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初见董卓

汉末召虎 +A -A

  董卓如今身居太尉之职,住在皇宫外的太尉府,离西园足有二十多里。

  深秋早晨的天气还算不错,虽然木叶飘落,但阳光明媚,却也不冷。实际上从今年六月开始就一直下雨,不少地方都发了洪涝,而董卓也就是以这个理由罢免的司空刘宏。

  天灾应人事,这是东汉儒家天人感应的基础思想理论,貌似东汉的三公就是为了灾异罢免而设置的。

  途中两马奔驰,但张辽拍马也赶不上吕布,看着前面吕布坐下高大神骏的赤兔马,时不时还回头向他显摆,张辽眼热不已。

  对战将而言,拥有一匹好马不但意味着强劲的机动力,也意味着强大的战力加成,最关键的是逃跑保命也有保障啊。

  张辽已经开始阴暗的琢磨着怎么能把吕布的赤兔马坑过来,看了看神采飞扬的吕布,他觉得难度挺大。

  至于小黑狗,躲在张辽怀里。也不知什么原因,这小黑狗非要紧跟着张辽,令他心中颇感奇怪。

  两马疾驰,不到半个时辰,雒阳皇宫绵延参差的宫殿群远远便出现在眼中,给张辽的第一个感觉就是巍峨高大、庄严恢宏、气势浩大。

  雒阳皇宫建于夯土高台上,北倚邙山、南临洛水而建,包括东西南北四宫和永安宫,又以南宫和北宫为两大主体宫殿群,南宫在西周时就建成了,后吕不韦食邑雒阳十万户,再次修葺和扩建南宫,至后汉光武帝刘秀定都雒阳后,再次修葺南宫,天子朝会和后宫都在其中。至明帝时,才修建北宫,两宫相隔一里,遥遥相望,分别占据雒阳城南北两半部分的中心位置,北宫地势更高,其间以曲折的空中阁道相连。

  汉代的皇宫极为气派,从规模上讲,单只北宫的主殿德阳殿,东西长就达三十七丈多,其中可以容纳上万人,玉阶高达两丈,殿中还有喷泉,极其奢华。

  皇宫之外还有高大的灵台,可观天文星象、妖祥灾异,有气势不凡的熹平碑林,共四十六块石碑,记载着最正统的儒家经典,还有极为有名的白马寺,佛教东传的祖庭。诸多胜景,令人目不暇接。

  三公府位于南宫之外的东南角,张辽与吕布从广阳门入城,沿着广阳大道一路向东,至开阳大道折向北,便到了三公府前。三公府第的建筑极为豪华,几欲超出皇家宫殿。

  东汉的三公是太尉、司徒、司空,如今没有设丞相,三公就是天子之下最尊显的三个官职,官秩为一万石,象征着为臣的最高荣耀,虽然到了汉末三台权力日重,三公基本被架空,但董卓毫无疑问不在此列。

  看着宏伟的太尉府,张辽定了定心神,随吕布趋步进了太尉府。

  经历了校场两次生死,一路而来,此时的他已经完全冷静下来,心中再无忐忑。

  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董卓也不过鸟人一个,他张辽两世为人,还怕一个莽夫!

  何况他这个历史盲还知道了一个秘密,是左慈昨晚提到的,就是董卓如今真正能掌控的兵马实际上并不多,有点外强中干的意思。

  董卓刚入京时,大多数兵马都驻留在紧邻雒阳北部的河东郡,作为退路,由牛辅统领,而自己只带了三千轻骑疾奔雒阳。

  三千兵马虽然精锐,但数目着实不算多,特别是刚进雒阳时,比之雒阳各方势力拥有过万数人马,根本形不成强烈的军事威慑。

  不过董卓使了一个瞒天过海的手法,他以三千骑兵白天大张旗鼓入城,晚上悄悄出城,而后白天又战鼓喧天、旌旗招展入城,俨然千军万马源源不断开进雒阳,这才震慑得袁绍、曹操、袁术等将领丝毫不敢妄动,最后不得不逃离雒阳。

  如今董卓虽然初步整编了丁原、何进、何苗、袁绍、曹操、袁术等各路兵马,但势力混杂,军心未稳,随时可能发生变乱。董卓刚执掌大权,坐镇朝堂,此时内心恐怕也没那么淡定,急需壮大实力。

  知道了这一点,对自己而言就是一个优势。

  进太尉府之前,吕布犹豫了下,还是对张辽说了句:“胡兵跋扈,你我俱出并州,情如兄弟,在董公麾下还应守望相助。”

  “这个自然。”

  张辽点了点头,看来不止是自己,吕布投入董卓麾下后,也受到那些凉州嫡系的排挤了。以吕布如今的地位也要被排挤,看来自己今后也免不了继续与董卓麾下那些凉州嫡系兵马摩擦了。

  不过眼下似乎还不用想那么远,先过了眼前这一关再说。

  二人一进太尉府中,张辽便感到一股逼人的威势和震慑,这是太尉府肃穆的布局造成的,加上两排持戈卫士威严肃立,更增肃杀之气。

  经过几道搜查,解了兵器,张辽与吕布到了太尉府衙署正堂前,自有人进去通报。

  至于小黑狗,一进了太尉府,便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

  二人很快被引进正堂,堂中已经有不少人。

  “义父,张文远带到。”吕布朝上首躬身报了声,便自退到一旁。

  张辽直望上首,并以余光迅速扫了四周。

  堂中大约有八九人,正上首坐的是个魁梧大汉,约莫四五十岁左右,虎背熊腰,头戴进贤冠,方脸虬髯,粗眉倒吊,隆鼻阔嘴,面带横肉,一双细眼睁合之间迸射出一股粗野凶狠的威势和煞气。

  这就是董卓了。

  张辽没时间细细打量其他人,朝上首躬身抱拳,声音不卑不亢:“末将张辽见过太尉。”

  上首董卓沉默着,没有发话,府堂中静得怕人。

  张辽能够察觉到上首董卓和左右七八个人都在打量着自己。

  他神情沉着,面色不变。

  这是董卓和麾下嫡系对自己的考量,也可以说是自己与董卓定力的较量,较量的结果,将决定着自己今后在董卓眼中的分量。

  从身份和权势来讲,这次的较量自己不占任何主动和优势,但这个较量也不是生死较量,自己表现出本色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