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西园之夜

汉末召虎 +A -A

  正是夜深人静时分,清风徐徐而来,树叶轻轻作响,九月的夜已经有了几分寒意,不知名的虫子在满是露水的草丛里不停的叫着,一轮明月如银盘一般挂在空中,将如水般的清辉倾洒在大地上。

  宽阔而平整的校场上铺着细碎的沙子和石头,在皎洁的月光下如同铺了一层白雪,校场四周是营房和兵器架,再远处就是参差的假山、树木、宫殿和高大的围墙,显然这里曾是一处皇家园林,至于中间的校场和营房,明显是后来改建的。

  这里就是西园,西园本是位于雒阳城西二十里处的皇家园林,中平五年,天子刘宏将西园进行改造,移除假山,伐掉树木,建了校场和营房。八月,在此地招募壮丁,组建西园八军,以蹇硕、袁绍、鲍鸿、曹操、赵融、冯芳、夏牟、淳于琼为西园八校尉,又以宦官蹇硕为八校尉之首,统领西园兵马,以制衡大将军何进。

  不过次年,也就是中平六年四月,年仅三十三岁的天子刘宏因纵欲过度,在南宫嘉德殿驾崩,谥号孝灵皇帝,其长子刘辩在母舅大将军何进的拥立下顺利继位,而上军校尉骞硕则欲立刘辩之弟刘协为帝,便暗中联合十常侍谋诛大将军何进,不料反被十常侍出卖了,秘密告发给何进,何进便命黄门令逮捕蹇硕,轻松将其处死。蹇硕死后,大将军何进便掌控了西园八军。

  此时已是寅时,西园西北角一排营房后的树林中,月光透过树冠斑驳的照下来,张召虎长发披散,呆呆的坐在一条石凳上,神情发懵。

  已经两个时辰了,他还没有彻底回过神来,仿若身在梦中。他的脑海里不断涌现着一股股记忆,这些记忆全是属于原本这个身体的主人,张辽的记忆。

  没错,正是张辽,那个三国时期的五子良将之一。

  良久,张召虎狠狠的揉了揉脸,长出了一口气,他本是二十一世纪县府中一个喽�,为了追求一个高中历史女老师,潜入校园打篮球,一个飞身扣篮,抓住篮框想要回身给女神一个潇洒的微笑,却没想到那篮球架居然倒了,篮框正好卡在了他的脖子上。

  再次醒来,他就发现自己已经莫名其妙出现在一个古旧的营房里了,除了涌现出的陌生记忆,连身体也是陌生的,年轻了六七岁,脑海里不断浮现出的记忆告诉他,他此时赫然正身处大汉朝末年,名叫张辽,年方二十一,籍在并州。

  遇到这种事,纵然是一向神经粗放的张召虎此时也粗放不起来了,而且纵然张召虎这个对历史并不算精通的人也知道,大汉末年,风雨飘摇,大厦将覆,匪寇横行,白骨枕藉、十室九空,鼓角争鸣、烽火连天、群雄逐鹿、天下三分。

  而此时正是中平六年九月十五,为了追求历史女神,粗略看过一次三国演义的张召虎知道,中平六年正是一个终点和一个,灵帝驾崩,新帝继位,十常侍作乱,大将军何进身死,董卓入京,废立天子,袁绍、曹操等诸侯外逃,不久之后纷纷起兵,一个乱世自此拉开了序幕。

  脑海里不断涌现出的记忆告诉他,两个月前,他被大将军何进派到河北募兵,冒着绵绵阴雨,花了两个多月,历经河内郡、河东郡、魏郡与巨鹿郡,募了一千二百新卒,于昨日抵达雒阳。

  抵达雒阳后,还没去大将军府交令,就接到太尉府董太尉的军令,一头雾水地被一群羌胡兵押到了这西园里暂时驻扎。

  西园张辽自然知道,而且很熟悉,去年西园八军组建后,蹇硕四处招募壮士,并州刺史丁原为了交好蹇硕,派麾下从事张杨和张辽二人各带五百兵马到雒阳投靠蹇硕,归到蹇硕手下。到了雒阳后,蹇硕大喜,二人均被任命为军侯,各掌管一曲五百兵马。

