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 楠竹出现,请抓住!

盛宠七七 +A -A

  PS:各位都说楠竹出不来了,这不,婉婉就把楠竹拉出来溜溜,哈哈,明天上手机客户端首页免费新书榜,到时候各种求啊,谢谢支持,O(∩_∩)O~

  正文:

  京都

  自从上次跟自家爷爷坦白之后,权君凭就感觉爷爷有些伤心,但他还是没有说全。

  他不仅是不能对女人硬起来,还有一个严重的后遗症,每次接触女人,一个小时之后,全身必定起红点,像麻疹一般,密密麻麻的,恐怖不已!

  当然要只是这样也无所谓,他又不是论长相而活,关键是那麻疹一样的红点会让他反应迟钝,呼吸困难,就像是心脏病患者发病的状态一般!

  这万一在任务中又接触女人的话那岂不是对他大大的不利?

  所以即使是最亲近的爷爷,他也没有开口说出来!

  繁忙的训练以及工作出任务让他暂时选择遗忘自己身上的这件事,现在最主要的目的还是寻找四年前七夕节的那个姑娘!

  权君烨坐在一把带背靠的椅子上,翘起二郎腿,双手十指交叉放在小腿肚上,拇指时不时的动动,偶尔紧蹙眉头,黑色略长的碎发搭在额前,露出一双墨色的眸子,不知是否是想到了什么,那平静的眸子偶尔闪现出一抹凌厉。

  卷翘的睫毛密得投下一抹阴影,略微上挑的凤眸平静而幽深,那眸子似乎能摄人心弦,让人不敢直视!

  高挺笔直的鼻梁如刀削般优美,鼻子下面是珉起薄唇,好看的下巴扬起一道弧度,军装衣领散开一颗扣子,露出性感的锁骨,尺寸合身的军装穿在他身上别有一番气势,更衬得他身姿挺拔,翘起的二郎腿显得有些大气凌然。

  突然桌子上的电话响了起来,权君烨一愣,舒展开来紧蹙的眉头,坐直了身子伸出一只骨节分明的右手去接电话:“喂。”

  声音平平淡淡,带着的低哑。

  不知对面说了什么,他毫无波澜的眼里闪过一丝迷惑,转瞬清醒:“既然还没找到,那么就源头重新查起!”

  对方似乎答应了,他将要挂电话却又鬼使神差的添了一句:“看她有没有个三周岁左右的孩子,顺便查查那孩子的父亲是谁!”

  挂了电话,权君烨愣住了,自己为什么肯定对方一定有孩子?

  难道真是最近爷爷催的急了的缘故?

  权君烨自嘲的笑笑,就自己这身子,能不能有子嗣都不一定,还想什么孩子!

  沉默许久,权君烨站起身,走到后窗,看见训练场上挥汗如雨的士兵们,心中突然生出一股子气闷,憋得心胸难受,皱着眉头看向远方,突然他平静无波的眼里闪过一丝亮光,立马转身风驰电掣般的走了,留下身后一声哐当的关门声!

  “葛天奕,来一趟!”权君烨大步走下楼梯,来到训练场上,朝着那边喊道。

  “阿烨?”一个身穿军绿色汗衫,满身大汗的男人,回头看了一眼,立马心里一禀:“行!”

  葛天奕见权君烨折情形,也不多话,很干脆的点点头交代一声边走。

  他能清晰的感觉到权君烨此时情绪不好,心想难道是权爷爷有在催婚了?

  葛天奕玩味儿的摸摸下巴,见权君烨已经远去的背影,连忙跟上:“嗨,阿烨,你小子等等我!”

  等他赶上了权君烨却发现在他们平日的训练室里,当下觉得不对劲,心里一紧,脸上带着调笑问道:“权爷爷又催婚了?要我说啊,你赶紧找一个,都比京都那些女人要好,这样权爷爷也不会紧扒着你不放了!”

  “你很闲?”权君烨目光凉凉的看着这个自小到大的哥们儿,深邃的凤眸一眯,就能让葛天奕感到后背一紧。

  “呵呵,没有的事,我每天都很忙,忙着训练,忙着泡妞,忙着任务……”葛天面色一僵,感受到那目光的威胁,连忙说道。

  “来练练!”权君烨微微翘起性感的薄唇,张口说出的话,差点儿把葛天奕给噎死!

  “老大!老大!你是受什么刺激了?就算权爷爷给你找媳妇儿,你也不能对我撒火啊,我这小身板儿可经不起你的折腾,真的,老大,哎哎,别这样啊,卧槽,这就动手了,别打脸,我就指望着这张帅脸行走江湖呢,靠,说好的不大脸呢,阿烨,那不讲信用……”

  随着葛天奕的开口,权君烨很显然已经不耐烦了,上前就是一拳,堵住他那张舌燥的嘴!

  葛天奕也不慢,虽然打不过权君烨,但是在他手下留情的情况下,走上三五十招还是可以的!

  原谅悲催的葛天奕吧,他也就这点儿出息了!

  房间中的二人身姿挺拔,出手见满是凌厉,一拳一腿都很有力度,权君烨越打越放开手,手下一点儿都不留情,越出手越凌厉,惹得葛天奕只顾着防守,却还是被打的措手不及!

  “哎,老大,阿烨,我不是你对手啊,靠,我的脸,说好了不打我脸的呢,我去!我的鼻子啊!我跟你拼了,我现在的对象就喜欢我的鼻子,你还把它打扁了,真是叔叔可忍婶婶也不可忍!看招,啊――”

  随着葛天奕说的话,身上越来越多的地方被打,最后一下竟然直接打个乌眼龙,葛天奕直挺挺的倒下了!

  倒下的时候还在想,自己这形象,对象绝对不认识了,顿时欲哭无泪!

  心里却咬牙切齿的想到,权君烨,老子要是毁容,老子跟你没完!

  可是架不住脸上身上手上腿上止不住的疼啊,瞬间就把那点儿事情给抛过墙了,只专注身上疼痛的位置!

  “起来,擦擦。”权君烨淡淡的声音在葛天奕脑袋顶上响起。

  他睁开眼睛一看,权君烨站在自己脑袋边上,低头递给自己一管药膏,他眼里有着淡淡的关切,葛天奕内心一笑,知道自己这发小是缓过劲儿来了。

  “嘶――啊……老大,你受啥刺激了?哎哟,我这身上哟,不知道还有没有一点儿完整的地方!”葛天奕挣扎着坐起身来,龇牙咧嘴的一通乱叫。

  权君烨坐在一旁椅子上,听了葛天奕的话,抿了抿唇,眼神悠远而深长,微眯着凤眸不知在想些什么。

  “没事,你受累了。”权君烨看着葛天奕,眼里露出一抹温色,淡淡的歉意涌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