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6 生意谈成

盛宠七七 +A -A

  李正峰在一旁看的很是惊奇,秋瓷回过头来见他那眼神,立马不好意思起来,这倒让李正峰看的挺好笑的,之前在门卫处说话那个溜儿啊,转过头来又变成了这种腼腆的性子,真不知道她到底什么性子!

  就这样不一会儿另一个门卫便回来了,说是可以见一面,这时候他们厂长刚好有空。

  秋瓷大喜,连忙道谢,带着李正峰跟在那门卫身后去了厂长办公室!

  “厂长,这就是来找您的两位客人,没啥事我就先下去了……”

  那门外看着厂长摆摆手,便走了。

  “二位请坐,贵姓?找我有什么事?”坐在办公室前的厂长,长得微胖,身高大概在一米七六左右,有一点儿秃顶,但不妨碍,秋瓷对他的好印象。

  因为这个厂长见到秋瓷的时候眼里满是惊艳跟欣赏,没有那些不该有的想法,这点对于秋瓷来说是很满意的,毕竟谁也不希望谈合作的对象是个色~狼吧!

  “免贵姓秋,秋天的秋,这位是我大哥,是这样的,厂长,我就是来想问一下,贵厂做衣服剩下的布料片头是怎么处理的?给工人们拿回家还是焚烧?”秋瓷顺着那厂长的指的位置坐了下来。

  “秋同志,我姓项,你说的这个事,实话实说,我们厂暂时还没想到如何解决,怎么,秋同志有更好的意见?”项厂长有些兴趣,放下手中的笔,起身给秋瓷两人倒了杯白开水:“没有茶水见谅。”

  “谢谢,无碍……”秋瓷抿了口水说道:“没错,我是有些想法,但是不知道项厂长感不感兴趣!”

  “哦?说来听听……”坐在办公桌后面的项厂长感兴趣的做了个请的手势。

  刚才二人进来的时候,他还以为是个姑娘陪着哥哥来玩儿的,哪想到这姑娘的哥哥倒是个隐形人,这姑娘才是真正的做主人,当下就忍不住感兴趣,而且这个娘落落大方,进退有据,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显得让人眼前一亮,忍不住另眼相看。

  并且她说的问题正巧是自己发愁的问题,厂子里的布料每匹布多多少少都会剩下一些,还有的是故意剪坏的,这些他都知道,但是他也无能为力,这不是他一个人的工厂,厂子里的人大部分都有关系,所以处理起来是拔个萝卜带出泥,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现在听这秋姑娘说这话,可能是有想法,当初他不是没想过想把布头卖出去,最起码能收回一些,可是没有人能大量收购,只是一星半点儿,连厂里的十分之二都弄不走,有什么用?还惹得厂里的那些‘元老’脸上不好看,所以他就订了规矩,想要布头的,可以,每人每天限购两斤,一斤五分钱!

  这才稍微制止了一些随便乱拿布头的工人,但这样也不是办法,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说是两斤,怎么可能,四五斤一起拿出去也没人去说,而且有的布头,那哪里叫布头啊,给个婴儿做件衣裳都搓搓有余,那么大的一块好好的布,变成了布头给称斤论两的歌卖出去了!

  项厂长知道却也是无奈得很,能怎么办?

  现在听秋瓷这样问便在心里希冀的想到,但愿这个靠谱些!

  李正峰就从进门对着项厂长点点头之后,便一直像个隐形人一样坐在秋瓷身边,看着秋瓷跟项厂长循循而谈,他竟然在心里生出了一种诡异的和谐感,她看着秋瓷这样端庄大气,一点儿也不唯唯诺诺,也不见女子的害羞,跟面前的项厂长相谈,举手投足之间满是自信飞扬的样子,他竟然有一种难以言表的自豪感,这是怎么回事?

  “大哥,大哥,我问你话呢……”秋瓷推推正在迷糊的李正峰好笑的看着他。

  “啊,怎么回事?谈好了?”李正峰连忙回过神来问道。

  “嗯,谈好了,不过大哥,你要是信我,咱就一起签字,虽说我不怕什么,但是我还有元元,可能一时半会儿不能出来,所以,要是我有什么事情,可能就麻烦大哥你了!”秋瓷认真的看着李正峰正色的道。

  “我还能不信你吗?你说啥就是啥,在哪里签?”李正峰拍着胸脯说道。

  秋瓷看着眼前这高大的男子,满心满眼的都是感动,没想到他竟然啥都不问,但心里也涌出了一股满足感,这样信任她的人,她怎么能让他失望?

  “这里,来小伙子,你妹妹可是为你争取了不少好处啊,不然你妹妹完全可以自己雇一个人来做的,哈哈,我最佩服的就是这样的姑娘,有上进心,别跟我说什么女人不能抛头露面的,那是什么时代,现在什么时代?早就过时的话,不要拿出来搪塞人!”

  项厂长谈完一笔生意,高兴得很!

  “那是当然,我妹子很能干!”李正峰与有荣焉的说道,然后低头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项厂长……”秋瓷正想说话,便被他打断。

  “我叫托大叫你一声秋丫头,你叫我项叔好了,这样显得亲近些,你不介意吧……”项启明开口说道。

  “自然不介意,项叔!”秋瓷连忙乖巧的叫道。

  “好好好,看来我今天捡便宜了,哈哈哈……”项启明乐得开怀大笑。

  “是我占便宜了才是。”秋瓷抿嘴一笑:“那就这样说定了,布料以成人巴掌大小为准,寻常布料一斤三分,锦缎之类的一斤五分,全场都要,也就是说,您厂子里有多少我要多少,可以月结,也可以按进货次数结账……您看还有什么遗漏没?”

  “没有,很明确,就这样,那这第一批布料是什么时候来运?”项启明收好合同问道。

  “过几天吧,我昨天过来还没回去呢,家人该着急了,项叔,这样,你先统计一下厂里的布料,分一下类别,三天后我来拉第一车怎么样?”秋瓷想了想道。

  因为她还有好多东西要买,不如说,剪刀,胶水,珠子,花头绳之类的,还有要找个厂子定做那种前世戴在头上的铁夹子,所以事情不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