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八章 巫妖!你浪过头了

我的邻居是女妖 +A -A

    ……

    尤其是巫妖马歇尔,偷偷咽了咽口水,骨溜溜的眼神中有些畏惧。『→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Ww W.K.A.N.S.H.U.G.E.La在场的s级强者中,他绝对是最弱的一个,因为他是靠着某种方式,转化成巫妖,强行突破到s级的。

    再加上晋升s级的时间太短,积累的底蕴太薄弱,以至于让他很没底气。

    前面是一只实力不知深浅的上古炎魔,后方是大名鼎鼎的黑暗颂唱者巴比特,这让巫妖马歇尔心悸不已,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

    说完话,王焱没有再理他们。开始专注于埃蒙斯的伤势,尽管他和埃蒙斯两人属于相性不合,互相看对方都不顺眼。可埃蒙斯毕竟是人类中的一大顶级高手,而且还是全球超能者联合会的会长。

    在未来的深渊魔灾之中,他能发挥出来的作用远超普通的传奇级强者。

    为了保护地球母亲,王焱也得拼拼命救他。

    王焱一掌贴在了他的胸口,纯阳真火一股股注入到了他的静脉血管之中,在他心脏内流转一圈,顺着动脉血管向他全身扩散。

    此时的诅咒已经如癌症细胞一般,扩散到了他的全身,难缠至极。

    王焱当下能做的,就是攻占他的心脏这一块。他的纯阳真气,化作薄薄的纯阳真火,在他心脏附近和诅咒力量互相纠缠着,吞噬着。

    埃蒙斯十分痛苦,剧烈的颤抖,全身蒸腾起黑色的汗气。

    这也亏得他的体质和意志力十分强大,换做实力稍差一些的人,光是这种治疗手段就能让他一命呜呼。

    莉迪亚在一旁紧张无比地看着,祈祷着。

    足足十多分钟后,全身冒汗的王焱才收了功,嘘了一口气说:“这诅咒很难缠,加上埃蒙斯的生机被破坏了许多,我暂时只能先吊住他一条命。”

    “嘘~”

    几个副院长和教授,都松了一口气,能吊住命就好。如果埃蒙斯院长死了,原本就已经衰落的星空学院,恐怕得彻底沦为二流组织了。

    在地球上,很多强极一时的组织,因为定海神针陨落后,就此一蹶不振,甚至退出历史舞台。

    例如华夏国的蜀山剑派,曾经也是极负盛名的超级组织。但是现在,蜀山剑派内没有一个s级强者镇守,在全球的名气也是一落千丈。

    不过听说蜀山剑派的后起之秀高明月,十分有望晋升s级,估计到时候蜀山剑派的名望会被再度打响。

    “火焰之子,谢谢你。”莉迪亚也是大舒一口气,虽然爷爷的情况看起来依旧不是很好,但是总比直接死掉来得好。活着,就代表着希望。

    此时的埃蒙斯,虽然依旧是一副生机灭绝的模样,但是心脏中缠绕的诅咒已经被祛除了大半,凭他传奇级强者强悍的体质,已经能多硬挺一段时间了。

    “没事,这是我应该做的。”王焱客气了一句后说,“这样吧,我打个电话给炎尊看看,能不能请他出手救一下埃蒙斯。”

    虽说王焱和炮叔私下里没大没小,但是在外人面前,王焱还是给予了炮叔尊重,免得折了他的面子。

    “那就太好了。”莉迪亚欣喜过望,炎尊可是地球上最强大的人,伟大的半神级强者。前段时间,就连从地狱魔界中过来的一尊神灵投影,都死在了他的手下。

    如果要说有人能救她爷爷,炎尊毫无疑问是首选。

    一听王焱说要打电话给炎尊,各人都是不同的反应。巴比特微微皱了皱眉头,显然对炎尊还是有些顾忌,但同时又露出了些好奇之色,似乎想亲手试试半神级强者到底有多厉害。

    但是报丧女妖和巫妖马歇尔,却是浑身一抖,仿佛听到了一件非常恐惧的事情。别看它们之前言辞嚣张,不将华夏国非局和炎尊放在眼里。

    但是如果炎尊真的出现在这里,它们恐怕连逃跑的念头都生不起来。除非它们的主上黑死魔尊亲临,才有可能抵挡炎尊。

    它们互相对望了一眼,报丧女妖声音尖锐地喝道:“按照计划,动手!”它明白,现在再不动手的话,等炎尊驾临后想走都走不掉了。

    “嘤!”