  到了今年四月,灵帝刘宏驾崩,骞硕夺权失败身死,大将军何进掌控西园八军,丁原又急忙命张杨和张辽二人转投何进,于是张辽成为根红苗正的中央军。

  当时老一辈的党人名士经历桓灵二帝两次党锢之祸,纷纷隐匿,而新一辈的士人以袁绍为首,聚拢在军方头号人物大将军何进的麾下,推动大将军与十常侍争斗。

  于是大将军何进与十常侍的斗争越演越烈,何进任命袁绍为司隶校尉,假节,作为与十常侍争斗的主力军。但与此同时,何进的妹妹、垂帘听政的何太后,与弟弟车骑将军、实际上的军方二号人物何苗又维护十常侍,令何进左右为难。

  这时,深受何进重用的新任司隶校尉袁绍向何进献计,召各路猛将入京,以威慑何太后和十常侍。

  何进正是进退两难之际,便采纳了袁绍建议,召并州牧董卓、武猛都尉丁原和东郡太守桥瑁三路兵马入京!又派麾下五名将领到各地招募士兵进京以壮声势,这五路将领分别是大将军府掾王匡和骑都尉鲍信赴泰山募兵,西园假司马张杨、张辽赴并州募兵,都尉�丘毅赴丹杨募兵。

  张辽便是大将军府外派的六个将领之一,正是在出发前,他被任命为假司马,提了半格。

  但是募兵回到雒阳,迎接他的却不是大将军何进的庆功,而是被一群气势汹汹的羌胡兵看管起来,到了西园后,更是发现西园的守卫严密了许多,而且四周守卫的士兵都是羌胡兵,连他离开雒阳募兵时留在西园的五百旧部也见不到了。

  原本的张辽敏锐的察觉到了不对,但却不知缘由,但穿越过来的张召虎却知道,这是董卓进京了!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自己刚穿越过来,就掉在了虎窝狼群里。

  隐身学校追女神,飞身扣篮回头笑,不料篮板哐啷倒,昏死再醒成张辽。

  张召虎痛苦的抓了抓头上……长长的头发,扯了扯身上的粗布衣服,老纸的理想是怀抱历史女神每天被提拔,向往的是文明做人,而不是来到这个野蛮的时代,来与一群野蛮人比谁更野蛮,比谁死的更惨更快!

  老纸不就是偷偷混进学校打篮球,想在心仪的历史女神面前耍一下帅么,怎么就跑到了汉末,还变成了张辽?难道就因为自己名叫张召虎?

  他本是孤儿,张召虎这个名字是收养他的跛脚道人葛山取的,对于这个名字他一直很满意,历史女神的嫣然笑语仍在耳边回荡:“魏文帝曹丕尝言,张辽,古之召虎也。蛮子,你要是生在三国时代,就是张辽了,不过你可比张辽野蛮多了。”

  这下子再也没有人喊我蛮子了。

  张召虎心中一阵绞痛,咬牙切齿道:“老纸恨曹丕!”

  老纸的历史女神啊!张召虎一拳捶在腿上,哎吆,真尼玛疼!这真娘的不是做梦,汉末三国!老纸再也回不去了吧。

  说来张召虎除了游方而去跛脚道士,也没牵没挂,逍遥自在,大学毕业后到一个贫困县政府里打杂,一年前无意间邂逅了县高中一个历史女教师,顿时被那女神绝代风华勾动贼心,苦苦追了一年,眼看就要美梦得逞了,结果没行到先把自己挂在了篮框下,来到这鬼地方,恐怕再也没有机会见到她了。

  他突然又想起跛脚道士很久以前曾为他批过一次命,说过他有从军杀人、封侯拜将的命格!

  张召虎对此一直嗤之以鼻,但如今他有些信了。

  “从军杀人!封侯拜将……”好一会儿,张召虎的眼神才坚定起来,咬牙道;“贼老天,老纸认了,从今以后,老纸就是张辽张文远了!”

  他性格本来就是豪爽中带着几分大大咧咧,已经呆坐了大半夜让他接受现实,当然如今的他也不得不接受现实。

  “明月啊!”张辽抬头看着天空那轮明月,吭哧了半天,却也憋不出一句诗来表达自己此时此刻的心情。

  看了看远处的点点火光,那正是守卫西园和看管自己一众将士的羌胡兵,他心中不由多了几分郁闷,如果没记错的话,那个押送他们前来的羌胡兵将领说过,明天董太尉要召见他。

  董太尉自然就是董卓了,自己该如何应对董卓这个喜怒无常的暴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