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 霍长廷戴绿帽

盛宠七七 +A -A

    ps:抱歉,今晚上八点多才来电,而那时候婉婉正好才开始陪着孩子睡觉,所以更新晚了,今天可能只有两章了,晚上还得通宵,因为明天白天继续停电,要到六号才会换好电线,恢复正常,很抱歉……

    正文:

    秋瓷一脸懵逼的看着一脸无辜并且高兴万分的男人,她觉得这真是莫名其妙!

    吉娃娃加在中间也差点儿被憋死了,元元吓一跳,但很快就高兴的道:“叔叔,厉害,力气大!”

    秋瓷听儿子的声音这才回过神来,却刷的一下红了脸,朝着男人呵斥道:“放我下来,你干嘛?”

    “嗯?我抱你。”他有些迷茫不明白她为什么生气。

    “我不要你抱,放我下来!”秋瓷恼羞成怒,由于手里抱着儿子,没有腾出手来,不然估计又是一巴掌!

    突然秋瓷觉得自己好像是打上瘾了,她对别人从来没有这样过,却对着这个男人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怒气,当场发作出来!

    偏偏他还不以为意,自己打了他左脸,他还伸出右脸来,让秋瓷有些哭笑不得,明明怒气冲冲的发作,到最后却被他弄得半点怨气也没了。

    “哦。”男人小心的爸他们母子二人放了下来,吉娃娃也因此解脱了。

    秋瓷不想看见他,抱着元元扭头就走。

    他也不说话,就是有些委屈,清澈的眼底流露出不解,不明白秋瓷为什么不理他,但还是听话的跟在她身后进去了。

    秋瓷也不说话,她知道他在身后跟着,但是怎么办?难道要把他绑起来?

    可是不省心的不止有他而已,还有趴在她肩膀上的儿子。

    “叔叔,厉害!”元元说这话的时候还举着大拇指对着他。

    他不明白也跟着做了一个手势,举起大拇指,疑惑的看看。

    “哈哈,妈妈,叔叔,学我。”元元在秋瓷的怀里扑腾着说道。

    “好,你在这里坐着,妈妈去给你蒸个蛋糕好不好?”秋瓷把元元放在沙发上,温声说道。

    “蛋糕?”元元歪着脑袋,一双大眼睛里满是迷茫,不明白秋瓷说的是什么。

    秋瓷有些心酸,她一直没有把空间的东西拿出来,生怕暴露了,却让元元少了很多乐趣。

    “对,能吃的,妈妈给元元做,元元在这里好好坐着,不要乱跑,省得伤到。”秋瓷仔细嘱咐着。

    元元是个很听话的乖孩子,见秋瓷走了,也点点头:“好。”

    可是元元听话不代表男人也听话啊,所以秋瓷一走,他也抬腿跟上去,这时候元元就急了:“妈妈,妈妈,叔叔,跟上,元元,也要……”

    焦急的元元坐在沙发上腿脚乱动,想要下来,秋瓷见了连忙喊道:“别动,妈妈让叔叔陪你玩儿好不好,陪你抛高高?”

    “高高?好!”元元听了秋瓷的话眼睛一亮,连忙响亮的答道。

    秋瓷这才对着男人说:“不要跟着我,陪我儿子玩一会儿,等会儿给你吃蛋糕!”

    男人认真的看着秋瓷,澄净的眼睛就像琉璃一般清透,辨认秋瓷话里的意思,便回头看向元元。

    发现那小孩子的眼睛在发亮,他微微扬眉:“玩儿?”

    “对,抱起他,抛起来,再接住,小心一点儿。”秋瓷抱着元元示范一下给他看。

    小心的递给他之后,便在一旁紧张的看着。

    秋瓷见他一丝不苟的照着自己刚才的样子,便放心了。

    他却感觉不对,把元元抛起来的时候,似乎以前也这么干过,但肯定不是人,他扔起来的东西一定不是人,可是什么呢?

    他想不起来,但并不妨碍他继续下去的念头,听着元元的笑声,他忍不住唇角微扬一张脸显得格外灿烂。

    元元像是发现新大陆似的:“叔叔,笑了,叔叔,笑了……”

    一直哇哇大叫,秋瓷在厨房都听见了,也不在意。

    她不可能只做蛋糕,她可是刚才才知道,那个男人竟然将近五天没吃饭,却还是这么有精神,难道是因为在空间的缘故,还是他原本的身体就很好?

    反正不管怎么样,中毒都给治的差不多了,不能悲催的背饿死吧!

    所以秋瓷先把粥给熬上,找吉娃娃问了一下,放了点温补的药材,有助于他的胃功能消化。

    还特地煮了两锅,就怕他嫌少,她可是知道自己小舅舅当初在军营的训练,然后回来探亲,差点儿把家里吃穷了,然后其他三个舅舅就有些不乐意,后来总是妈妈把小舅舅叫过来吃饭的,她才第一次见识到,饭桶是个什么样的规格!

    ***

    京都霍家

    霍长廷亲眼看见自己心爱的女人在自己父亲床上浪荡的模样,心差点儿没碎成渣渣。

    他那样捧着她,生怕她多走一步累着,多吃一口噎着,多喝一口呛着,他把她当做心里的宝,可她呢,就这样饥渴?

    他父亲今年都五十七,快奔六十的人,他为什么选择他父亲而不选择他?

    难道是他还没掌家的原因?

    霍长廷不清楚,但是他很心痛,难道自己对她胡蝶还不够好?

    要什么给什么,从来不敢勉强她,没想到她还不知足,竟然这样打他的脸。

    此时他脸色铁青的看着胡蝶在父亲床上抱着被子遮掩着自己的身体,还一副我见犹怜欲语还休的状态,脸上还带着泪痕,看起来娇弱无比。

    跟之前在他面前判若两人,在他面前的胡蝶虽然也会撒娇,但还不至于这样浪荡。

    他从不要求自己给她买礼物,买名牌,都是他自己非要送的,一副有自尊自立自强的样子,最是吸引他。

    可是现在他看见了什么?

    可能是没想到自己会出现在她面前吧,她眼里的****还没消退,脸上的潮红分外惹眼。

    胡蝶的心思都还来不及掩饰,就撞进了霍长廷的眼里,心里!

    这栋房子是霍长廷他父亲的居产,一直想要卖掉,而霍长廷也确实在联系买家,却没想到进来看到这样一幅情形!

    他能说很庆幸这会儿只有自己一个人吗?

    要来看房子的人还在楼下,让他不至于丢人丢到外面去?

    “长廷……”霍父想要说什么,却见霍长廷转过身去。

    “穿好,我在外面等你们!”霍长廷声音很冷静,有一种暴风雨来临的前奏,听得霍父这个老江湖都有些心惊肉跳!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