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变数

汉末召虎 +A -A

  第七章变数

  至于操练士兵的方式,是张辽结合原本西园军操练方式自己制定的,以伍、什、队、屯、曲为单位,分别都有操练配合之法。提到操练之法,就不得不先提东汉的军队编制。

  东汉的军队编制主要是沿袭秦制,稍作改编,从下到上依次是伍、什、队、屯、曲、部、营,至于每级编制的人数则是以二与五的倍数为计算,二是分左、右,五则是前、后、左、右、中。

  最基础的编制单位是伍,一伍五人,设有伍长。

  左右两伍为一什,一什十人,设有什长。

  前、后、左、右、中,五什为一队,一队五十人,设有队率。

  左右两队为一屯,一屯百人,设有屯长。

  至于多少屯为一曲则是不定的,编制少的为左右两屯组成一曲二百人,满编的则是前后左右中五屯组成一曲五百人,曲设有曲军侯,也称军侯,军侯配有副手,称为假侯。

  曲之上是部,部也没有定员,编制少的是两小曲组成一部四百人,满编的则是前后左右中五大曲组成一部两千五百人,部设有佐军司马,配有副手,称假司马。

  张辽如今的职务就是假司马,他将新募的一千二百新卒分为两曲两屯,操练士兵时先以曲为单位操练半个时辰,而后是以屯操练,再以队、什、伍相护配合操练,形成军阵。

  至于部之上,还有营,通常每五个部为一个营,即为一独立的作战单位,统军者乃校尉、中郎将或是将军。

  一营兵马少则两千,多则过万,中郎将和将军统兵,多是战时统领,平日里并没有实际统领,主要还是校尉。

  校尉是两千石官秩,算是很高了,相当于地方郡守的级别。校尉下面往往编制一个佐军司马,校尉所统领的各营兵马编制划分也各有不同,有的是以左右前后中的大曲大部划分,一曲往往就有五百人。有的则是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小曲小部划分,一曲两百人,两曲一部四百人,十曲五部一营两千人。

  张辽采取的是大曲和屯结合的编制,简单有力而又能兵种协作配合,左曲五百枪兵,右曲五百弓箭手,前屯则是一百刀盾兵,又担任近卫,后屯是一百勤务兵,主要负责搬运辎重、埋灶做饭、击鼓鸣金等事务。

  除了刀盾兵,枪兵和弓箭手也能训作骑兵。当然,他现在没有马,只能考虑全部先训练成步兵了。又因为何进身死,他回到雒阳便来了西园,连士兵的兵器也没有领到,只有木矛。弓箭手和刀盾兵的划分只是先按照体能和技能划分,目前全部都是当做长矛兵训练。

  至于张健和宋超两人的代军侯职务,是随张辽一道去河北协助他募集士兵之后,被张辽暂时任命的,本拟回京后报于大将军,发了符令,他们便算是正式任职了。但如今大将军何进身死,董卓掌权,前途迷惘,一个不好,别说他们几个了,便是自己也未必能掌握这些新兵了。

  西园曾被灵帝作为演兵场,驻扎着西园八校数万的士兵,很是宽阔,张辽这一千二百新兵训练也只是占了西园一角而已。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很快照射在大地上,到处都是一片金色,一千二百多新兵在阳光下操练的有模有样,令张辽心中颇是自豪。

  前世在县府,他只能管手下两个刚来小姑娘,还不敢过于责骂,如今麾下却有了一千二百人,个个都是勇壮之士,其权势与威风,何止强了百倍。

  他一边看着士兵训练,一边顺手舞着手中铁枪,脑子里琢磨着一会去见董卓的事。

  突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张辽抬头看去,却见三匹战马向他们这边飞驰过来,一路扬起校场的沙尘,马上三人都是一身戎装,看不清面目。

  他心中一动,这三人莫非是董卓派来传唤自己的?

  “狗小子,小心了,来者不善,自己应付。”张辽肩头本来闭目冥思的小黑狗倏然睁开眼睛,说了一句,刷的跳到了一旁。

  来者不善?张辽心中一个咯噔,他相信小黑狗不会乱说,不过对于小黑狗见难就躲的无耻行为也表示鄙视。

  三骑眨眼之间便到了眼前,当先一人大约三十岁上下,身披甲胄,身材极为高大,虎背熊腰,满脸横肉,虬髯浓密,整个人透出一股剽悍和煞气,显然是浴血疆场的宿将。

  那大汉高坐马上,抬起手中大刀指着张辽,神情傲慢:“你就是张辽?”

  “正是。”

  张辽眉头微挑,这厮装什么大尾巴狼?昨日他抵达雒阳后,正是这厮带着五百羌胡兵将他与招募的新卒一路监送到这西园,昨夜也是这厮带兵监管着他们,眼下又怎么会不认得他?

  他心中有些不爽,这厮是想来个下马威?是纯粹的欺侮新人?或是有什么其他意图?若是欺负新人,在军中确实很常见,但若是有其他意图就不好说了。

  他抬头看着马上高坐的家伙,眼睛微眯,这厮他很久很久以前就知道,在后世很有名很有名。他看着那张傲慢张狂的横脸,猜测着这颗狗头到底是被谁剁掉的?关云长?还是孙文台?

  没错,眼前这厮就是赫赫有名的华雄!一个被杀的出名的家伙。

  华雄斜着眼睛瞥了张辽一眼,漫不经心的抚摸着手中大刀,声音傲慢:“张辽,本督华雄,奉军命前来调拨五百新兵,还不速速去安排妥当!”说到这里,华雄顿了顿,语气着重的道:“记住,某只要壮士,不要无用之人!”

  华雄说罢又蔑视了一眼张辽,显然在他眼里,身材不甚强壮的张辽就是无用之人了。

  张辽听到华雄命令,不由心中一沉,要调走自己的兵马?怎么会这样?难道董卓连见都懒得见自己一面,便要直接收走自己的兵?那昨日华雄传话董卓要见他又是怎么回事?难道一夜之间就发生了什么变故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