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 夜半搜寻(一更)

盛宠七七 +A -A

    可严重的是,他到底什么时候恢复记忆?

    难道一直这样?

    长时间不接触人,会使他各个方面的功能退化的,再说了他现在也就是能听的懂话而已。》乐>文》小说 ..

    秋瓷惆怅了,救人还救个麻烦出来。

    吉娃娃也说不准他什么时候能好,秋瓷只能慢慢的等着。

    再说了也不敢把他光明正大的带回去,没有姓名,没有介绍信,不知道是哪里人,怎么带回去跟李大海说啊?

    秋瓷有些头疼:“怎么办?”

    吉娃娃耸耸肩道:“就让他呆在这里好了……”

    就在她们俩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秋瓷感觉外面一阵吵杂,更甚至听见了倪兰起床的声音。

    “吉娃娃,你看看怎么回事?这都凌晨四点了,怎还会这么吵?不该是最安静的时候吗?”秋瓷有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吉娃娃看了也面色凝重:“是警察,主人,你最好镇定,装作根本不知道的样子,更何况这警察也不知道是谁的人,万一是这小子的仇人怎么办?所以不管怎样,我们都是不知情的,知道吗?”

    “噢噢,知道了,可是我之前出去过啊,怎么办?虽说没人看见,也没监控,但是保不住有人无意间见到了呢?”秋瓷想起自己被吉娃娃召唤出去了一次,是从正门出去的。

    “那些你别管,你只要知道你没有出过这个房间就好了,一切交给我!”吉娃娃小爪子一挥霸气的说道。

    这个男人也站在旁边看着吉娃娃的样子,想伸手去摸,但是吉娃娃可是女生,她坚决拒绝男人的触摸,即使他现在犹如孩童的智商,但是架不住他长得是个男人样!

    整理好心情,秋瓷就从卫生间出来了,她揉揉眼睛,让倪兰以为她还没睡醒:“兰姐,外面怎么了?怎么会这么吵?”

    “不知道,对了你还是先穿好衣裳,省的等会儿有人进来……”倪兰想的很周到。

    秋瓷点点头换好衣服,就听见有人敲门,倪兰站在门后轻声问:“谁啊!”

    “是我,景荣,你们还好吧,我来看看……”景荣听见有响声便起来看看生怕自己的宝贝外甥女出现什么意外。

    当初他就不想让秋瓷过来,因为省城是她的伤心地,他生怕外甥女发生什么意外,一直基本都是寸步不离,直到上午碰见了一个人,一个长得跟元元很相似的人,而且这个人还认识自己当初心悦的那个姑娘。

    可是他为了不让七宝发现这个事情,所以隐瞒了下来。

    因为他很清楚,这个男人既然知道权樱彤,那么就一定是权贵子弟,而他们得罪不起,并且,要是他知道元元的存在,肯定会想方设法的抢走元元,而元元却是七宝的命根子。

    一旦二人发生争执,那么,他要是狠一点儿利用七宝父母威胁七宝,是要孩子还是要父母,她怎么办?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二人永不相见,而自己也要在回去后不能住在姐夫家里了。

    不然他们迟早都会顺藤摸瓜的找过来。

    可惜的是他却不知道自己想要隐藏的真相,被自己的外甥女给全部撞上了,但是也拐了个弯儿!

    秋瓷看着景荣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别扭得慌,而景荣今天一天都不在状态,自然没发现七宝的不同。

    关好门三人就等在房间里,不一会儿就有人来敲门,景荣收拾好心情上前开了门:“有什么事?”

    “没啥事,就是例行检查,你们入夜后有没有在出去过?或是听到什么响声?”一位身穿警服的男人问道。

    “没有,我们没出去过。”景荣了冷静的回答。

    “这是你房间?里面还有什么人吗?”

    “这不是我房间,我房间在隔壁,这是我外甥女跟她表姐的房间。”景荣老老实实的说道:“我是听见外面太吵,才来看看我外甥女的。”

    “这样啊……”那男人点点头,后面走过来一个女警察,景荣让开地方,让她进去了。

    秋瓷跟倪兰坐在床上,看着女警察进来四处看看,倒是没翻什么东西,看完就走了。

    “那行,谢谢你的配合,对了,你的房间不介意看一下吧……”男人挺好说话,客气道。

    “不介意,能过协助警察同志办案那是我的责任,这边……”景荣往前走两步就是隔壁房间门口。

    这次例行检查大概到了五点才完事,秋瓷这才放松下来,倒头就想睡。

    这时候景荣来了,说要赶紧回家!

    秋瓷又认命的跟在景荣身后出门去,等一番折腾坐上了车之后,秋瓷已经是困得不行了,随后倒在倪兰身上睡着了。

    ***

    “查清楚没有!”一个男人脸色阴沉的问道。

    “报告首长,没有发现线索。”另一男人的脸上留着虚汗,看来是吓得不轻啊。

    “没有?这在你的地盘上还没有线索?那八个死人呢?身份有没有查出来?”

    “呃……也没有……”他刚说完就感觉室温下降了好几度,明明都要五月的天,还像是寒冬腊月似的,凉飕飕的。

    “那你们是干什么吃的?连个人都找不到!我可不能管那么多,我生要见人,死要见尸,赶紧加快人手,你可知道那是什么人吗?”男人一脸怒气,紧握着手上的夹子,心里另有一番思索。

    “是是是……”他擦擦头上的汗,一个劲儿的赔不是。

    “还不赶紧去,留下过年啊!”

    看着那人连滚带爬的出了门,他拿起手上的夹子仔细观看,却没发现有什么商标之类的。

    然后他打了个电话出去,坐在椅子上不动了。

    “老大,你在哪里?还有没有活着?”男人喃喃的说道。

    他希望老大活着,但是自己的理智又理性的给他分析过当时的情况,在那种情况下是不可能险象环生的。

    可是他就是不愿意相信,他在心里说服自己,老大一定是被夹子的主人救了的,一定是的!

    不一会儿有人敲门。

    “请进!”

    “嗨,你说要我查什么?只管吩咐就是,我刘影要是说个不字,我把头给你当凳子坐!”进来一男人,大大咧咧的坐在椅子上说道。

    ————————————————

    ps:昨晚上好像网站维修,不能上传,然后更悲催的是我儿子半夜发烧了,抱歉,虽然是借口,但是还是儿子比较重要,早上婉婉累的八点半才起来,女儿的早饭都没煮,拿了面包跟牛奶就送她去学校了,唉……婉婉会慢慢的还的,亲们相信,呜呜……都没信誉了是吧,实在抱歉……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