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暴起

汉末召虎 +A -A

  “小子!乖乖束手就擒吧,否则莫怪我刀下无情!”高坐马上的纪灵抬起三尖两刃刀指向张辽,嘿嘿一笑,全然没把年方二十左右的张辽放在眼里。

  张辽看了一眼咄咄逼人的纪灵和袁术,脸一沉,哼道:“尔等不要自误!还不速速退去,我便当做什么事也没发生过,方才出言辱骂,我只当是小黑放屁!”

  “娘希匹!”张辽怀中醉倒的小黑狗嘟哝了一声。

  小黑放屁?袁术面色变得有些不好看了,下意识问了句:“小黑是谁?”

  张辽嘿嘿一笑,从怀里拎住小黑狗,懒洋洋的道:“这不就是小黑了。”

  本来还有些风度的袁术看着小黑狗,神情一怔,似乎不敢相信,随即疯狂跳起来大骂道:“贱奴!汝竟……竟敢辱骂本公子是狗!该死!该死!”

  醉睡中的小黑狗又嘟哝了一声:“娘希匹,什么辱骂,那是夸你呢。”

  袁术自然听不到小黑狗的话,骂了两句,转头指着纪灵怒喝道:“纪灵,�嗦什么!还不动手把这贱奴拿过来!一定要捉活的!胆敢辱骂本公子,本公子一定要亲自动手,剁了他的手脚,割了他的舌头,砍了他的脑袋,一块一块喂狗!”

  纪灵听到张辽辱骂袁术,脸色也变得冷厉起来,三尖两刃刀一挑,喝道:“贼子,小小年纪,便不知尊卑贵贱,不知敬畏,胆敢辱骂将军,留你不得!”

  什么狗屁尊卑贵贱?什么敬畏?真是奴才一个。

  何况袁术这厮也值得敬畏?张辽不屑的看了他们一眼,坐下象龙更是一声长嘶,打了个酒嗝。

  这时,袁术才注意到张辽骑着的象龙异常雄骏,不由眼睛一亮,急忙道:“纪灵!只捉贱奴,伤残不论,却莫要伤了那匹宝马,那是本公子的!”

  说罢又不耐烦的朝身边几个骑士喝道:“愣着干什么,还不过去,待纪灵拿了狗奴,便把宝马牵来,莫跑了那宝马!”

  四个骑士一声领命,迅速策马围了过来,不过只是散开远远围着,并没有动手的意思,从他们轻松的神情看来,显然他们对纪灵的武艺很是信任,只准备等纪灵捉了人之后直接牵马。

  张辽听袁术左一句贱奴,右一句狗奴,本就恼怒,又见袁术光天化日竟如此目无法纪,草菅人命,不由怒极。

  他捏了捏手中小黑狗:“元放,这帮混蛋欺上头来,你怎么看?”

  小黑狗迷迷糊糊的嘟哝了一句:“笑话,谁敢欺负贫道,贫道欺负死他,从来都是贫道欺负人,欺负了曹操,欺负孙策,何其快哉!”

  此时的小黑狗醉醺醺的,那还记得要劝张辽隐忍低调。

  酒壮人胆,何况张辽胆子本来就不小,一看小黑狗没劝阻他,当即便忘了自己原本“隐忍蛰伏、潜心练武、以待天时”的打算,也忘了自己武艺还没练呢,看到纪灵冲过来,那股虎气登时冒了上来,当即甩手将小黑狗丢到一旁,一拍象龙,赤手空拳便冲了过去,他要徒手格白刃。

  小黑狗被张辽甩在道旁,汪呜一声痛叫,酒劲登时全醒了,正好看到张辽冲上去徒手格白刃,不由吓得魂飞魄散:“汪呜!不要啊!”

  它有个秘密一直没告诉张辽,它和张辽如今的关系很特殊,或者可以说是一种灵魂契约,张辽若是死了,它多半也活不了。

  因此看到张辽如此大胆鲁莽,不由惨叫出声,他好不容易回到这三国,可不想就这么死了啊。

  但此时哪还来得及阻止。

  张辽身下的象龙也喝了酒,此时比张辽还要冲动,高嘶一声,如同一头暴龙一般横冲过去,爆发速度竟数倍于纪灵的马速!

  纪灵不料象龙有如此速度,更没料到张辽居然敢赤手空拳就朝他冲过来,一个失神,象龙已经冲到他跟前,凶悍的撕咬着他的战马,惊得纪灵那匹战马连连躲闪。

  啊打!

  象龙之上,张辽矫捷的一个侧身,躲过了纪灵下意识刺过来的三尖两刃刀,趁着象龙发飙、纪灵控马的那一瞬,暴喝一声,疯狂的从马上跳起,探身反手,一把抓住了三尖两刃刀的刀柄,猛力回夺,声如雷霆:“这刀归我了!”

  张辽展现出的武艺很粗糙,此时还不如纪灵,但那猛然爆发出的疯狂气势和那千钧扛鼎之力,却令纪灵心神俱颤,抓着三尖两刃刀的双手被反拉的发麻发烫,从刀柄上传来的力道更是令纪灵骇然!

  他的两只胳膊猛然受力之下,筋骨疼痛,整个身子险些被拉了出去。

  这一刻,纪灵知道自己轻敌大意了,居然一上手便被这么粗浅的招式夺了上风。他沉喝一声,本已被震得松开的手再次前探,一把紧紧抓住三尖两刃刀的刀柄,想要夺回刀的控制权。

  但张辽被誉为张元霸,除了力气,更在那股气势!他既然抢握住了刀柄,哪里还可能松开!

  坐下象龙马也很给力,看到张辽跳起身子前探,也配合着向前冲,正好又让张辽站在马背上。

  张辽脚下借力,心中不由一喜,随即握紧三尖两刃刀刀柄反向猛挥:“我的!”

  纪灵坐下的战马被象龙咬的连连蹦跳,他本就坐不稳,此时被张辽借着刀柄猛力一挥,他整个身子顿时被抡得飞了出去。

  占了上风,张辽哪能放过这个机会,紧抓刀柄,飞身下马,落地后不待纪灵借力,便朝着被抡起的纪灵一脚踹过去,正中纪灵胸口!

  张辽力气何等之大,寻常人谁能经得起他全力一脚!

  纪灵身在半空,受到如此大力狠踹,胸口一痛,双手再也握不住三尖两刃刀了,手一松,身子向后飞出一丈远,落在地上,嘴巴一鼓,噗!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委顿在地,挣扎着却怎么也起不来了。

  张辽冷哼一声,手中三尖两刃刀一转,便拿了个正,刀刃指着纪灵:“要死要活?”

  看到自己的兵器反被夺走胁迫自己,纪灵眼里的不可置信渐渐消失,面色变得苍白,奋力的抬起手指了指张辽,嘴巴动了动,还没说话,又是一口鲜血喷出。

  从纪灵出手攻击,到张辽疯狂从马上跃起徒手夺兵器,都在转眼之间发生,后面那二十多个骑兵还没反应过来,纪灵已被张辽一脚踹得失去了战力。

  场中一时静的没有一点声音。

  地上本在惨叫的小黑狗看到这一幕也有些发呆:“打赢了?这狗小子居然打赢了?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