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 老子差点儿被人当做花给采了(2更)

盛宠七七 +A -A

    p:今天第二更,停电的日子很悲催,明天万字更新,今晚不停电就通宵,抱歉了,今天才两更,感谢支持婉婉的朋友,谢谢亲们的正版订阅!(n_n)~

    正文:

    而胡蝶是完全没想到霍长廷会过来,她之所以没跟霍长廷上床,是因为她需要钱,很多钱,去国外整一下自己。小说。しωχs520。【 更新快&nbp;&nbp;请搜索//ia/u///】

    她想要以一副完整的自己在面对接下来的事情,不管是吊着霍长廷也好,还是之前她见到的那个姓葛的也好,总之她不能以这幅残破的身子去讨好他们。

    她要让他们相信,自己是个纯洁无比,青春无敌的好姑娘,所以,她很需要钱,她没有找霍长廷要,是想给霍长廷一个好印象,把他当做备胎。

    而他送的名牌她也只能在自己家里照着镜子洋洋得意的显摆,却不敢拿出去,不然她说的不想要他的东西,却招摇过市的把人家送你的全部戴在身上算怎么回事?

    那样她的形象还要不要了?

    可是却没想到一直没出过错的她,今天却这么巧的被她一直当做备胎的男人看见。

    并且跟她上床的男人还是被她当做备胎的男人的亲生父亲!

    她想跟霍长廷结婚,因为霍长廷对她好,再一个就是她认识,也知道权樱彤。

    最初的时候,就是先认识权樱彤才注意到霍长廷的。

    她羡慕嫉妒权樱彤,因为在她看来上天是一点儿都不公平。

    权樱彤有些姣好的容貌,顶级的家世,傲人的身姿,完美的礼仪,学霸的学历,聪明的脑子,还有一个视她如命的父亲,这些是她胡蝶都没有的。

    既然上天都不公平,那么就让她来让事情公平一点好了。

    在她知道权樱彤有个一直喜欢却不得亲近的男人的时候,她知道她的机会来了。

    所以她按照霍长廷脑子里的完美女人一样的打扮出现在他的面前。

    果然,她看见霍长廷眼里的痴迷于惊艳,虽然说她长得不是漂亮,至少比不上权樱彤,但是她会打扮,明明就是一副小家碧玉的模样,硬是给打扮的清晰脱俗,一副不食人间烟火仙女下凡的样子。

    有些男人就是喜欢征服仙女,那是一种心理在作祟。

    再一个就是上赶着不是买卖,所以在遇见霍长廷之后,她就再不出现了,等过个十天半个月,她又再次偶遇装作不认识霍长廷,却又给他留下很深的印象,这样霍长廷想不记住她都难!

    所以她成功了。

    她成功的吧霍长廷勾到手了,还装作矜持的不肯上床,一面吊着他,有一面寻找金龟婿。

    再然后,偶然一次逛街的时候,看见了权樱彤瞧见他们俩在一起的样子,很是伤心欲绝,她心里突然的就很是痛快!

    她这才明白,权樱彤已经成为她的绊脚石了,所以在之后的日子里,她总是探查权樱彤的行踪,也总是在权樱彤所在的地方带着霍长廷突然出现,满意的看着她痛苦的表情,心里就是很解气。

    她权樱彤已经拥有那么多了,但是她对于霍长廷不是求而不得吗?

    她胡蝶稍稍勾勾手指他就上钩了,所以啊,男人嘛,你越是轻贱自己,别人越是不拿你当回事儿。

    可是等到权樱彤不在来找霍长廷的时候,她又有意无意的把霍长廷劝回去,这样在她吊着霍长廷的时候,也会让霍长廷稍稍的吊着权樱彤。

    她很是享受这种通过一个男人可以掌控另一个女人的感觉!

    可是现在怎么办?

    胡蝶有些不知所措,她已经好久没这么狼狈过了,能答应霍父是因为霍父给的钱多,然后她打算这次完了之后就出国整形去。

    什么修补****什么紧缩术,什么漂红****(p:婉婉胡乱写的,呜呜,婉婉不污,捂脸……)只要是能恢复到青春期的状态,她全都给做一遍!

    可是现在最后一次却被抓住了,要是别人那还好了,可是他却是自己当做备胎,准备在没找到比他好的男人之后,要结婚的对象!

    她脸色难看的穿好衣服,可是那身暴露不堪的衣服,早就被霍父猴急的给撕扯的烂糟糟的,已经衣不蔽体了。

    霍长廷在他们穿衣服的时间,下了楼,找到看房子的男人。

    “很抱歉,房子暂时不能卖了,我家一亲戚要借住,抱歉。”霍长廷充满歉意的对着眼前的男人说道。

    “哦,这样啊,没关系,亲戚比较重嘛,理解理解,那我就不打扰了,走了……”看房子的男人很是理解,大度的说着话,转头就走了。

    “真是抱歉,要不我再给你介绍别的?”霍长廷客气道。

    “不用了,我之前看你这房子的格局是比较看好的,我见那模型还是比较喜欢的,既然你要,那我就不打扰了……”

    霍长廷客气的送走了看房子的人,他脸上虚假的笑容噎变成了一脸的怒意,背影有种杀气腾腾的样子。

    “哎,头儿,你说这小子会不会气死?”刚才还是一副财大气粗,职业经理人的模样,这话一出就变成了狗腿子了:“咋样,我演的不错吧!”

    “不错,给你放假三天,去找你的小姑娘吧,记住,不许欺负人家,小姑娘当军嫂可是一点儿都不轻松,知道不!”葛天奕随手敲了一下男人的脑袋。

    “真的?太好了,那哪能啊,这可是我自己求来的,嘿嘿,到时候我结婚,头儿来捧场?”男人很是高兴!

    “再说吧,你还走不走,不走假期没了!”葛天奕斜睨他一眼不耐烦的说道。

    “走走走,嘿嘿,我走了,放假喽,哈哈,小桃子,哥哥我来喽!”男人高兴的跑了。

    葛天奕看着霍长廷远去的背影,眼里的冷意止不住的往外冒。

    他比老大权君烨小一岁,也是跟权樱彤一起玩到大的,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一直叫权樱彤樱姐姐,并不会按辈分喊人,这样显得亲昵。

    他们一群人都把权樱彤当做大姐姐看待,还当做小妹妹一样护着,却没想到她看上了这么一个中山狼!

    这回得到老大的指使,可不就可着劲儿的来干嘛!

    当初他还不知道那个花蝴蝶是个啥人,在老大要他把人送到霍长廷父亲的床上时,还有些不解,没想到一查,卧槽,这女的战绩斐然啊,从高矮胖瘦到年老年轻,无一不放过!

    而他差点儿恶心吐了,没想到他终日打雁,差点儿被雁啄了眼!

    “呸!他娘的,老子差点儿被人当做花给采了!”葛天奕狠狠的吐口口水出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