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营房外

汉末召虎 +A -A

  传说中,张辽不是用的是一柄黄龙钩镰宝刀麽?是以陨铁打造,刀长六尺,刀背上有钩镰弯出,有刃,可劈、砍、钩、割,杀气十足。

  问题是眼前这破破烂烂的铁矛是怎么回事?!这可是自己今后吃饭的家伙哪!怎么这么粗糙!

  放错位置了?

  但张辽脑海里浮现出的记忆清楚的告诉他,没错,原本的张辽也没什么黄龙钩镰宝刀,只有一杆大枪,结果在渡河时战马受惊,大枪落入水中,便临时寻了这杆铁矛……

  莫非老纸前世做了什么孽,被老天发配到这个时代这个时候,连一把好兵器,一匹好马都没有,除了一只没什么大用的流忙狗,真可谓一干二净干干净净怎么混?算了……历史女神都丢了,铁矛就铁矛,先将就着用吧。

  张辽抓起铁矛挥了两下,重有三十斤吧,通体是纯铁打造,掂了掂,他惊喜的发现,自己的力气似乎很大,非常大,比前世还要大,比原本的张辽还要大。

  要知道,他前世便因为跟着跛脚道士练了一门养气心法,熬炼出了一身惊人的力气,在学校里便是出了名的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虽然他头脑并不简单,但他的力气之大足以让人忽视其他一切包括智商在内了。

  他进入县府工作大约两个多月后,遇到一次大团伙抢劫杀人案,要拿他当人质,他毫不犹豫的狂笑着冲过去,拎起那几个抢劫犯,两手一抛一接,像颠球一样把五六个人抛得十多米高,吓得那帮凶悍的分子哭爹喊娘,屁滚尿流,也吓呆了一群旁观者。

  从此张召虎被县里说书的几个老爷子称为金翅大鹏下凡、当世第一条好汉,张元霸!当然,也有人暗中称他为张暴虎。

  而此时此刻,张辽却惊讶发现,自己的力气貌似更大了,掂着三十斤的铁枪就仿佛是掂着一根稻草。

  难道是自己原本的力气与张辽合二为一了?还是穿越中打通了任督二脉,成为了武侠小说中的先天高手?或者说,左慈提到的修炼真还有点用?

  张辽胡思乱想着,心中却是忍不住一阵狂喜,对于一名武将而言,天生神力可是大资本,有了这身力气,自己无疑已经拥有了雄厚的基础,只要每日习练武艺,总有一日能够跻身超级武将之列,与吕布、典韦、关羽、张飞、赵云等一争长短,能与这些传说中的英雄人物较量,无疑是一件快事!

  若是能打造出一把七八十斤重的武器,即便是一把简单的铁棍,抡过去都能轻易砸得人筋断骨折,命丧当场。

  看来纵然小黑狗没用,自己在这个三国也是可以混的,最次也能打遍天下无敌手,像吕布一样名传千古。当然,前提是过了董卓这一关。

  这时,营房外面已经传来张健和宋超两个人的吆喝声,还有士兵集合的脚步声。张辽提了铁枪,也准备出去练一练,这时小黑狗醒来了,看了看张辽:“小子,不错,要勤练武艺,等贫道元神和记忆恢复,补全道法,再教你修道。”

  一听到暂时不用修道,张辽顿时松了口气,残缺的道法他实在不敢去练,万一自己也变成猫啊狗啊的他可受不了。论心性修养,他比左慈差了十万八千里,左慈落到如此下场,也能这么快冷静下来,他可未不成。

  营房外,天色已经微微发亮,应该是五六点的模样,军中沙漏也显示的是卯时。

  张辽深吸了口气,这个时代的空气确实新鲜,他一夜没有喝水,嗓子有点干燥,也没休息好,但湿润清新的空气顿时让他心神为之一清,本来有些发闷的头也清醒起来。

  宽阔的校场一角,张健和宋超两个代军侯吆喝着,已经在集合新兵,准备操练,看到张辽出来,张健让宋超先集合新兵,自己则带着一个黑脸汉子迎了过来。

  张健是张辽的一个族弟,刚刚十八岁,武艺不错,从并州便跟着张辽来到雒阳,后来又随他一道去河北募兵,是张辽极为信任的得力助手。

  至于张健后面那个黑脸汉子张辽也认得,正是无意间导致左慈悲剧的杨汉。这杨汉本是河内郡一个猎户,因箭术不错,被张辽召入军中,在赶回雒阳途中,捡了只小黑狗,便抱回了雒阳。却没想到那只小黑狗昨夜竟然跑到了张辽的营房里,导致了左慈的悲剧。

  见到杨汉,张辽就想到了左慈大仙,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又有些暗暗好笑,不知左慈见了这杨汉,该是如何癫狂。

  “司马。”张健来到张辽身前,吩咐杨汉去打碗水,自己则低声向张辽汇报情况:“西园情况很不对,到处都是羌胡兵,小弟带人想去打探情况,都被拦了回来,连我们留在西园的赵武和一干兄弟也找不到了。”

  张辽面色不变,拍了拍这个从底的肩膀,笑道:“没事,等为兄今日见过董太尉后,一切都会好的。”

  他继承了张辽的记忆,这个从弟给他的感觉无疑也是很亲切的,毕竟是族人,在这个时代同族算是最可信任的人了。

  而张健对张辽这个族兄也一向信服,闻言顿时松了口气,兴奋的道:“这就好,小弟这就去训练这些新兵,这次我们招的可都是好苗子。”

  张辽看着张健对他敬服的神情,不由心中微微苦笑,如果张健知道连并州刺史丁原都被董卓杀了,恐怕就不会这么轻松了。事实上,他自己对于见董卓可没那么大把握,纵然能保不死,未来的日子也不一定好过。原本历史上的张辽在董卓手下时,可真是籍籍无名,甚至后世很多人都不知道张辽曾在董卓麾下干过,显然在那段岁月里张辽并没有那么好过。

  这时,杨汉打了一大碗温水过来,张辽接过,仰头咕咚咕咚喝了两口,顿时感觉嗓子舒畅了许多,浑身精神一震。

  杨汉看着张辽喝水,挠了挠头,忍不住问了一句:“司马,昨夜可曾见过俺捡来的小黑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