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悲剧的左慈

汉末召虎 +A -A

  玉八卦?张辽立时想到了自己从小挂在脖子上的一块玉八卦,因为他一直认为那块玉八卦与他的身世有关,所以从不离身。

  小黑狗道:“那块玉八卦就是贫道飞升前的法器,贫道飞升失败,元神破碎,躲进玉八卦,浑浑噩噩,不知日月,待得再次清醒,已经是两千年后,挂在你的脖子上了。”

  张辽闻言,面色不变,心中却有些失望:“这么说来,在我之前,你也不知道这玉石是属于谁的?”

  “不错,贫道醒来时,你已经八岁了。”

  八岁?这么算来,这左慈居然悄无声息的跟了自己近二十年,不过连他也不知道自己脖子上玉八卦从何而来,看来自己的身世永远成迷了。

  张辽没有说话,小黑狗却继续道:“你天生肉身强大,元神奇特,乃万中无一的修道奇才,这玉八卦除了贫道,只能与你相通,贫道才能借助你神游时空,重回飞升之前,寻找道身,重新修行大道。”

  张辽黑着脸:“所以你才暗害我?”

  “不要打岔!”小黑狗忙转移话题:“贫道发现你这个修道奇才后,元神入梦,暗示我丹鼎派传人葛山收养你,并传你道法,成为我丹鼎派传人,待修道有成,滋养玉石,助贫道一臂之力。”

  “葛老头?”张辽有些发懵,他立时想到了收养自己的跛脚道人,似乎总说要传自己仙法,但根本没法修炼,只是练出了一身力气。但没想到葛老头居然是这个自称左慈的家伙安排的。

  “没错。”小黑狗骂道:“只是没想到葛山这个不肖传人,悟性太差,学的道法狗屁不通,又怎么能教你!平白误了你的资质,让贫道忧心如焚的苦苦等了十八年,本已绝望,没想到你为了泡妞,居然跑到了篮板下……贫道正好积聚了足够的力量,推到篮球架,施展秘术,借助你离体的元神重回三国时代,进入飞升前道身,两世感悟,足以成道飞升!”

  张辽看着小黑狗狂热的神情,一时也是无语了,修道都修成这模样了,还想着飞升,这也太狂热了!

  不过如此一来,左慈对他恩怨也难以分清了,毕竟是他找来葛老头,养了自己十多年,以他有恩必还的性格,此恩他不能不记住。

  他看了看模样凄惨的小黑狗:“你既然能回到这个时代,怎会落得如此……额,你懂的。”

  小黑狗的狗牙咬得咯咯作响:“玉八卦在时空中破碎,贫道本是打算元神先归道体,再助你重铸元神,随贫道做个道童,逍遥自在修道。谁料你的元神竟先归了这张辽的躯体,牵引贫道残魂就近入了这黑狗崽躯体……莫非这就是天道反噬!这张辽行军打仗,居然还养黑狗崽!害贫道如此,着实可恨!”

  张辽立时闭嘴,原本的张辽并没有养狗,但这貌似是他手下杨汉刚养的小狗,他自然要袒护一二,其实这个也不能说是杨汉的错吧,只能怨左慈悲催。

  他想了想,认真的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所以把你变成了小黑狗,这应该是大道真义吧!”

  “狗屁个大道真义!”小黑狗顿时跳起三尺高,发了一阵癫狂,才静了下来,看向张辽,一支爪子抚着下巴须毛,模样令人发笑,神情却极为热切:“文远,贫道既已回此世,此世当有左慈,只是如今贫道力量不足,无法修炼,你却乃万中无一的修道奇才,只要你好生修炼,必能助贫道脱离此躯,回归道身。”

  张辽一听,连连摇头:“不练,不练。”

  他瞥了一眼那悲惨的巴掌小黑狗,笑话,修道修成这样,还不如直接去撞死!左慈的道法八成不正宗,不靠谱,要知道历史上炼丹害人害己的道士多了去了,没见哪个真长生的。

  小黑狗似乎对张辽的品性很是熟悉,眼珠子一转:“你若肯修炼,贫道助你一统天下,到时选聚天下佳丽,汇集三宫六院,比那诸侯又强了百倍,岂不快哉!”

