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收获

汉末召虎 +A -A

  一行人到了后园马厩,张辽一眼就看到了厩中那匹象龙,顿时眼睛放光,忍不住就抢先快走了过去。

  此马通体栗黑色,高大雄骏,从视觉看,张辽初步估计,这匹象龙肩高将近八尺,体长足有一丈,折合后世算是肩高近一米八,体长两米四五,看这体型,估摸体重,应该近有一吨之重了。

  张辽不禁张大了嘴吧,有些失态,远看这象龙十足一个重型坦克啊。

  而且张辽观察到,那象龙马远远看到几人,立时耳朵竖起,铃目圆睁,显然很是机警,这也是一匹好马的重要标志,机警。

  张辽有些合不拢嘴了。

  再走近了,细细观看,但见象龙皮毛光滑而亮泽,马鬃高扬,胸前三台骨欲起,分段分明,脊强腹张,四肢肌腱暴起,膝骨圆张,蹄如海碗,�大而突,尾高而下垂如帚。

  连一边的吕布也忍不住赞了声:“真好马也!不差于某之赤兔宝驹。”

  象龙边上有四个马夫打理,看到张辽和田仪一行过来,忙退到一旁行礼。

  张辽大步走向象龙,象龙看到张辽接近,打了个响鼻,四蹄有力踏地,两只犹如铜铃的马眼瞥了他一下,貌似无视。

  好家伙!挺傲的,有灵性,性格十足,我喜欢!

  张辽阻止了马夫帮忙,独自走到厩中,闪身躲过象龙撩起的一蹄子,哈哈一笑,解开缰绳,不顾象龙踢腾,把它强拉出马厩,飞身便跃上了马背。

  这象龙是经过驯练的,没有野马那么桀骜难驯,不过被一个陌生人骑到背上,象龙显然极是不满,立时踢腾跳跃起来,奔跑颠簸着,想要把张辽甩下马背。

  尼玛,打不过人中吕布,还驯不住你一匹马中象龙!

  张辽也发了狠,他只凭着自己一身蛮力,两腿牢牢夹住象龙马腹,两手环抱,紧勒住象龙脖子。

  实际上,凭借张辽如今的力气,便是要和象龙抱着脖子摔跤,也未必不能取胜。

  象龙虽然暴烈,但也扛不住张辽这么蛮横直接的驯马方法,在张辽暴力控制下,不一会儿便老实了下来,打了个响鼻,示意认输了。

  张辽嘿嘿一笑,骑着象龙又奔走了两圈,这才依依不舍的下马,又摸着马头欢喜的打量着。

  象龙的头型高峻如削成,正是擎头如龙,两眶如鹰,高举而远望,耳如削竹,鼻广大而方,显得有力,口唇红而有光,如穴中看火。

  好马,真是好马,张辽心中喜不自抑,这在后世可比千万级豪车哪。

  他忍不住手贱的掰开象龙口唇,但见其中马齿洁白如玉,上齿如钩,下齿如锯。

  噗!

  象龙不满的打了个响鼻,嘴一张,就要去咬张辽掰它马唇的手。

  张辽哈哈一笑,飞速撤了那只贱手,抱着马头,大声道:“这辈子,你就跟着我张辽了,驰骋疆场,生死与共!”

  象龙马很有灵性,似乎听懂了张辽的话,一下子倒是老实了下来,用马头亲昵的蹭着张辽的脸,令一旁观看的众人啧啧称奇。

  张辽牵着象龙马再也不松手,让田仪连带着配上一副好鞍,张辽才又去领了平津司马腰牌和符印,牵着象龙马,与吕布一道出了司徒府。

  此时已近晌午,张辽望着天空那一轮烈日,心中如释重负。

  其实他今日最想向董卓讨要的是一千二百匹战马,将他手下的新卒训练成一支精锐骑兵。

  但他知道,现在是不能开这个口的,他和董卓的关系还十分脆弱,为自己讨要兵器战马,最多只会惹董卓反感,却不会带来杀身之祸,甚至还有可能通过这种方式,拉近与董卓的心理距离。

  但若是为了属下士兵开口,恐怕就会引起董卓忌惮,误以为是邀买人心之举。

  他身上此时有张召虎大大咧咧的性格存在,但原本张辽谨慎的性格也有很大影响,如今生死掌控在董卓手里,他冒不得险。

  回想方才的一幕,张辽感慨良多,如果说早上吕布那一戟是对自己的武力压制,那么刚才在太尉府中,董卓对自己就是权势压制了。

  看一旁吕布眼里一副向往的神色,显然也是热衷权利的。

  前世,虽然也有权力压制,但无关性命,大不了撩挑子走人,但如今在这乱世却不同了,权势就代表着掌控你的生死。

  武力!权势!

  大丈夫不可手无缚鸡之力,亦不可一日无权!

  张辽暗道,武力和权势一样都不能少,还是先跟着董卓混吧,只要有名正言顺领兵扩兵的名义,靠着董卓的粮草和兵器支持,练出一支精兵在手,那么在这即将到来的乱世中,就有了依仗。

  小黑狗不知何时又蹿出了出来,落在张辽肩头,啧啧赞道:“好小子,看不出来啊,够无耻,果然是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张辽此时心情颇是快活,没有理会小黑狗夹讽带刺的话语,离开太尉府两百步后,他飞身骑上了高大的象龙马,感受着象龙马身躯中蕴含的强大爆发力,他不由兴奋起来。

  如今战马有了,黄龙钩镰刀不久也会打造好,自己总算没那么凄惨,不是一穷二白了,似乎比前世还要混的好。

  不错,还算不错。

  张辽心中也颇为自得,不过看着身旁吕布手持方天画戟,飞身跨上同样雄骏的赤兔马,他心中一动,嘿声道:“奉先,不如我用象龙换你赤兔马骑两天如何?”

  吕布顿时警惕的看着张辽,作难道:“这……”

  张辽摇头道:“奉先,你我乃是多年故交,何惜一匹战马……”

  吕布突然惊呼一声:“文远,为兄突然想起一事,还要去…”

  话没说完,便“驾”的一声,一阵风吹过,吕布连同赤兔马转眼消失在大道上。

  小黑狗笑得打跌:“这莽夫,哈哈哈!”

  张辽看着风驰电掣、绝尘而去的赤兔马,不由松了口气。

  他也是嘴上说说,用象龙换赤兔,他此时还真有些不舍。

  不过他这么一说,吕布应该有一段时间不敢见他了吧,他得趁机赶紧恶补武功,免得吕布三天两头来找他比试,那他可就悲剧了。

  使了一个小花招吓走了吕布,张辽自得的骑着象龙,朝西园行去。

  如今自己战马有了,兵器也有了着落,总算不是一穷二白了。而且职务也有了,算是暂时找了个靠山。

  说起来还要感谢何进将自己派出去募兵,有了资本,否则要是留在雒阳,卷入董卓和丁原之争,说不定早已粉身碎骨了。

  不过眼下,应该琢磨自己下一步该怎么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