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秋风扫落叶

汉末召虎 +A -A

  呜呜!

  袁术挨了十多个巴掌,眼眶又被张辽那一勾拳打得青肿起来,痛彻心扉,他从小就是养尊处优,哪里受过这般殴打,此时他的头冠被扯断,头发劈散下来,眼泪直流,呜声道:“华雄……你若有种,便杀了我!我汝南袁氏门生故吏满天下,到时看这天下还有没有你容身之地!”

  呸!张辽一口唾在袁术脸上,将他丢在地上,又抬脚朝袁术屁股踹了两脚,俯身用三尖两刃刀拍着袁术的发肿脸蛋,嘿声道:“华某乃董公麾下爱将,便是杀了你又何所惧哉!董公最多不过责骂两句而已。何况便是不杀你,用这把刀在你脸上画个乌龟也不错,嗯……这个想法不错,到时候你汝南袁乌龟可要名扬天下了。哈哈哈!”

  “啊?不要!不要!”袁术听张辽这么一说,才真的怕了,嘶声道:“你……你我无冤无仇……”

  张辽打断他的话:“貌似你刚才骂我贱奴来着。”

  袁术此时心神已经彻底失守,对张辽恐惧之极,忙道:“是我胡说,是我胡说。”

  张辽眼神一冷:“谁为贱奴?”

  袁术一颤,忙道:“吾乃贱奴,吾乃贱奴。”

  张辽哼道:“好像刚才有人说要割我舌头,剁我手脚来着。”

  袁术忙道:“哪里,哪里,阁下听错了……”

  “嗯?”张辽神色一冷。

  袁术急忙伏在地上:“阁下,袁某错了,还请恕罪。”

  张辽傲然道:“什么阁下,请尊称乃公华英雄。”

  “华……华英雄。”袁术嘴角抽搐了一下。

  张辽撇了撇嘴,这才起身,淡淡的道:“不要惹我,我发起火来连我自己都怕。”

  这时,小黑狗盯着倒下的轩车,眼睛眨巴眨,贼贼的声音在张辽脑海里响起:“狗小子,那马车里有宝贝,你现在一穷二白,可不能放过!”

  张辽眼睛一亮,三尖两刃刀一闪,将马车车厢劈成两半,看到里面居然哗啦一声落出一副折叠的精甲,他心中大喜,当即弯腰拿起精甲,却感到入手足有四五十斤重,看来是因为太重,所以袁术才没有随身披挂。

  但袁术为自己准备的东西岂能差了,张辽打开一看,却是一副精致的鱼鳞甲,粗粗看去足有两三千铁鳞叶组成,每片鳞叶都是精心打磨而成。

  张辽不顾一旁袁术眼角抽搐,当即毫不客气的将精甲披挂到身上,只听哗啦一声,在整个麟甲的重量下,每片铁鳞片密密叠叠的垂下来,每个点上至少有四五片铁麟重叠,防御极强,寻常枪矛根本难以挑开。

  张辽又用拳头捶了捶胸口,感受到麟甲极强的弹性,减冲了不少力道,面对重兵器也有一定的抵御力。

  这副铠甲绝对价值万金,张辽乐得嘴巴也合不拢了,只咧到了脑后根,令小黑狗十分鄙夷。

  张辽懒得理他,如今他的铠甲、兵器、战马都有了着落,可谓万事俱备,只差练武了。

  马车里除了这幅麟甲,还有一个包裹,里面装着金玉细软,粗粗估摸一下,张辽忍不住畅快的大笑起来,看着袁术的神情也温和了许多。

  打了人居然还有意外收获!这应该是抢劫吧!不对,是劫富济贫的侠义行为!

  张辽决定了,要打劫个彻底!好事就要做到底,留名却要留别人。

  在小黑狗的撺掇下,他先拔走了袁术腰间的宝剑,顺手扯掉了袁术腰间几块上等的玉佩,袁术恨的直欲发狂,却不敢有丝毫反抗,只怕惹恼了这个莽夫。

  小黑狗又看向那些护卫的战马和兵器,眨了眨眼睛:“这些马和兵器也不能留啊。”

  张辽眼睛又是一亮,他嘀咕了一句:“元放,我发现再一次低估了你的无耻。真是所过之处,如秋风扫落叶,寸草不生。”

  “娘希匹!贫道还不是为了你打算。”小黑狗气得一下子蹦到了袁术头上,狂抓了两下。

  袁术头发被搞得乱七八糟,如同小黑狗身上的狗毛,气得浑身发抖,却连小黑狗也不敢得罪。

  张辽嘴上鄙夷着小黑狗,目光却毫不迟疑的转向了那二十几匹战马,这些战马虽然不如象龙,但也都是少有的好马,价值不菲,带回去便先发给亲卫和曲屯头领吧。

  他当即便从地上拎起两个受伤最轻、装作不能动弹的护卫,喝道:“去!将所有战马赶到一起,给华某送到西园大营,老子要吃马肉!”

  啊?那两个护卫下意识的看向地上的袁术。

  张辽冷哼一声,又朝袁术屁股上踹了两脚,喝道:“还不下令!”

  袁术脸颊抽搐了几下,看向那两个护卫,垂头丧气的道:“还愣着干什么,按他说的办!”

  张辽又踹了袁术一脚,斥道:“什么叫做他?老子叫华雄,要尊称老子华英雄!”

  袁术暗中拳头握得咯咯作响,咬牙切齿看向那两个护卫,屈辱的道:“按……按华英雄吩咐的办。”

  张辽满意的点了点头,道:“这幅破甲、这柄破剑,这个破包袱、这几块破玉,还有这些劣马,就当做你辱骂欺负老子的赔礼了。”

  此时别说袁术险些蹦起来要和张辽拼命,便是刚醒转过来的纪灵,也被气得又是一口鲜血喷出,那些护卫也都气得目呲欲裂,恨不能吃了张辽。

  什么叫破甲劣马,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十足拉仇恨,气死人不偿命。

  张辽拍了拍身上精甲,得意的掂着五十斤中的三尖两刃刀,哼着小曲,看那两个护卫已经将所有战马都赶到一起了,又让那两人将马车前的四匹马也解了下来,赶到一起,这才打了个酒嗝,斥道:“利索点,将这些劣马赶到西园,老子要打牙祭。”

  又俯身拍袁术的脸蛋,道:“莫装逼,装逼被雷劈,董公可是很惦记你们袁氏兄弟的。记住,老子叫华雄,乃董公帐下都督,随时欢迎你前来报仇!”

  说罢哈哈大笑着翻身上了象龙,继续哼着小曲,向西而去。

  小曲调子古怪,但字句却很清晰的传来:

  “好难过……这不是我要的那种结果……不要再来伤害我……我会迷失了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