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欺侮

汉末召虎 +A -A

  东汉原本的中央军只有禁军和北军五营,不过万人,黄巾之乱后,灵帝深感京师兵力薄弱,又为了制衡掌控北军的大将军何进,便进行扩军,但雒阳地贵,并没有容纳新军的地方,于是灵帝便将原本的皇家园林西园改作军营,建立西园八校,交由宦官蹇硕统领。

  不久之后,灵帝驾崩,蹇硕欲图大将军何进,更立刘协为帝,但被十常侍出卖,反被何进杀死,兼并了西园八校,改以中军校尉袁绍为首。

  何进被十常侍杀死后,董卓强势入京,迫走了西园八校尉头领袁绍,又将曹操等其余几个校尉明升暗降,褫夺掌控了西园的全部兵马。

  因此,此时的西园是被董卓的羌胡兵看管着,除了禁军被董璜统领在皇宫外,其余兵马包括八校尉旧部、何进何苗部曲大多都在西园之中,正被董卓麾下将领整编。

  今早华雄前来索要兵马也是想趁机整编张辽部分兵马,幸好张辽发现了华雄的手段,严词拒绝。否则只要成了既定事实,恐怕董卓也会乐见其成,并不会为他出头。

  这才是真正的军队,谁强势,谁得宠,各凭实力,一味忍让的军队是不会得到将领喜欢的。

  张辽向看守西园大门的羌胡兵出示了刚从董卓那里领到的腰牌后,带着袁术的两个护卫和二十多匹马顺利的进了西园。

  不过那守门羌胡兵透露出的奇怪眼神,让张辽总有种不太好的感觉。

  西园面积不小,但张辽三人都是驱马而行,很快就到了西北角的新兵营地。

  远远的看到营地一片嘈杂,而且似乎还围了不少羌胡兵,张辽脸色冷了下来,拍马便冲了过去。

  在他身后,袁术的两个护卫也不敢怠慢,急忙驱马跟上。

  象龙如同风驰电掣,很快就到了眼前。

  只见校场营地上,大约五十多个羌胡兵手持长矛,将张辽麾下新募的一千多士兵团团围住,正在讥讽斥骂。

  “不过一帮贱民,拿的居然是木矛,哈哈,算的什么士兵!上了战场就是送死的。”

  “也不知那张司马是从哪里招来的一群流民,也敢来西园?太可笑了。”

  “就是,一个个饿死算了,免得浪费粮食。”

  “什么张司马,不过一黄口小子,还没俺侄子大咧,除了逗狗,能干的了什么!”

  “嘿嘿,尔等只要投靠过来,饭能管饱,兵器也能换上戈矛,何必跟着那小子。”

  被包围的一干新兵有神色惊惧的,有垂头丧气的,有气愤填膺的,也有沉默应对的,甚至还有十来个被打得皮青脸肿的,显然是被这群羌胡兵打的,杨汉和蒋奇赫然就在其中。

  张辽看着眼前这一幕,面沉如水。

  这时,那些羌胡兵也听到了马蹄声,转身看到了张辽,还有后面两个护卫和二十几匹马。

  那些羌胡兵不但没有停止讥讽新兵,反而带着挑衅的神色看着张辽。

  一个脸型狭长的羌胡兵小头领瞥了一眼张辽,啧啧笑道:“呀,这不是逗狗司马回来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的这些流民还饿着肚子呢。”

  另一个黑脸的羌胡兵小头领嗤笑道:“不过一个懦夫,回来能做什么!跟着一群流民一起挨饿,一起痛哭,一起逗狗呗!”

  众羌胡兵无不哈哈大笑。

  被围困的一千多新兵则是纷纷低下了头,面带屈辱之色。

  “娘希匹!娘希匹!这些蛮人!杀了!全杀了!”这些胡兵竟敢喊逗狗司马,连它也捎带上了,小黑狗气的连声大骂,它如今对张辽的武力也多了不少信心。

  张辽没理会那些羌胡兵,而是看向那十多个被打得鼻青脸肿的新兵,沉声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听到张辽询问,嘴角带血的杨汉大声道:“张司马,俺们军粮耗尽,西园不发军粮,这些胡兵又来胁迫俺们投靠他们!俺们不从,他们便百般辱骂,还动手行凶!”

  听了杨汉所说,张辽转头看向那些羌胡兵,冷声道:“可是如此?”

  那长脸羌胡兵头领哈哈大笑:“没错!正是如此,正是如此!却不知小司马可答应让他们投靠?”

  这时,被殴打的十多个新兵中又有一人怒声道:“张司马,这些胡贼欺人太甚!要为我们做主啊,不能放过这些胡贼!”

  这个新兵正是蒋奇,本是个游侠,应张辽之募入伍,与杨汉职务相同,也是一屯之长。

  那十多个新兵纷纷大喊起来:“不能放过他们!”

  “好胆!”

  那黑脸羌胡头领大喝一声,便当着张辽的面,挥着手中鞭子朝那十多个新兵抽去。

  “大胆!”

  张辽见这胡兵竟如此跋扈,心中怒极,一声厉喝,象龙一个俯冲,手中三尖两刃刀斩下,那黑脸羌胡兵还没反应过来,手中鞭子就剩下了本截木柄,距离握鞭的手也只有一寸!

  那黑脸羌胡头领身子僵在那里,微微发抖。

  那些呼喝的羌胡兵全静了下来,似乎没想到张辽竟敢动手!

  而那些被围着的新兵则是纷纷看着张辽,眼里露出期待的神色。

  至于唯一能劝阻张辽的小黑狗,刚才已经被这些胡兵气的七窍生烟,五内俱焚,哪还会劝阻,何况经历了刚才打袁术一幕,小黑狗对张辽也多了一些信心,只要张辽没事,其他人是死是活它才不管。因此也没有多说,退到了一旁看大戏。

  “小子!”最先开口的是那个长脸的羌胡兵头领,他手中长矛指向张辽,森然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动手!来人,把他抓起来,交给华都督!”

  “抓起来!”五十多个羌胡兵齐声吆喝着就要围过来。

  呜!张辽手中三尖两刃刀闪过,那长脸羌胡头领的长矛就剩下迟许长的柄。张辽不待他惊骇后退,手中三尖两刃刀一转,横拍过去!

  噗!那长脸头领一口血喷出,横飞出数丈,落入张辽手下的新兵之中,昏了过去。

  张辽飞身下马,又是一脚猛踹,那个黑脸头领便被他踏在脚下,三尖两刃刀一转,指在他的喉咙上。

  那些围过来的羌胡兵一惊,急忙大喊道:“快快放了韦队率!”

  那黑脸头领面色惨白,指着张辽:“张辽,你……你好大的胆子,莫非要叛乱不成!”

  张辽一把将他拎起来,噼里啪啦打了十几个巴掌,看向那些羌胡兵,厉声道:“吾乃董公亲命六百石佐军司马,尔等胆敢以下犯上,围攻长官,莫非要反了董公不成!”

  啊?

  那些羌胡兵一惊,纷纷止住脚步,神色有些惊疑不定。董卓在羌胡兵中地位极高,张辽一提到董卓,他们立时有些胆颤。

  “你……你……”黑脸头领被打得面目青肿。

  张辽啪的又给了他两巴掌,喝道:“你不过一个队率,我乃堂堂司马,是谁教的你目无长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