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 我叫权君烨(求月票,婉婉十票一更!)

盛宠七七 +A -A

    秋瓷感到毛孔悚然,她知道那是他的视线。小說|【鳳\/凰\/ 更新快  请搜索//ia/u///】

    她心里有些慌,难道这人要清醒了?

    突然,那种感觉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秋瓷顿时松了口气。

    她的眼神终于能看向他的眼睛了,发现他正干净乖巧的躺在那里,长长的睫毛犹如一把小扇子,在空间里养的白白的肌肤,比之前富有光泽,闭上的眼睛,再也没有感受到那股慑人的视线。

    但是她知道,那是真的,那一瞬间,他清醒了,可是不知道他为什么又昏睡过去了。

    秋瓷拿不准等他醒过来,是记得住,还是记不住,但是她都不准备冒险,目前这个空间除了吉娃娃跟元元她不准备跟任何人分享!

    “吉娃娃,你快过来!”秋瓷想让吉娃娃把他的记忆抹去,这样,就不怕他想起来了。

    “来了,咋样?没死吧。”吉娃娃开口就毒舌道。

    “没呢,但是我发现他好像是清醒过来了,你给看看?”秋瓷皱着秀眉让开了位置。

    吉娃娃的脸色也有些凝重,她也是知道怀璧其罪的道理。

    所以认真的给他把了脉:“看不出,怎么回事?你怎么知道他醒过来了?”

    “刚才他应该是睁开了眼睛,那种视线让我感觉到头皮发麻,就像是被某种大型野兽盯上了一样……”秋瓷心有余悸的说道。

    吉娃娃皱着眉头看着躺在沙发上的男人,眼睛提溜直转。

    “要不,你把他的记忆给抹除了咋样?”秋瓷期待的看着吉娃娃:“万一他醒过来了知道这一切,怎么办?要不我现在杀了他?不不不,不行,万一他真是元元生父,我岂不是成了罪人?再说了他又不是苟六那种无关紧要的人,要不是留下苟六给张庆辉添堵,我早就解决了他!”

    “就你还杀人?”得了吧,杀鸡还差不多!”吉娃娃不屑的看着她。

    “谁说我没杀过人,想当年我……”秋瓷一怔,那是上辈子的事情了,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

    上辈子她毒杀了两人,自杀了,这辈子手还没沾血呢。

    “算了算了,你还是赶紧把他弄好,省的到时候醒过来,你我都制不住他。”秋瓷烦躁的摆摆手说道。

    “你脑子没病吧,总感觉你越来越严重了似的!”吉娃娃一副你脑子有问题的目光看着秋瓷。

    “你脑子才有病呢!”秋瓷没好气的说道。

    “你脑子要是没问题,你怎么会不知道只要是在空间里,你就是绝对的主宰?他算什么?只要你一个念头,他就乖乖的任凭你处置,你不知道?”吉娃娃黑着脸说道。

    秋瓷听了一愣,难道她真的忘了一些事情?怎么这个她没听说过?

    转头一想,不对啊,要真是这样,那吉娃娃也只是空间里的啊,她是不是也可以对吉娃娃为所欲为?

    秋瓷坏笑的看着吉娃娃,顿时让她感到脊背发凉。

    “那,是不是说只要是这个空间里的所有生物,都归我主宰?”秋瓷慢悠悠的问。

    “是……是啊。”吉娃娃吞了吞口水说道。

    “那你呢?”秋瓷轻飘飘的撇了她一眼问道。

    “呃……这个、主人啊,这个,我是不一样的啦,我吉娃娃可是空间之灵哦,所以,我吉娃娃绝对跟着主人的脚步,主人走哪我跟哪!主人说啥,就是啥……”吉娃娃一副听党话跟党走的姿态,看的秋瓷乐呵不已。

    吉娃娃这才抹去不存在的细汗,她都忘了,差点儿穿帮,之前她真的没说过吗?

    吉娃娃摇摇头不去想,转身看向男人,越看越觉得这男人跟元元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她有些不忍心下手:“主人,抹去他记忆不好,他的记忆缺失了一块儿,他迟早就会发现不对的,不如改变他的记忆,让他这段记忆模糊,但又能想起?咋样?“

    “行,你看着办吧,只要不让他暴露空间就好了。”秋瓷满脑子只想到不让他清醒之后记得空间,却忘了让吉娃娃也给他模糊了自己的记忆。

    所以不知道吉娃娃是故意不提醒,还是怎么样,吉娃娃这次给男人直接模糊了空间的存在感,其他的感官都越发的清晰,即使他清醒之后,也会记住空间发生的一切,只不过就是她把空间这个地点,给篡改成了别的地方而已!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没有按照秋瓷想象中的那样,改变他的记忆,而是就只单单篡改了空间的存在!

    躺在沙发上的男人很快醒过来了,他睫毛颤颤巍巍,似乎要睁开眼睛。

    秋瓷紧张的看着他的眼睛,生怕他像吉娃娃所说的,意志力太坚强,然后破除了吉娃娃给篡改的记忆。

    但是等他睁开眼睛,眼里一片清澈,秋瓷就知道吉娃娃成功了。

    他要么是在慢慢清醒,要么就暂时这样了,可是秋瓷总感觉他哪里不对劲!

    他的眼神不再懵懂,秋瓷看得明白。

    “喂,你叫什么名字?”秋瓷想了想问道。

    万一他记得自己的名字呢?

    之前像个傻子,现在看着倒是挺正常的,眼里也没有刚醒过来那一瞬间的凌冽,秋瓷也差点儿忘了他其实也是个危险的人物!

    “名字?”男人垂下眼睑,想了想说道:“我叫权君烨!”

    秋瓷一听果然,权!

    跟权樱彤一个姓氏,不知道是哪个字,想来是一个姓氏,二人的关系应该是亲属吧,权樱彤应该是权君烨的姐姐,堂姐之类的。

    想到这里她脸色就不好看了。

    万一他真是元元生父,那身份岂不是乱了套了?

    他跟权樱彤要是堂姐弟,那么,自己跟小舅舅很是两辈人,她顿时有种天雷滚滚的感觉!

    小舅舅要真是跟权樱彤在一起了,那自己该怎么叫?

    叫权樱彤小舅妈?还是大姐?

    秋瓷甩甩脑袋,想那么多干嘛?

    她又不准备结婚,直接喊权樱彤叫舅妈好了!

    至于元元,谁要是敢把人从她身边带走,她会让谁生不如死,大不了直接杀了埋在空间好了!

    —————————————————————

    推荐好有文文:重生七零俏佳人

    简介:衰女喜儿哭诉:

    我不过是在海里游个泳,游泳圈都能被戳破?

    穿就穿了,咋还躺在淮北农村的一具棺材里?

    这还不算,连去阴间都不放过,还要配个冥婚?

    喜儿就这样成了高石庄人见人惧的鬼娘。

    没米没油就算了,连住个牛棚,还四处漏风,喜儿怒了:我就不信,在高石庄就生存不下去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