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骚包,且慢!

汉末召虎 +A -A

  “什么都尉不都尉。”吕布听到这个称呼,不由一愣,随即拍了拍他的肩膀,脸上满是不悦之色:“文远,你我乃是故交,哪有这般疏远?只用旧日称呼便是。”

  张辽心底也升起一股熟悉感,笑了笑:“奉先别来无恙,如今更是官拜骑都尉,两千石大将,该当庆贺。”

  这时,一旁华雄也朝吕布抱拳道:“都督华雄见过吕都尉。”

  吕布瞥了他一眼,冷哼道:“华雄,你来作甚?”

  “这……”华雄面色涨红,不敢说私自前来强征张辽兵马,看了看张辽,唯恐他告状。

  张辽面无表情,纵然华雄欺人太甚,方天情形实在是危险万分,但他也不屑于告状,自己的耻辱,还要自己讨回来!

  吕布不屑的看了华雄一眼,斥道:“还不速速退去!”

  华雄面色发紫,还有些不甘。他与吕布并不是一个派系,但也不敢得罪如日中天的吕布,便是他的上司的上司胡轸在面子上也要礼让吕布三分,他又能拿吕布怎样?

  只是方才气势汹汹而来,此时被斥骂而去,实在丢人。

  “嗯?”吕布看华雄迟疑,不由冷哼一声,大红锦袍一摆,方天画戟一挥。

  华雄面色立时变得发白,眼里露出畏惧之色,吕布的武艺他是知道的,绝不是对手,当下急忙回身上马,仓皇离开。

  吕布看着华雄的背影,嘲笑一声:“这种货色,也敢来欺负文远!”又看向张辽,道:“文远还是太过谨慎了,只要动手,这厮哪能在文远手下讨得了好!”

  张辽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吕布的武力果然是大威慑,令跋扈的华雄也不敢多发一言。如果自己有这等武力和名声,华雄又岂敢欺上头上来。

  看着华雄狼狈离开的背影,张辽将心中仇恨暂时压了下来。不过也只是暂时压下来而已,他的性格向来是有仇报仇,这个仇不能不报,迟早要让华雄加倍还回来!

  与此同时,他心中也有些了然,莫非原本历史上的张辽就是因为与董卓麾下的羌胡兵倾轧,所以才在这一段时间里碌碌无名。

  一旁张健和宋超两人早在并州就跟随张辽,自然也认得吕布,忙过来行过军礼,便自去训练士兵了。

  华雄的问题暂时解决了,张辽打量着吕布,眨了眨眼睛,大大咧咧的性格又占了上风。

  他看着吕布手中的丈许长方天画戟,不由眼热不已,拿在手上真是又威风有骚包,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铁矛,顿时不快活了,暗道:没有黄龙钩镰刀,大戟也行啊,怎么自己手中就是这杆破铁矛呢,太看不上眼了,以自己的力气,用方天画戟才搭配啊,这铁矛也太没手感了,完全发挥不出力量优势啊……嗯,自己用方天画戟应该也没问题吧,除了个头与吕布差点,其他的哪点都不差。

  其实张辽更向往的兵器是槊,他前世便收藏过一截槊锋,长有半米,具有明显的破甲棱,一般的铠甲可以一击而破。

  槊是骑战的上等兵器,但一柄好槊的制作工艺太过繁琐,撇开半米长的槊锋不说,尤其是槊杆,不像普通枪、矛所用的是木杆,而是取上等柘木的主干,剥成粗细均匀的蔑,把细蔑用油反复浸泡,这个过程耗时将近一年,直到泡得不再变形了,不再开裂,方才完成了第一步。

  一年之后,将蔑条取出,在荫凉处风干数月,再用上等的胶漆胶合为一把粗杆,丈八长,外层再缠绕麻绳,待麻绳干透,涂以生漆,裹以葛布,葛布上生漆,干一层裹一层,直到用刀砍上去,槊杆发出金属之声,却不断不裂,如此槊杆才算合格。

  然后去其首尾,将槊杆截短到丈六左右,前装槊锋,后装槊纂,不断调整,合格的标准是用一根麻绳吊在槊尾二尺处,整个丈八马槊可以在半空中如秤杆般两端不落不坠。这样,武将骑在马上,才能保持槊尖向前而不费丝毫力气。

  整支槊制成要耗时三年,并且成功率仅仅有四成,造价高得惊人,因此对此时的张辽而言,根本就是奢望。

  而且槊更考验的是技巧,对于力气也没有太多的发挥,还是吕布这种方天画戟的重兵器好啊,能很好发挥出自己的力气,等自己将来武艺锻炼的精湛了,再用槊不迟。

  哎!张辽发现自己想一柄好兵器都想疯了,居然心黑的连吕布的方天画戟都看上了。

  “文远贤弟风采依旧啊。”

  吕布没有发现张辽正偷偷觊觎他的方天画戟,打量着张辽,故友相见,大红袍一甩,神情颇是畅快。

  张辽呵呵一笑:“奉先更是风采焕发,前程似锦哪。”

  “咦?文远居然养狗了?”吕布突然发现张辽肩头的小黑狗,哈哈大笑道:“没想到文远还有这等闲情逸致?不过这小黑狗怎的如此丑陋!带出去岂不被人笑话?”

  张辽老脸微红,在军中带了只巴掌小黑狗,而且品相不怎样,着实有些丢人。

  小黑狗在张辽肩头大骂:“娘希匹!骚包的莽夫!”

  张辽对此充耳不闻,只是与吕布叙旧。

  两人叙了几句,吕布忽然站定,退开几步,方天画戟一横,长笑一声:“哈哈,文远,不说别的,先与为兄过两招,让为兄看看你身手有没有长进。”

  说罢,吕布猿臂一震,方天画戟呼啸着疾刺而来。

  “看戟!”

  “娘希匹!我的娘来,快躲!”小黑狗怪叫一声,刷的一下从张辽肩头蹿出数丈,速度前所未有的矫捷,如同闪电。

  我去!往哪儿躲?躲不开啊!

  张辽没工夫去腹诽不讲义气的小黑股了,他根本来不及反应,方天画戟气势如虹,转瞬间已到眼前!

  他手中铁矛甚至来不及提起,便被杀气锁定,浑身陡然冰冷,脑子一片空白!

  以他现在的身手,与华雄争斗都是胜算甚微,何况对战吕布这个当世第一高手!

  戟尖撕裂破空,瞬间就到咽喉前,杀气凛然,直激得张辽寒毛陡立!

  与吕布此时的出手速度、力道和气势相比,刚才的华雄就是个渣,难怪华雄狼狈退走了!

  啊呸,别没死在华雄手里,却死在吕布手里了。这算怎么回事?老天,别啊,这是玩我呢?

  难道刚穿越过来,就这么憋屈的挂了?!

  张辽不由打了一个激灵,脑子里神思瞬间通透,大喝一声:“骚包,且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