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神秘小黑狗

汉末召虎 +A -A

  不过张召虎还没来得及想,突然树林中一个黑影窜了过来,跳到了张辽身边的石凳上,却是一只巴掌大的小黑狗,一对大眼睛萌萌的很亮,不过一身黑毛却仿佛被狗啃过一样,乱七八糟,形成强烈的反差,让这小黑狗显得格外丑陋。

  小黑狗到了石凳上,并没有趴着,而是盘起后面两只短小的狗腿,仿佛道士打坐一般直坐在那里,两只前爪则横放胸前,一副五心向天的模样,一束月光透过树林空隙,正好照射在小黑狗身上。小黑狗神色肃穆,但黑夜之中,加上那身乱七八糟的狗毛,这幅情形显得诡异而又好笑。

  张辽瞥到这一幕,嘴角抽搐了一下,竟然张嘴道:“阿丑,发现什么情况没?”

  更诡异的是,小黑狗闻言狠狠的瞪了张辽一眼,声音在他脑海里咆哮:“狗小子!不要叫我阿丑!”

  会说人话的小黑狗?两个时辰前,张辽就是被这只小黑狗吵醒的,随后才发现自己穿越了,正身处一个古旧的营房里。

  他还记得当时这只小黑狗癫狂的在营房里汪呜直叫,但响彻在他脑海里的却是一句句人话,极为凄厉:“竖子!”“混蛋!”“杀笔!”“乃乃个腿!”“娘希匹!”“啊!老子要疯了!”

  当时张辽就被吓懵了,还以为自己是在梦里呢。也正是他惊骇之下将这只萌哒哒的小黑狗扔进了火盆了,烧出了一身乱七八糟的狗毛,导致小黑狗撕咬了他半天。

  遇到一只会说话的狗,这让张辽很长时间才缓和过来,平静下来,也是,既然自己都能穿越,那来一只会说话的狗又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古怪的事情让那间晦暗的营房显得诡异,张辽便出来小树林里沉思。

  他本以为自己来到了妖怪和神话时代,但脑海中原本张辽的记忆告诉他,这里就是三国,一切都很正常,唯一不正常的怕就是他和这只小黑狗了。

  而且这只小黑狗很神秘,它的声音只有张辽能听到,别人听来就是汪汪的叫声,更诡异的是,这只满嘴吐脏的流氓狗竟然自称乌角先生左慈,因为飞升失败,元神受损,所以才附身小黑狗。

  对此,张辽并不全信,脑海里原本张辽的记忆告诉他,昨日渡过黄河,在从平县赶来雒阳途中,族弟张健曾告诉过自己,新招募的屯长杨汉捡了一只小黑狗。

  此黑狗是否就是彼黑狗?三国里的左慈后来还掷杯戏曹操,此时又怎会变成小黑狗?实在古怪。

  甚至张辽心中有一个猜测,如果这只小黑狗的灵魂真是左慈的话,那么会不会是左慈在三国时代飞升失败后,到了二十一世纪,然后又跟着自己来到了这个时代?

  因为这小黑狗吐出的很多骂词都是后世才有的,而且张辽有一个更胆大的猜测,自己的穿越会不会与这左慈有关?或者说自己的死就是左慈造成的!

  他隐隐记得,自己倒在篮球架下时,似乎隐隐听到一个声音:“哈哈,贫道终于得救了……小子,贫道此番借你重回道体,自会给你一个好前程……”

  此时听着小黑狗咆哮,张辽淡淡的道:“我觉得阿丑这个名字很适合你。”

  “滚!”小黑狗眼睛一瞪:“还不是你狗小子干的好事!”

  张辽咧嘴,这纯粹就是一条流氓狗,哪有点道家的样子,他忍不住又问道:“你真是左慈?不会是逗哥吧?”

  小黑狗爪子一挥,白了他一眼:“贫道戏的是曹操,逗的是孙策,你算哪根葱,值得贫道去逗?”说罢,又人模狗样的摆出一副五心向天的打坐姿态,倒让张辽对它自称左慈有了几分相信了。

  此时的曹操还没有成为一方诸侯,孙策更是籍籍无名,小黑狗的话让张辽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他神情古怪的看着小黑狗,好一会才又忍不住叹了一声:“原来大名鼎鼎的左慈居然是一只黑狗修炼成人形,想不到啊,真是想不到……”

  “娘希匹!你才是黑狗成精!”刚坐下来的小黑狗又跳脚起来,恨声道:“贫道不过是飞升失败,被天道反噬,才变成如此模样。”

  “左道长,那篮球架倒下是你干的吧?”张辽突然开口,打了小黑狗一个措手不及。

  果然,小黑狗立时开始左顾右盼。

  张辽见此模样,哪还不知道实情,不过他并没有发怒,没有说话,很是平静。

  不过他这个反应,反倒让小黑狗有些不安了,忍不住道:“那个破时代,乌烟瘴气,人心浮躁,灵山洞天不存,有什么好的?贫道把你带到汉末,也是为了你好,此时正逢乱世,只要有贫道相助,你封侯拜将,做一方诸侯,何其快哉!”

  “好个屁!果然是你!”张召虎翻脸比翻书还快,一把掐起小黑狗,咬牙切齿的道:“做一方诸侯,然后被你再推倒篮球架砸死?你敢暗害我!你还我的历史女神!老子掐死你这黑心狗!”

  “咳咳!淡定,淡定!”小黑狗咳了两声,忙道:“区区一个女人,还没追到手,能算什么!到了这个时代,只要贫道指点于你,做一方诸侯,妻妾成群,醒握杀人剑,醉卧美人膝,岂是一个窝囊的贫困县府喽�能比的!”

  妻妾成群,左拥右抱,红袖添香,大被同眠!……张辽脸色不变,掐住小黑狗脖子的手却是不禁一松……这个貌似不错,比自己前世打了二十七八年光棍要好的多。

  其实张召虎心里想的很明白,如今他身死来到汉末三国已经是现实,一切已经无法改变,他威胁这左慈,也不过是想要多讨要一些好处而已。

  其实正如左慈所说,到了这个时代,就应该做自己的事,凭借自己两世为人的本事,谋个大好前程,纳个三千美娇娘才是……嗯,三国美女不少,貂蝉、蔡琰、大小乔、甄宓……

  正在神往之时,小黑狗咳了一声,打断了他:“那个召虎啊,流口水了……”

  张辽忙也咳了一声,下意识的擦了擦嘴角,正色道:“请叫我张文远。”

  小黑狗发出一阵慈和的笑声:“文远哪,贫道知道你这个人重义气,有恩必还,有难必帮……”

  一看小黑狗如此模样,张辽心中立时警惕起来,冷哼道:“我这个人还是有仇必报!”

  小黑狗忙又咳了两声:“过程不重要,结果才重要,无论如何,贫道助你来到这三国盛世,化身一代良将张辽,总比你在那个乌烟瘴气的时代好吧?”

  张辽不为所动,冷哼道:“说罢,为什么害我?为什么不选择其他人?”

  小黑狗沉默了下,道:“你还记得那块随身携带的玉八卦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