  三宫六院!又是三宫六院!但就是小黑狗接连两次抛出的诱惑,却让打了二十七八年光棍的张辽心中大动,不过他面色却是不变,嗤笑道:“一统天下,可不是修道能修出来的。”

  小黑狗傲然道:“贫道熟知三国历史,两世为人,无所不通,助你一统天下,又有何难?”

  张辽摸了摸下巴:“飞机大炮会造麽?”

  “……”小黑狗沉默。

  “会不会召唤猛将?”

  “……”小黑狗继续沉默。

  “哎!玻璃会造麽?”

  “……”

  “好吧,土豆、红薯、玉米、辣椒能搞到麽?”

  “……”

  “说吧,你会做什么?”

  “……贫道虽然元神残缺,但仍有一项本领,能监控四方。”

  “偷窥?哥不是变态,还有没?”

  “这个……贫道会教你修道!”

  “能七十二变么?”

  “……”

  “能翻筋斗云么?”

  “……”

  “可得长生否?”

  “……这个应该行吧?”

  “呸!出家狗可不能打诳语!”

  “……虽然不一定能长生,但修炼之后可御女三千,洞房不败,谁不知道贫道的房中术独步天下。”

  “啧啧!这个不错!可以学!”

  “不过贫道眼下记忆还没有恢复,需要记忆恢复后才能补全道法,教你修炼。”

  “我呸!都是空中楼阁,镜花水月!无能之辈!还不如把你养肥了吃狗肉!”

  “娘希匹!汪呜!你小子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变脸比翻书还快!”

  “阿丑!你又咬我!哎吆,你没狂犬病吧!老纸去哪里打疫苗?”

  “滚!”小黑狗龇牙威胁道:“莫怪老子没提醒你,你如今应该是在董卓麾下,而且还没有投靠过去,小命悬于一线。要知道董卓此人最是残暴,喜欢残杀活人助酒兴,笑看火烧活人,火烧雒阳二百里的宫殿和小草,视人命如草芥的超级大暴徒!曾有一个名叫扰龙宗的官员不小心佩剑去向董卓汇报工作,就被‘吓着’的董卓直接拖出去咔嚓了!而且还有……”

  随着小黑狗一件件事情摆出来,张辽的脸色越来越白。如果原本张辽的记忆没错的话,明天他就要去见董卓了!我去!老纸刚穿越过来,可不想再丢了小命。

  他硬着头皮,不是很肯定的道:“阿丑,原本的张辽不是应付了董卓,活了下来了?我应该没事吧?”

  小黑狗嗤笑一声:“原本的张辽何等的大将风范,应付过去自然没问题,但在董卓麾下也是隐忍低伏,你呢?一个傻小子,脑子一热就冲动,依贫道看,没两天就被董卓砍了头。”

  张辽闻言,不但没生气,反而脸皮动了动,挤出一副谄媚的笑容,忙去抚摸着小黑狗杂乱的狗毛:“那个阿丑啊,你快给哥说说,该如何应对董卓?”

  “狗小子,别摆出那副恶心的模样!”小黑狗鄙夷的骂了声,随即冷哼道:“还叫我阿丑?”

  “那个……丑仙长。”

  “娘希匹!请叫我乌角先生或者元放公。”

  “元放?这个好!元放,对于应对董卓,你怎么看?”

  “……”

  左慈虽然丧失了大半的记忆,此时也没有太大的本领,但总算是对汉末三国时期的情况极为熟悉。当张辽告知左慈此时是中平六年九月十六时,左慈便结合刚才查探到的情况和自己前世的记忆,给张辽说明了雒阳这段期间发生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