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 “啪——”你嘴里放干净点儿

盛宠七七 +A -A

  PS:感谢各位的支持,今天去拿快递,然后赔了一个手机,呜呜,悲催的,手机摔烂了,早知道就不去拿了,快递又不会跑,可是我的手机啊,没了,朋友都劝,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正文:

  秋瓷思忖着,胡雅丽找她肯定没好事,她得想个办法,既能去一趟又能摆她一道!

  秋瓷坐在院子里苦思冥想,想了半天,突然眼睛一亮,有了!

  “妈妈,我去上山啦”秋瓷去了景娴的房间说道:“正好雅丽找我去山脚下不知道啥事,我去看看……”

  “七宝,你等等,这回你可不能去了,再说了,看前天那情形,这胡家丫头跟张兴华肯定有什么,你还是离她远点儿吧,听妈的话,啊”景娴赶紧走出房门说道。

  “嗯,我记下了,我不会有事的,妈妈我走了啊……”秋瓷说完背上背篓就跑了。

  “哎哎……这丫头,怎么这两天总往山上跑啊,就连性格都变得坚强许多,唉……”景娴看着秋瓷的背影嘀嘀咕咕的说道。

  景娴还是感到心里不安,对于胡家那个胡雅丽,她是半点儿看不上,虚伪做作,更何况还是向着张兴华的,长眼睛的人都看的出来,她看上了张兴华,可是不说张兴华同不同意吧,就说胡家根本不可能同意。

  她那两个嗜钱如命的父母,对于女儿他们都是持有买卖货物的打量的。

  可是等秋瓷有种出去还没半个钟,就听见自家院门被敲的梆梆响,景娴顿时不好的预感,心里一跳,慌张的去开院门:“来了来了,谁啊……”

  “哎哟,阿娴啊,你快去看看,你家闺女跟胡家丫头打起来了,快去啊,去晚了要吃亏的啊……”

  “怎……怎么回事?他三婶,你好好说说,我家七宝走的时候还跟我说是胡家丫头有事要跟她说,这才去的,怎么一转眼就打起来了……”景娴心里慌乱急了,连忙问道。

  “阿娴啊,我也不知道啊,就是看着两人打起来了,周围围着很多人呢,你快去吧,边走边说,对了你家元元呢,要不要带走,留他一人在家行不行啊……”刘三婶边往外走边问道。

  “哦,没事的,元元才睡着,不会醒的,赶紧走吧……”景娴赶紧关上房门跟着刘三婶走了。

  景娴心里着急,所以步子就快了一点儿,刘三婶渐渐跟不上了。

  她喘着粗气说道:“阿娴,你先去,我后头跟着,你别管我了,快去……”

  “那,那我先走了,谢谢你啊,他三婶……”景娴说完就跑起来了。

  到了地方便看见围着一群看热闹的人,按说这时候刚好是正要去上工的时候,所以一发生点儿啥事儿,一堆人都围在这里。

  “你说这事儿是不是真的?”村里的人都有八卦的心。

  “我看悬啊,不过这秋家丫头怎么敢出来了?”有人疑惑的问。

  “谁知道呢,万一要是真的呢?再说了陈明航那小子长得不是挺好的?”有人开玩笑的笑笑。

  “可是不像啊,你看秋家丫头一点儿脸红害羞的样子都没有,难道真的是陈明航耍流氓?”对于知青,村子里的人都持有怀疑的态度,更何况陈明航真心不算是好人。

  “你这样一说还真是的,看来事情有蹊跷,这大白天的幽会,也真想得出来!”

  ……

  景娴一听这话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肯定是胡雅丽冤枉七宝在跟陈明航那个知青约会!

  顿时心里一怒,这胡家丫头难道不知道女人的声誉有多重要吗?

  对了,她就是想毁了七宝的声誉,虽说七宝的声誉已经没多少人了,但是也不容她这么污蔑!

  “……难道我说错了吗?你要不是跟陈明航在这里幽会,他怎么会在这里跟你拉拉扯扯的?”一道尖利的女声愤怒的说道。

  “哎哟,还拉拉扯扯了?”

  “难道真的有什么?不然咋还上手了?”

  “不好说啊,不过我看着秋家丫头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估计不像她说的那样吧……”这人的语气还是向着秋瓷的。

  “也是,你看胡家丫头像什么样子,正个儿一泼妇……”不满的皱着眉头。

  “秋家丫头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人,要不然怎么会有私生子出来?她可是个未婚的姑娘呢,哼……”他就是看不惯不自爱的人,既然做错了事就该好好的反省,整这些幺蛾子出来干什么!

  众人一听也有理,俗话说得好,有一就有二。

  这件事还真不好说啊……

  景娴一听心里顿时就怒了,这些人整天不知道干啥,就琢磨着村里里的八卦!

  刚才那声音肯定是胡家那丫头,可是她说这话什么意思?

  幽会?

  跟谁?

  陈明航?

  景娴瞬间想起了,村子里是有个叫陈明航的下乡知青,顿时脸色一黑,正要说话,便听见自家闺女开口了。

  “雅丽,你胡说什么!不是你让兵仔给我送信说找我有事儿的吗?中午你还拦着我,那时候我急着回去哄我儿子睡觉就没时间,让你说个时间再通知我,现在你却这么污蔑我,你……”

  秋瓷心里冷笑,看你作死到什么时候,想用这样的方法来污蔑我的清白,怎么?为了要让张兴华对我死心,你竟然不惜毁了一个姑娘的清誉!

  真不是东西!

  “我……我中午是找你了,可你不是说你没时间吗,再说了,我可没叫你过来,你们偷~情被我发现了,竟然还想狡辩,哼!”胡雅丽听着秋瓷说的话,心里一慌,连忙辩护道。

  再说了兵仔才不会作证呢,这下看你怎么办!

  “啪――”

  “你嘴里放干净点儿,什么偷~情,幽~会的!事情到底怎么样咱们心里都清楚,再说了,陈明航不是还在这里吗?问问不就知晓了?看看约他的到底是谁?”秋瓷听着她嘴里不干不净的说着侮辱的话,上前一个巴掌打在了胡雅丽的脸上。

  “你……”胡雅丽只感觉脸上一疼,刚想说话,没想到被她后面的话惊到了,顿时心里一慌,她知道自己这个圈套漏洞太多,最大的漏洞就是陈明航的态度。

  之前她不是没想过先过来弄晕了陈明航,这样看起来就会更有说服力,可是她一个弱女子怎么能弄晕一个大男人?

  这时候只能可怜兮兮的看向一边看戏的陈明航,目光带着乞求,希望他帮忙圆谎。

  可是她也不想想自己设计他跟别人偷情,这会儿又要他要作证,看来她感觉自己的脸够大,不知道姓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