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路中悍鬼

汉末召虎 +A -A

  张辽酒劲未散,懒洋洋的撇了撇嘴,只要不惹到本大爷头上,就全当是看遛狗了。

  他此时已经到了岔道口,而那四驾轩车和左右骑士距离十字岔口也不过两百步,此时已经能够清楚的看到那些骑兵。

  领头的骑士身披甲胄,黑脸大胡子,持一柄三尖两刃刀,让张辽脑海里上过了大胡子黑脸二郎神的形象。

  其余骑士的兵器则是清一色的马戟,整齐划一,气势凛然。

  不过双方距离已经不远,若是张辽继续行下去,恐怕双方就要在岔口中遭遇了。

  看到那群疯狗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张辽皱了皱眉,勒马便要让路。

  雒阳是大汉都城,京官遍地,盘根错节,水深的很,如今董卓入京,更要立威,形势很是敏感,他性格虽然有点虎,但也不想招惹无缘无故的麻烦。

  但张辽却忘了,他刚才一时兴起灌了象龙两壶酒,如今象龙因为刚喝了点酒,正是兴奋之时,看到那二十几匹马横冲直撞过来,当即便不满打了个响鼻,陡然人立而起,发出一声高亢长嘶,大有威慑之意。

  那奔过来的二十多匹马听到象龙高嘶,仿佛受到了惊吓,慌忙四蹿,一时间鸡飞狗跳。

  聿!聿!

  马上一众骑士连连吆喝着控马,好在这些骑士的骑术都很精湛,很快控制住了各自身下马匹。

  但是中间那辆四驾轩车就倒霉了,拉车的四匹马也受到惊吓,牵拉得轩车南北歪斜,东西乱窜,上下颠簸,在高速奔跑中打着摆子,险些翻倒。

  车面的人差点被抛出来,连声惊叫,隐隐约约似乎还传来女子的尖叫声。

  驾驭轩车的车夫急忙吆喝着,边上几名骑士也急忙跳下马帮忙,轩车又奔出数十丈,车夫才在骑士的帮助下连鞭带打的控住了四匹马,刹住了轩车。

  轩车在岔口中间停了下来,十多名骑士急忙飞身下马,将马车团团围住,警惕的看着张辽,又有十名骑士在车前勒马持戟,戟刃远远直指张辽,一众护卫显得训练有素。

  “啊?”轩车中人似乎受到了惊吓,没有下车,只有一声怒喝声传出来:“发生了何事?何人胆敢阻拦吾轩车?”

  张辽有些发呆的看着眼前混乱的场面,酒劲未散,还没回过神来。

  领头的黑脸二郎神骑士手持三尖两刃刀,策马而来,对他喝道:“尔是何人?竟敢拦截袁将军车马!”

  竟是位将军!

  张辽心中一惊,酒立时醒了大半,暗骂象龙惹事,瞥了一眼黑脸二郎神的三尖两刃刀,在马上抱拳道:“在下只是马儿受惊,并无拦路之意,将军请行。”

  他脑子却飞速转动着,元?袁?原?却不知遇到了哪个圆将军?

  张辽身在军中,自然清楚当今军中有哪些将军。

  在东汉军中,真正能称将军者,不过八人,分别是大将军、骠骑将军、车骑将军、卫将军,加上左、右、前、后四将军,八人皆是金印紫绶,位在九卿之上。至于四征、四镇、四平等将军,此时还算是杂号将军,很少设置,权力也远远不如那八位将军,除此之外,再下一级就是中郎将了,不过中郎将一般称某中郎,在军中不会称将军。

  只是,如今的八大将军之中,大将军何进刚被十常侍杀害不久,骠骑将军董重更在之前被何进逼迫自刎,车骑将军何苗因害死何进被董卓兄弟董�鼓动何进部曲杀死,卫将军已经多年虚位,左将军皇甫嵩坐镇关中右扶风,右将军虚位,前将军是董卓兼领,至于后将军,貌似董卓刚任命过一位,是汝南袁氏的嫡子袁术……

  袁将军……袁术?

  张辽神情一动,眼前车里这位莫非是袁术不成?

  只是他兄长袁绍已经逃离雒阳,他应该不会留在雒阳了吧?

  张辽忽然又想起袁术的一个绰号,路中悍鬼袁长水!

  因袁术曾在担任北军长水校尉期间,最爱飞鹰走狗、驾车在大街上横冲直撞,因此被人称为路中悍鬼袁长水。

  张辽曾在西园见过时任中军校尉的袁绍,但还真没见过袁术,不过路中悍鬼袁长水……可不就是眼前这位袁将军的写照?

  张辽脑海里的分析只是眨眼之间的事,而面前那位黑脸二郎神看到张辽神色自若的道歉,全无畏惧之意,又看他座下象龙雄骏,不敢断定他身份,迟疑了下,问道:“敢问阁下是?”

  要不要报上名号?张辽下意识的琢磨着。

  这时后面轩车中下来一人,这人大约三四十岁,皮肤白皙,身披锦袍,头戴高冠,腰间佩玉,一副养尊处优的贵公子模样,不过脸庞微显富态,肚腩凸起,还有真有副圆将军的风范。

  张辽挑了挑眉,他没有见过袁术,但是见过袁绍,袁绍可谓相貌堂堂,颇带威仪,而眼前这贵公子与袁绍相比却差了不是一星半点。这兄弟二人,怎会没一点相似之处?难道这贵公子不是袁术?

  那袁将军下了轩车后,先是整了整头上高冠,后面车里很快又下来一个容貌艳丽的侍女,体贴的给袁将军整理着衣服。

  张辽看的目瞪口呆,尼玛,这生活真让人羡慕啊!咱啥时候也能弄一个体贴的丫鬟回来,每天给梳头簪发、洗衣做饭的。

  不过他突然又发现了一点细节,那个从车上下来的女子面容上似乎带着几分潮红。

  他心中一动,这……莫非遇到了古代版的车振不成?转头看向那位袁将军,果然发现那位袁将军也是面带羞怒之色。

  还真是车振……张辽忍不住打心底羡慕起来,这日子咱啥时候才能过上?他忍不住又瞥了那女子一眼,据说古代女人的衣服做起那事很方便……哎!可怜咱这两世初男啊。

  张辽还在胡思乱想,那袁将军却是冷厉的看了张辽一眼,摆手朝黑脸二郎神咬牙道:“纪灵,捉住这贱奴!给本公子带回南阳,本公子要日日踩着他下马上车!”

  贱奴?张辽神色一冷,眯着眼睛看着这中年胖子,他从来不欺负弱小,但也最厌恶那种自以为高人一等,无视他人尊严的侮辱!

  而且这位袁将军口中喊着纪灵,使一柄三尖两刃刀,可不是那个被吕布辕门射戟震慑住的纪灵!纪灵正是袁术手下大将。

  看来眼前这厮定然是袁术了!

  张辽瞥了一眼面带怨恨之色的袁术,心里邪恶的揣测着,莫非这厮刚才在关键时候被吓得痿了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