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 你是个懦夫!

盛宠七七 +A -A

  景荣听了权君烨的话,明显一愣,看来,还真是找自己的,既然知道自己曾经的过往,难道说他来找自己还是因为当年那件事?

  “是!你是谁?”景荣知道眼前的人是为什么而来,便好办了,已经相隔这么些年了,还能怎么样?

  他窝在乡下四五年,难道那男人还不放心?可是他在权君烨身上也没感受到恶意,还是说自己多虑了?

  权君烨感到脑子嗡嗡的响,怎么回事,他想要问清楚景荣的事情,可是心底里有个声音却在提醒他,他好像忘记了最重要的事情。

  可是是什么呢?

  对了,他来省城的最主要目的就是找当年的姑娘!

  难道是因为这个?

  但是他还来不及多想,人就昏过去了!

  昏过去之前,恍惚中不知道是梦见了还是看见了,那个姑娘的耳钻一闪而过,还是那样的耀眼……

  景荣觉得自己真是多事,并且还倒霉。

  这个男人竟然在他面前晕倒了,问完一句话晕过去了!

  难道现在当兵的体质都这么差了?

  景荣觉得有些冤枉,怎么办?送医院呗。

  跟七宝打声招呼,撇过她,自己送眼前的男人去医院。

  并且说这是他战友,人有些不舒服,要送医院看看,然后七宝给景荣身上塞些钱。

  原本她是想跟着去的,但是景荣不让,他可一点儿都不放心七宝跟这个男人接触!

  他能感受到这个男人的强大与危险,所以他不能冒险,而且,他还得问清楚他到底来干嘛来了!

  那男人清醒的也快,还没送去医院,人就清醒过来了,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警惕与戒备,那眼神像极了荒野的猎豹野狼,犀利而致命!

  这让景荣的心更加沉重,看来这个男人真的不适合七宝,当初不管是什么原因导致的,但是伤害已经造成,他不想在揭开七宝的伤疤了!

  就让这个男人过去吧,就算是来找自己的,他也不想回军营了,因为要回去,势必要跟他打交道,到时候万一露馅儿了,他不好向七宝交代。

  再说了,七宝这些年受的苦,肯定不止表面上的,七宝能这么快走出来,靠的是她自己,不是别人。

  所以他一点儿都不希望这个男人再来打扰七宝,先不说这个男人到底是不是元元生父,就凭着他的长相,要是让七宝看见了恐怕又要徒生波澜!

  现在这个男人长成这样,他没把人家打一顿,都是他修养好,还好心的送医院,要不是当时七宝在跟前,他都想找个位置扔了这男人的!

  没想到这么快就醒过来了,倒是省了他不少力气。

  “你醒了?不管你是谁,请你不要再找我了。”景荣紧握拳头平静的说道。

  看了一眼男人,他准备走人,反正这个男人既然能查到自己叫什么名字,肯定也知道自己的住址,看来他要离开姐夫家了,不然等到这个男人顺藤摸瓜的找到了秋家,那他估计就真对不起七宝了!

  七宝这样明显的不希望有人来打扰她,并且,她自己说过不嫁人的话,他能感受到是真的,所以他不想让这男人找到七宝。

  只能自己引开,景荣可惜的是自己才跟七宝定下买卖的相关事宜,这一下子抛开,怎么办?

  他刚走到门口去听见里面传来一个声音:“你不认识权樱彤?还是,我找错人了?”

  景荣听见这个名字内心一阵强烈的感触,他紧紧的攥着拳头,强忍住回头的欲望。

  想知道权樱彤最近的消息跟七宝的事情比起来,还是七宝最重要,他知道自己这次要错过了那个姑娘的事情,但是他不后悔,要怪就怪造化弄人。

  他祝福那个姑娘,他自己配不起,也不想再跟这个男人有任何的牵扯。

  “……谁?不认识。”景荣没回头,自认为自己很平静的说着话,却不知道自己得声音颤抖的不成样子。

  权君烨看着景荣,眼眸幽暗,他的调查不会出错,要么是他有成家的打算,要么是死心了,事情过去了。

  可是他怎么会允许?

  小姑姑在家里以泪洗面,他根本不可能让景荣置身事外!

  权君烨知道这些都不关景荣的事情,但是谁让景荣救了小姑姑呢。

  “不认识?”权君烨克制住自己的愤怒,声音幽幽的说道:“可是,她被骗了呢……”

  “什么?什么被骗了?人怎么样?”景荣再也忍不住了,他看得出来这个男人没骗人,听到他说的话自己内心抽痛!

  看来自己还是没办法忘记那姑娘!

  “跟你有什么关系?”权君烨嗤笑一声,撇了他一眼,不屑的说道。

  景荣顿时一噎,脸色有些讪讪的,但眼里止不住的焦急,让权君烨心里好受些。

  “她……还好吗?”景荣见他沉默不语,就有些着急,有些局促的问道。

  “不好,一点儿也不好!”权君烨冷冷的道。

  不过他也知道这件事不怪景荣,虽然没有责怪,但还是有些迁怒,有些感激,他不能想象要是当初景荣不在那里,小姑姑是不是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然后自己再被暗算,那么爷爷就真的垮下去了!

  虽然他把当初的事情查个底朝天,也没看出他出事跟小姑姑出事有任何关联,但是产生的后果是一样的,就可以证明,这两件事有预谋的!

  所以他很感激景荣,没让爷爷白发人送黑发人。

  “她……现在怎么样了?”景荣迟疑的问,生怕听到不想听到的消息。

  “你自己去看看不就知道了?”权君烨撇了他一眼,拒绝回答任何关于权樱彤的事情。

  “还是……算了……”景荣长舒一口气,既然当初出来了,事情就算过去了,他不能在纠结,现在他还有七宝要照顾,他不能因为自己的事情,而陷七宝与痛苦中!

  他想着七宝要真是看见了这男人,肯定不好过,而他与权樱彤的家世本就不相配,他也不想别人看不起权樱彤,也不想别人说他们家攀上高枝!

  他很明白权君烨此次过来的目的,但是他不能!

  “你是个懦夫!”权君烨看着景荣许久,眼光像刀子似的刮在他脸上,割的他生疼,但是他的话却让他更加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