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吕布到来

汉末召虎 +A -A

  张辽暗中咬牙,若是能多给自己旬月的功夫,好好练一练,以自己的力气,足以打趴这华雄,控制场面。

  但现在,便是超常发挥,也是个两败俱亡的局面。

  只恨自己晚来了一个月,居然让这种跳梁小丑在自己面前狂妄的蹦�,自己却无能为力。这种感觉太难受了。

  也罢,当此之时,只有一个字,战!有进无退!就是死,也要拉着这厮一道!

  张辽铁矛微抬,既然决定了要放手一战,他心中怒火倏然退去,霎时间平静如水,没有了热血冲动,但心神却坚定无比。

  他相信,以自己的力气,只要能刺中华雄,便能穿透这厮铠甲,将他挑起!

  关键在于,自己能不能躲过华雄最开始猛攻的几刀,寻到进攻的机会。或者,自己可以利用华雄的轻敌,抢险攻击,让华雄格挡。如果还是不行,那么自己可以牺牲一条臂膀,承受一刀,以两败俱伤的方式,刺死华雄。

  在迅速放倒华雄带来的这两个护卫,到时候自己再让手下这些新兵出其不意,冲出西园,散开了融入百姓,谁也找不见。西园在城外,等董卓反应过来,自己这一众士兵应该能逃走了吧。

  当然,这其中也是凶险处处,未必一切都能按照他想的来,也许冲入西园就突然遇到大股强胡兵,落个全军覆没,但此时那还有时间顾虑这些。

  张辽眯起眼睛,提起心神,紧盯着华雄的每一个细微动作,铁矛随时准备一刺!

  在他身后,众将士察觉到了什么,静了下来。

  场中一股杀气慢慢弥散开来,局势一触即发。

  就在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一个大笑声:“哈哈!文远贤弟,经年不见,别来无恙乎?”

  这是……吕布?!

  张辽眼皮一跳,这个声音很是熟悉,似乎正是吕布的声音。

  他心中陡然一震,很好!吕布来了,眼前这一战应该打不起来了,自己与手下一千二百新兵也不用面对最坏的情况了。

  只要能推后十天半月,他便不惧这华雄,定要回报此恨!

  不过张辽此时却也不敢放松,否则若是华雄趁机来攻,纵然不敢下死手,但只要让自己狼狈了,自己也会在一千二百新卒面前丢了人,让新兵失望,以后便不好统领了。

  他紧盯着华雄,却见华雄转头看向远处,神情阴沉,收了大刀,一声冷哼:“算你小子命大。”

  张辽心中微松,看来华雄果然不敢得罪吕布。

  想来也是,华雄是个都督,这个军职品阶不好确定,但这厮刚才始终不以职务逼压自己,显然在军中的职务应该是与自己相当或者略高,不过比六百石的军职,而吕布如今却任骑都尉,是两千石的大员,又拜董卓为义父,无论军职还是地位都远不是华雄可比的。

  而且吕布与自己同时并州人,曾是同僚,华雄不可能不知道,吕布既然来了,那华雄是无论如何不敢再动手的。

  看到华雄退后,张辽微微转头,远远看到一个身形高大、猿臂蜂腰、手持方天画戟的英俊青年阔步走来,正是吕布。

  张辽肩头的小黑狗也松了口气,怪叫道:“吕布这莽夫倒是无意中干了件人事。”

  张辽没有说话,说实在,如今借助吕布之力来化解华雄的逼迫,对他而言并不是什么快意的事,一般情况下他不介意借力打力,但对于华雄这种威胁到自己性命的跳梁小丑,还是要自己亲手解决的好。何况吕布如今也绝不会为了他而杀华雄,顶多就是帮衬一下而已。

  而且对于吕布的来访,张辽并不意外,他和吕布同是并州人,又曾共事于并州刺史丁原麾下,如今他带兵回到雒阳,雒阳被董卓掌控,敢来找他的也就吕布了,何况他手下这一千二百新卒也算资本,算算想见他的,除了董卓就是吕布了。

  只是,他毕竟不完全是原本的张辽,看到传说中的人中吕布马上就要走到眼前,心中有些期待,又有些怪异。

  吕布这人的人品在历史上多有争论,但有一点毫无争议,就是他的武功,属当世绝顶之列,若称第二,便无人敢称第一。

  后人都说吕布三姓家奴,但从脑海里张辽原本的记忆来看,至少此前的吕布对朋友是很讲义气的,而且力气之大、武艺之高,令原本的张辽心中也颇是羡慕。

  吕布大步走近了,张辽看的更仔细了,眼前的吕布甚至与他原本记忆中也有些不同,头戴三叉束发紫金冠,身穿精甲,披挂大红锦袍,更加的意气风发,更加的骚包。

  但不得不承认,吕布这厮确实有一副好相貌,器宇轩昂,英气逼人,神采飞扬,显然在董卓手下混,要比当初在丁原手下强得多。

  实际上对于丁原被吕布杀死之事,张辽并没有太强烈的反感。一来他是张召虎,和丁原没什么关系,二来原本的张辽对丁原感情也一般,反而对吕布更为亲近。

  丁原本身就是个大老粗,为人没什么原则,匪性十足,不懂体恤下属,手下其他将领包括张杨也并不那么亲附丁原。

  而且丁原是去年四月被任命为并州刺史,随后经吕布引荐,召张辽为从事,看重的只是他的勇武,算来张辽原本在丁原手下只呆过两个多月,便被派去投靠宦官蹇硕了,之后直到丁原身死,也没有再与他有任何交集。

  张辽脑子里眨眼间便转过许多想法,看到吕布走近身前,便抛去脑中念头,忙躬身抱拳:“末将见过吕都尉。”

  原本张辽是以字称呼吕布,但如今却只能先称呼都尉了。

  他前世在县府中打杂,知道很多领导很在乎下级的称呼,尤其是刚提拔后的领导更是重视这一点。吕布如今被董卓任命为骑都尉,正是春风得意,不知道往日情分还有多少,一切还是谨慎点好。

  张辽发现,自己还是继承了原本张辽的一些性格,有暴力和勇猛的一方面,但在很多方面都是思虑缜密,谨小慎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