拢了兵器,有些兴奋的跑过来,等候张辽下达命令。

  张辽看着他们脸上身上的伤:“被他们打的?”

  杨汉瞪了那些羌胡兵一眼,恨声道:“正是!”

  那些被围困的新兵听到张辽询问,也纷纷出言喊道:“张司马,这些胡贼太嚣张了,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们。”

  看到张辽如此大展神威,这些新兵们感到自己先前受到的委屈都有了发泄之处,希望张辽为他们做主。

  这一刻,他们对张辽是前所未有的拥戴和敬畏。

  被手下敬畏和拥戴,正是一个为将者的追求,但此时张辽看着他们,却有些不满意。

  他没给这些新兵倾诉的余地,扫了他们一眼,淡淡的道:“他们嚣张,是因为你们懦弱。一千二百壮汉,被五十人围殴,这是耻辱!每日操练是做什么的?如此上了战场,不过全部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