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 眼睛都被是屎糊住了

盛宠七七 +A -A

    ps:第一更送到,不知道停电几点,也不知道几点来电,唉……

    正文:

    反正老大交代的事情已经搞定,他就等着事情发酵就好了,回头跟老大说说结果就完事儿,嘿!

    葛天奕这样一想,便驱车走了。

    话分两头,各表一枝。

    却说霍长廷回去以后便看见霍父穿戴整齐的站在卫生间洗嗽,而胡蝶浑身被一条床单包裹着,正惶惶不安的坐在沙发上。

    胡蝶听见门响,便像受惊的兔子似的哆嗦两下,脸上带着惶恐,眼睛里惊慌一片,再没有刚开始见得那副满脸都是被滋润过的表情了。

    霍父虽说是不好意思,但他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只不过是被自己儿子撞见了不太好下台而已,觉得自己作为父亲,威严扫地了而已。

    “咳咳……长廷啊……”霍父咳了一声想要说话,却被霍长廷打断。

    “爸,你们怎么会在一起?”霍长廷眼睛猩红,一脸的怒色,看着根本不当回事的霍父,他内心一片恼怒!

    “这个,钱货两讫的事情,她又长得不差,所以……”霍父以为霍长廷是为他妈抱打不平,便轻飘飘的说着这只是一夜情而已:“你放心,我都做好保护措施了,绝对不会让她怀上孩子的!”

    听着霍父这种自以为是的话,霍长廷心肝直颤,他放在心里心疼的都不敢碰的女人,就这么被人当做一夜情的表子给处理了。

    他还想讽刺一句,您老那东西还能让人怀孕吗!

    而胡蝶听了这话脸色愈加难看,她小心的看了一眼霍长廷再看看霍父,眼神渐渐坚定,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定!

    “你呢?你就这么贱?想让男人上你?好,来啊,脱啊,还穿什么?明明就是个贱货,还装什么纯洁处女,看的老子倒胃口,尼玛,老子给你买的名牌饰品,哪一种拿出来不够老子上你过一夜的?啊?你宁愿跟个足以做你爹的男人上床,也不愿跟我上?亏得老子还当你是个宝,卧槽,尼玛,就你那烂b不知道被多少人艹过,还在老子面前装纯洁,卧槽你大爷……”

    霍长廷发疯似的失去了理智,上前对着胡蝶就是一巴掌,撕扯着胡蝶身上的床单,嘴里骂骂咧咧的,听得霍父目瞪口呆。

    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儿子竟然是这样的人,这些粗俗的话张口就来,竟然比那泼妇骂街还要精彩。

    并且听他的口气发现,似乎这个女人还是他的什么人,好像!

    “等……等会儿、等会儿、儿子,你认识她?”霍父一把抓住霍长廷的胳膊,问道。

    “认识?哼哼,岂止是认识,这个表子,老子花钱供着她,她竟然是个给钱都能上的烂货,老子把他捧在手心里,没舍得动她一根手指头,她倒好,为了钱,竟然荤素不忌,啥都不挑……”霍长廷这几句话说得霍父的脸色发黑。

    这当儿子岂不是在说他的不是?

    虽然事实是如此,但在儿子面前还是有些难看,更何况这话还是从儿子嘴里说出来,让他一度有些无地自容!

    可是他更恨的是胡蝶,没想到她竟然这么有手段,要不是霍长廷过来,他估计他以后要是在找,可能还会去找胡蝶。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胡蝶一样在床上放得开的!

    “长廷~~~你听我说,你要想相信我,这不是我自愿的,我是被逼的,长廷,你对我那么好,我怎么会背叛你?长廷,我……你要是不相信我,我还不如去死了呢,呜呜……”胡蝶哭的梨花带雨,原本就漂亮的脸,此时显得更加我见犹怜了。

    霍父见到她这幅模样,就有些心猿意马起来。

    而霍长廷却一把甩开胡蝶扑过来的双手,怒视着她:“相信你?我要是不相信你,你会出现在我爸床上?你到底是有多饥渴啊,多少男人能满足你?你说老子花钱请人来艹你!”

    “霍长廷,你不要欺人太甚,你说这些话不怕我心疼嘛,长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要相信我,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在这里,肯定是你爸带我来的,一定是的,长廷,对不起,我已经脏了,配不上你了,你一定要相信我,不然我就是死,也不会瞑目的!”

    胡蝶说完最后一句话,立马冲向霍长廷身后的墙壁,而胡蝶想的很好,她不相信霍长廷会不心疼她,所以她选的位置也巧妙。

    正好是可以撞到墙的,要是霍长廷伸手一拉,也是能够得着的,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是霍长廷真的死心了,还是他就是先看看她有没有下定决心要死得原因,他根本没去碰胡蝶。

    这下胡蝶有些骑虎难下了。

    撞吧,她怕疼。

    不撞吧,估计她自己都圆不过来。

    此时她只能咬牙撞过去了,虽然收了些力气,但还是撞得她眼冒金星。

    霍长廷见她真的撞过去了,心里还是有些慌乱,自己付出这么多养好的桃子,自己都还没吃一口呢,就被人别人给偷了,这种憋屈的感觉,他从来没遇到过。

    胡蝶躺在地上,额头上冒出一些血迹,霍长廷看着吓一跳,连忙上前:“你怎么样了?”

    却没人回答,霍长廷以为胡蝶死了,哆哆嗦嗦的试了试鼻息,发现还有气,便跟霍父急急忙忙的送胡蝶去了医院。

    而胡蝶昏迷之后,却在想,不明白他为什么不拉着自己。

    逃过一劫的胡蝶病没有感到轻松,去医院一检查,据说还是有这些轻微的脑震荡。

    就这样,霍父跟胡蝶滚床单事情被搁浅了,而葛天奕知道之后就有些发楞。

    打进医院了?

    真有出息,男人打女人呵呵!

    说来也巧,今天从医院出来之后,就有些气恼,他噶刚出来就撞见了权樱彤!

    而他此时却有些难看,权樱彤的出现让他感觉自己就像个小丑一样。

    之前自己捧在手心里,生怕受半点儿委屈的女人,竟然是只破鞋,而且还是一只不知道被多少人穿过的破鞋!

    此时再见权樱彤,发现她很高贵,很有气质,难道自己之前那些年眼睛都被是屎糊住了吗?

    更奇怪的是,今天的权樱彤跟往天不一样了,哪里不一样了?霍长廷仔细的思索。

    哦,对了,她没有像往常一样跑到自己跟前叫自己长廷,而是轻蔑的看着他!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