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 我总得弄个什么营生吧……

盛宠七七 +A -A

  李正峰回来的时候,拿着用盒子装起来被切开的苹果。

  “来来来,赶紧尝尝,我闻着都香……”李正峰说着就把盒子递给秋瓷让她拿,但此时秋瓷双手抱着孩子又不能松开,立马被李婶骂了。

  “你个臭小子,这么大了还麻五不着六(马虎)的,七丫头哪只手有空啊,也不知道先把孩子接过来,就只顾着你自己吃!”李婶笑骂着伸手要来接小家伙儿。

  而李正峰嘴里吃了一口苹果赶紧吞了,把盒子放在牛素芬床头的柜子上:“妈,我来抱吧……”

  “你行不行啊,别抱摔了……”牛素芬担忧的说道。

  “身为妻子,你不该质疑男人的行不行!”李正峰摇头晃脑的说道。

  “去!什么话都往外说,不知羞!”牛素芬看他那略带深意的目光在自己胸前溜了一圈,连忙嗔怪道。

  而秋瓷却抱着孩子摇摇晃晃的走来走去:“不用了,你们自己吃,我路上吃过了,我看着小侄儿就好,对了嫂子不要吃多了,回家用开水煮一下苹果就可以吃,这玩意儿有点儿凉。”

  “我知道,抱着累不?要不放在床上好了?”牛素芬温柔的笑道。

  生完孩子的牛素芬浑身散发着母性的光辉,秋瓷很愿意靠近,当下便抱着孩子放在了床边。

  李正峰吃完两瓣苹果正想那第三瓣的时候被李婶敲了一下手背:“吃这么多干嘛,给七丫头拿过去!”

  “妈,你可是我亲妈,我就吃那么两小块,这么大个苹果我还分了八块出来呢!”李正峰搞怪的对着李婶求饶。

  “行了行了,也不知道注意形象……”李婶笑骂道。

  “自家人面前有啥形象可言,是吧,七七,好吃,哈哈……”说着说着还偷拿了两块丢嘴里,来到了床前拿着一块苹果逗弄着孩子,时不时的还把苹果贴在孩子嘴边让他吸允一下,玩儿的不亦乐乎。

  牛素芬看着这两个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安心的笑笑。

  “婶子,大伯呢?还有六爷跟宋大叔呢?”秋瓷这才想起问道。

  “回去了,你大伯就是送我过来,村里还有事儿,正好这拖拉机顺便带他们回去,还有你爸妈要我来好好看着你,不要乱跑,谁知道我还没来你就跑出去了!“李婶走过去继续洗尿布了。

  “这样啊,没事儿,我出去看看,找找有什么能做的,我们家就我爸跟我爷爷有责任田,而且还不多,我妈嫁过来外婆家的舅舅们不许我妈把她的责任田划到秋家,所以……我总得弄个什么营生吧……”

  秋瓷笑笑。

  李正峰这时候也不逗弄孩子了,仔细思索了一下:“虽说现在政策开放了,但是我们这边还没有实施到位,所以好多营生都是偷偷摸摸进行的,就像出去偷偷交易不用票,但是抓住了也是要收劳改的,南方的好多城市,据说都有实施下来,这个就要看发展了,不过你要是想弄个营生,养活元元我看问题不大,就是你一个女子出门在外不太方便……”

  随着李正峰说的话,李婶也忍不住点头:“正峰说的是,你一个女娃娃,还是不要出去了,又不是一家人都在外面,很危险。”

  “不碍事的,婶子,我还没想好做啥呢,等我想好了再说,万一是不需要抛头露面的呢?“秋瓷无所谓的笑笑。

  空间里的任何东西都是一笔收入,但是她又不能频繁拿出去,只能想个正当的理由,不然还真不好说。

  “也是,最好是跟你爸妈商量一下。”李婶想了想继续洗手上的尿布。

  ***

  倪兰回到病房的时候,发现病房涌进去好多人,还伴随着张庆辉的惨叫声:“啊――疼,轻点儿,哦~~~”

  倪兰听着想笑,这声音听着咋想床上那时候的声音呢,实在是太有歧义了,那声音不像是难受,倒像是爽过了头,发出的声音。

  倪兰站在外面稍微弄乱了自己的头发揉揉脸颊,搓的红红的,像是运动过后留下的红晕,就几步上前推开了门:“辉哥,我找不到那只该死的野猫,你怎么样了,医生怎么说?”

  然后进门装作惊讶的样子,急急忙忙的上前问:“医生,怎么样?我孩子他爸咋样了?”

  那焦急的眼神,略带哭腔的话语听得医生都有些不忍:“没啥大碍,好好休息,不一定会留疤……”

  其实不是带哭腔的声音,而是她实在差点儿没忍住笑出声来,忍得好辛苦!

  张庆辉的脸上已经被清理干净了,她这才看清楚是啥样。

  秋瓷的那只猫,哦不,是狗,也是个促狭的,两只小爪子刚好抓在额头下的两只眼睛那两条平行线上!

  不多不少,更甚至因为爪子太小,连张庆辉的脸颊都没顾得上,抓在眼睛下方,颧骨顺着往下的位置,六条痕迹有深有浅,有的缝合了,有的没缝合,所以这也就导致了张庆辉不能有太多表情,不然牵动脸上的皮肤受苦的可是他自己!

  “这还没事儿?哎哟~~嘶――都破相了,还没事呢,那只该死的猫呢?找到没,还有刚才那个女的呢?是不是她放的猫,该死的臭~****要是昂老子发现了,看我不抽死她!妈~的!”张庆辉见医生抬脚走了,便咒骂道。

  倪兰听了心里一寒,没想到在不知道是不是人家弄的情况下,就直接牵扯到人家身上,这人从不在自己身上找问题!

  “辉哥,医生咋说?会不会留疤?”倪兰装作关系的问一句。

  “怎么着,你还嫌弃我不成?”张庆辉脸色阴沉的说道。

  倪兰看着他那张木乃伊的脸就是很神奇的感觉到张庆辉脸色是很阴沉的

  不知道秋瓷的那只狗是不是有思想,他的眼睛竟然没受多大伤害,就是他及时闭眼,眼皮子上有点儿划伤,但是眼睑下面的肉可是都翻了出来,触目惊心!

  “哪有,我是想说,你要休息几天,你这样,出去也不好看啊,再说了咱们俩夫妻这么长时间,我能嫌弃你啥?就是怕别人看了不好……”倪兰尽量说的详细点儿,让他想到他外面的小情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推荐好友新文:《重生七零俏佳人》

  简介:

  衰女喜儿哭诉:

  我不过是在海里游个泳,游泳圈都能被戳破?

  穿就穿了,咋还躺在棺材里?

  这还不算,连去阴间都不放过,还要配个冥婚?

  喜儿怒了,我就不信,即便是在没米没油的七十年代,我一样将日子玩儿的溜溜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