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回到西园

汉末召虎 +A -A

  噗!袁术一口血喷出,看着张辽带着二十多匹战马远去,又看着眼前破烂的轩车,东倒西歪的护卫,其余……什么都没有了,几乎是寸草不留。

  “啊!啊!啊!”好一会儿,袁术才爬起来,疯狂的大叫着,蹦跳着,把落在地上的高冠踩得稀烂,又疯狂的踢着本已破烂的轩车,痛的连声惨叫却不停止,吓得一旁的女子和车夫远远躲开。

  “华雄!华雄!”

  袁术眼里闪烁着无比怨毒之色:“无论你躲到哪里,他朝本公子定要把你碎尸万段!把你削成人棍!把你剁成肉泥!……啊!啊!啊!此恨怎消!此恨怎消!”

  这下连那些护卫都惊惧的爬起来远远躲开。

  袁术嘶声吼了一盏茶功夫,这才抬起头,甩开披散的头发,恶狠狠的看向刚刚醒转的纪灵和那些护卫:“还不给本公子统统爬起来,速速回府调齐马匹护卫,护送本公子回汝南!”

  张辽骑着象龙一路西行,往西园赶去,他腰间配上了长剑,身上穿上了铠甲,手上拿上了那柄三尖两刃刀,象龙一侧还挂着一个锦缎包袱。

  前面则是两个护卫赶着二十多匹良马。

  连小黑狗也自己骑了一匹马,在马背上打坐,令袁术的两个护卫瞪大了眼睛,眼角不住抽搐。

  张辽暴打了袁术一顿,又抢了副精甲,二十六匹战马和伙食费,在小黑狗“无耻”的赞美声中,此时的心情真是畅快无比。

  这时,前面两个护卫悄悄的说话声传来,一人道:“薛兄,这个华英雄真要吃马肉?太残忍了,我们的马怎么办?要不劝劝他?”

  “你小子傻啊,这些都是好马,傻蛋才会吃,你要去劝,小心没吃了马,把你给剁吧吃了。”

  “啊?不会吧?”

  “嘘!小声点,他连袁将军都敢打的,又有什么不敢做的……”

  “……这倒也是……”

  张辽听着两人说话,心中好笑,而且行进途中,他突然想起后世一个说法,因孙策投靠袁术,并认袁术为义父,所以孙策管袁术叫爸爸,以孙策推之,周瑜、孙权、孙尚香都管袁术叫爸爸,以孙尚香推之,刘备、刘表、刘璋、张飞,以张飞推之,夏侯渊、曹操、曹仁等等统统都要喊袁术爸爸……综之,袁术竟然是三国最大的爆死,是所有人的爸爸。

  嘿嘿,那刚刚自己是不是把所有人的爸爸打了一顿!

  张辽想到这里,对小黑狗讲了一番,不由哈哈大笑,又忍不住对小黑狗叹道:“这世道,还是打劫有前途,可怜我一个十好青年,都被你这流氓狗带坏了。哎!近狗者黑,老子纯洁的人生一去不返了。”

  “我呸!无耻,真是无耻!”小黑狗的狗嘴一咧,立时反驳道:“你的肉体和元神早已荡漾着浩瀚的无耻之海,还用贫道教麽?”

  一边催马而行,一边和小黑狗拌着嘴,张辽又是哈哈大笑。

  至于袁术的威胁,他并不害怕,如今董卓在雒阳,袁氏根本不敢放肆,自顾尚且不暇,还能顾得了他?所以他不怕汝南袁氏。

  而且可以说,张辽对汝南袁氏也并无好感。这源于张辽的记忆,也有小黑狗的撺掇。

  汝南袁氏与弘农杨氏并列当世两大世家,袁氏门生故吏遍布朝堂及各州各郡,当今袁氏家主袁隗更是担任太傅之职,录尚书事,品秩名义上比董卓还要高一等,而实权也是仅次于董卓。

  不过张辽对袁氏却颇为鄙薄,汝南袁氏与弘农杨氏能取代东汉初期邓、耿、梁、窦、马、阴六大家族,成为当世顶尖家族,弘农杨氏凭借的是“关西孔子”杨震的威名,而汝南袁氏除了初代袁安颇有贤名外,后面几任家主都是左右逢源于宦官集团和士人集团之间,安然无恙的度过了两次党锢之祸,直到袁绍一代,才亲近党人,然则袁绍因亲近党人也被袁隗训斥。

  而袁绍虽然亲近党人,但也不是什么好货色,野心勃勃,正是他一力撺掇大将军何进召董卓、丁原等四方猛将带兵入京,以袁绍的才智,不可能不知道乱兵进京的严重后果,显然是想要趁乱取事,捞取政治资本,而何进后来发觉情况不对,派人阻止董卓,但袁绍却暗中矫诏,命董卓加速进京。

  随后袁绍又又伙同兄弟袁术领兵攻入皇宫,将两千多大小宦官以及无须的郎官诛杀殆尽,这已经不是什么正义的讨伐十常侍了,而是鼓动士人集团与宦官集团的倾轧之争,肆虐宫禁,更是对皇权的践踏。

  董卓入京后,袁绍没玩得过董卓,便留了句狠话,拍拍屁股走人了,留下雒阳一个烂摊子。

  因此雒阳之乱,袁绍在其中扮演了一个很重要的角色,尽显枭雄本色。

  大将军何进出身微寒,很多名士认为何进无能。但张辽对何进也有几分认同。因为在历任的大将军之中,尽管何进才智不足,但还算勤勉的一个,自律严谨,生活没前几任大将军那么奢华无度,对自己的独子何咸约束也很严,并且能招揽任用人才,其中就包括后来叱咤风云的袁绍、曹操,还有谋士荀攸等人。从何进能给刚刚二十岁的张辽独自募兵之权,就足见他敢于用人了。

  原本张辽对何进的知遇之恩也颇为感激,但何进更加器重袁绍,却被袁绍坑死,是以张辽对袁氏就缺乏好感了。

  而且汝南袁氏当今的家主袁隗本是太傅,天子辅弼之臣,但在董卓废除刘辩时,却厚颜附议,听说在废帝大典上,也是袁隗这个辅弼之臣亲自解下废天子刘辩玺绶,奉给陈留王,又扶废天子下殿,北面称臣。

  如此品行之人,本该安安分分蛰伏起来,却还门生故吏满天下,实在让张辽齿冷。

  至于袁术,作为三国时期第一个称帝的诸侯,更不算什么好货色了,打就打了吧。

  再说他挂的还是华雄的名字,袁术要报仇找的也是华雄吧。呼呼哈哈。

  张辽赶到西园时,已是午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