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小舅舅的情史(一)

盛宠七七 +A -A

  

  景荣听着坐在堂屋里自家外甥女跟妈的话,心里一片黯然。

  他也不想离开部队,只是能怎么办?

  景荣有些痛苦的皱皱眉头,都这么多年过去了,竟然还放不下,还说要保家卫国呢,为什么不争取一下?

  景荣有些心痛,但是在暗处看着那个可爱的姑娘说出的话心如刀割:“我才不相信是别人救了我呢,我知道是你,你放心,要是有别人居心叵测冒充你,我就打得他满地找牙,不行的话不是还有我家大侄子吗?我爸也不是吃素的,你不要这样对我,你都把人家那样了……人家……哎呀,反正我不管,我就跟着你!”

  景荣躲在暗处听着那个女子的声音,心里一阵绞痛,没想到他只是找人试探的问了一下救她的人会不会弄错了,竟然听到了这样的话!

  他想要是自己出现在他面前,她肯定也不欢喜,他看得出来她很中意她面前的那个男人!

  景荣凝神想着,自嘲的笑笑,自己是什么身份?

  听那姑娘的口气,估计家里肯定势力不小,自己要真是上赶着承认救她的人是自己,估计在这里也呆不下去了吧!

  就在他想要安安静静的做自己的军人的时候,却莫名其妙的被调走了,调到了后勤,然后被安上了一个采买收受贿赂的罪名,被革职了!

  但是,他们给自己两个选择,一是公开罪名,会让自己家人过来,二是自己悄无声息的走,部队给他留个好名声!

  他知道自己翻不了身,没权没势的,他也知道肯定是因为自己救的那个姑娘,就是不知道是那个姑娘意思还是他身边男人的意思!

  不过这都不重要了因为自己反抗了一下,就被安上袭军的罪名,更是有人故意错手伤了他的脸!

  景荣摸摸脸上的疤,已经淡的看不见了,但是缝针的位置还是感觉像蚯蚓一般,但是被黑黑的皮肤遮掩着,倒也不明显。

  他心痛的是自己对于那个姑娘投入太多的感情,那姑娘甜美的微笑,能赶走他所有的疲惫。

  他记得那天他休假,好不容易有半天时间,他就去后山游泳,宿舍里要节约用水,所有他又闲空的时候就会来山上洗个澡!

  他刚洗完穿好裤子就有有人喊救命,他背心都没来得及穿,赶紧朝着声音跑过去,看见一位妙龄姑娘在水里乱扑腾。

  他当下心一急,立马跳进了湖里,等他游到那姑娘身边的时候,那姑娘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闭着眼睛胡乱折腾,没办法这样的状态下,他根本就把人带不上去,只好一记刀手打在姑娘的后颈子上,那姑娘晕了过去,他这才把人带上岸边。

  放下姑娘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没穿背心,顿时�了�,暗自庆幸,幸好没人看见,不然就丢脸了,不过他也知道要先就醒这姑娘,他低头朝姑娘看去!

  顿时瞪圆了眼珠子,老脸一红,撇过眼去,心砰砰的跳个不停,这是他这么些年都没有过的感觉,就像横行沙漠将要渴死的时候看见了绿洲,就像大夏天畅汗淋漓的喝了一大瓶冰水,就像他这二十几年来遇到了生命中命定的人一般。

  他黑脸红彤彤的,耳朵发热,不敢看那姑娘初连以为的任何地方,被水浸透的身子,凸~凹~有致,薄薄的衣衫紧紧的贴在身上,胸是胸,腰是腰,细腿直长,领口处开了一粒扣子,露出精致的锁骨,她肌肤雪白的犹如白米汤一般,漂亮精致。

  他不敢看,他自己就是侦查员,看一眼就能全部记清楚所有的事情,现在他倒是有些脸红自己是做侦查员的了!

  记得太清楚也不是件好事,他捂住跳的欢快的心脏,视线停留在她脸上。

  她有着一张瓜子脸,小巧的脸上一双眼线细长的眼睛,他想她要是睁开眼睛肯定时又大又有神,长长的睫毛就像是蝴蝶的翅膀一样,带着水珠,颤颤巍巍的,眼角的不只是泪水还是湖水,滴下一滴,更显的这姑娘娇弱无力,惹人心疼!

  他暗自发誓:“抱歉了姑娘,我……我要给你做人工呼吸了,你……冒犯了……”

  他想他的脸一定是极红的,他都能感觉自己说完之后自己有些心虚的心思了!

  他的双手颤颤巍巍的按在她丰满的胸脯上,内心顿时荡了一下,他连忙按下心思,按了两下,又捏住那姑娘的小鼻子,眼睛一闭嘴巴就贴在了那姑娘的红唇上!

  唇上传来冰凉的触感,让他瞬间回神,连忙压下自己的心思,屏住精神,去除杂念,一心一意的给她做救治。

  不一会儿那姑娘就吐出一口湖水,咳嗽了半晌,这才平静下来,但是还是没睁开眼睛,他有些着急,刚想在重复一遍是不是出了是没问题的时候,就听见有脚步声,他一愣,平日里这地方是没人来的。

  就在他愣神的时候,发现自己没穿背心,连忙躲起来了,刚躲好,就看见一人穿着军装走过来,他似乎是认识地上的姑娘,景荣不由得松了口气。

  可是这时候那姑娘竟然醒了过来,他内心一喜,就听见那姑娘说:“是你救了我?谢谢你了,你叫什么名字?”

  景荣听到这话就像跳出去,可是他的衣裳不在这边,而是在湖的那一边,难道他要光着膀子出去说是自己救了她?

  那样的话,那姑娘的清誉岂不是被玷污了?

  景荣只好继续潜伏,却没想到那个男人竟然没正面回答那姑娘的话,而是说些是是而非的话来误导那姑娘,让她以为是那男人救的他!

  “你才刚醒,我扶你回去?”那男人说着就脱下了外套,盖在姑娘身上。

  从他的角度明显看见那男人眼底的欲望以及闪过一抹幽光,却装作毫不在意,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那男人绝对认识那姑娘!

  景荣内心有些不好的预感,他觉得这一起应该是一场预谋,不然这男人怎么会独自在这里?

  还有这姑娘为什么会一个人来这里?她身上的衣服挺好的,看样子像是有钱人,难道这姑娘是被人骗过来,然后后面的男人想英雄救美,结果却被自己捷足先登了?

  ――――――――――――――――――

  推荐一本新文:重生七零俏佳人,此文已经签约,放心入坑,O(∩_∩)O~

  简介:

  衰女喜儿哭诉:

  我不过是在海里游个泳,游泳圈都能被戳破?

  穿就穿了,咋还躺在棺材里?

  这还不算,连去阴间都不放过,还要配个冥婚?

  喜儿怒了,我就不信,即便是在没米没油的七十年代,我一样将日子玩儿的溜溜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