    报丧女妖率先动手,它仰着头发出了一声尖锐刺耳的嚎叫。那声嚎叫,充满着令人打心眼里畏惧的强烈波动,犹如无数冤魂凝聚起来,向人索命。

    “死亡嚎叫。”

    这是一种精神系范围攻击咒法,意志不够坚定之人被死亡嚎叫冲击到,会被吓得肝胆俱裂,斗志全无。

    即便是强如王焱,都顿觉头皮一阵发麻,尾椎骨生起了一股无比强烈的寒意。意识海一阵刺痛,眼前出现了各种幽魂厉鬼索命的画面。

    与此同时,巫妖马歇尔得意的一笑。

    身形一晃,诡异而突兀的消失了,再出现时,已经到了莉迪亚身后。它那张枯瘦而没有任何生机的脸上,露出了得逞般的狞笑。

    巫妖的森森利爪,向她脖子上抓去。它的利爪中带着致命的病毒,恶毒的诅咒,可以迅速让莉迪亚失去反抗之力。

    情况已经很明显了,这就是两大反派boss暗地里商量出来的反制之策。只要能控制住莉迪亚,至不济它们都能获得脱身的机会。

    “火焰之子啊火焰之子,是你太嚣张,太大意了,以为已经彻底掌控了局面。”在它的巫妖利爪即将触碰到莉迪亚柔嫩皮肤的瞬间,巫妖马歇尔得意不已的暗忖,“等你女朋友被我抓住后,我一定要好好地欣赏一下你的表情。”

    此时的莉迪亚完全没有反抗的能力,她双瞳混乱,面露骇色,娇躯紧绷到了极致,显然还未从死亡嚎叫的印象中清醒过来,也根本不知道危机已经将降临到了她身后。

    蓦地,就在那灰败色的利爪刺破莉迪亚皮肤之际,横里却伸过来了一只手。那只手出现的十分突兀,但速度却不紧不慢,仿佛毫不着急。

    “啪”的一清脆声心响起,那只手扣在了巫妖的手腕上。巫妖利爪就这么生生地停了下来,距离莉迪亚的脖子仅仅半厘米。

    “什么!”

    巫妖马歇尔勃然色变,指挥手臂猛向前推动,可手臂感觉就像是被一道铁箍牢牢扣住,连一丝半毫都动弹不了。目标就距离它半厘米,却仿若天际般遥远,永远触碰不到。

    的确也是,巫妖马歇尔虽然是传奇级强者,但它却是一个标标准准的魔法师,巫妖体质虽然远超普通人,可是和王焱这种力量非凡的超能者比起来,就差了不知多少层次了。

    王焱可是在a+级时,就能和半步s级的力量超能者红色坦克分庭抗礼的可怕存在。马歇尔的力量和他比起来,比婴儿和成年人之间的差距还大。

    “火焰之子!”

    它惊怒交加,歇斯底里地咆哮了起来,“不可能,我亲眼见到你中了‘死亡嚎叫’,你不可能那么快清醒过来。”

    “呵呵。”王焱风淡云轻地捏着它的胳膊,笑眯眯地说,“如果我不拿点演技出来,你有胆子传送到莉迪亚身后动手吗?事实证明,你浪过头了。”

    与此同时,众人都醒悟了过来。尤其是莉迪亚,眼眸中恢复了一片清明,又惊又怒地倒退了几步,躲到了王焱的身后。

    仿佛只有那里,才是最最安全的。

    “演技?你是在骗我?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猜得到我们要抓住莉迪亚。”巫妖马歇尔就像是个赌输了的赌徒一般,红着眼睛质疑一切。

    这个问题,也是其他人想问的。包括回过神来的巴比特,神壕萨拉丁等人。事实上就连巴比特,也是被死亡嚎叫影响了那么一秒钟,这让他心悸不已。一秒钟,高手相争,往往争得就是这一秒两秒。

    萨拉丁也是懊悔不已,如果他能早点猜出对方的行动,早点去莉迪亚身边保护的话,这个英雄救美的机会就是他的了。

    “反正看在你要死了的份上,我就满足一下你的好奇心好了。”王焱一脸无所谓的说道,“你们现在被困住,而且还身处在星空之塔内部。想要强行突围的话,成功几率不足五成。换作我,我肯定是抓住一个人质来要挟,如果只求活命的话,成功率起码高达*成。”

    顿了一下,王焱又说:“我看你们两个眼神鬼鬼祟祟的交流,很明显是在动着某种鬼主意。所以我就将计就计,故意露出破绽勾引你们上当。可惜,你们两个胆子太小。我在替埃蒙斯院长治疗的那十几分钟内,额头都不停冒汗了,你们也不肯动手。无奈之下,我只得‘催催’你们了,故意说要打电话给炎尊,摧毁一下你们的自信心,加速你们的行动。”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巫妖马歇尔一脸颓败之色,仿佛一瞬间卸去了精气神。

    “老王,我不服。”萨拉丁在一旁嘟囔说,“这里这么多人,凭什么你能猜出他们一定会劫持莉迪亚?为什么就不能是我?”

    “笨蛋,你全身都是极品装备,谁知道你还藏了什么稀奇古怪的后招?”王焱没好气地怼了他一眼,“再说了,就算成功劫持住了你,你的胁迫性也不如莉迪亚来得大。”

    “噗!”

    萨拉丁差点一口老血喷出,幽幽地说:“老王,不用把我说的那么不值钱好不好?难道我被劫持成了人质,你都不会救我?”

    那眼神和模样,像极了那些被抛弃了的怨妇。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