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 继续溜楠竹(收藏300加更)

盛宠七七 +A -A

  PS:第二更送上,加更收藏……

  正文:

  “明天上午李家有个座谈会,你跟我去,把你终身大事给解决一下……”权老爷子不管自家孩子那点儿小打小闹,他对于自己的孩子还是清楚的,对自家人闹不出什么大事情。

  “爷爷,这件事先放放,孙儿有事儿跟您说……”权君烨听了权老爷子的话,立马打断说道。

  权老爷子面上不动声色,但在听到自家孙子的自称时,就悄悄坐直的身子,因为但凡自家孙子用自称‘孙儿’的话,都是用最严肃的态度来对待的事情!

  “你说……”权老爷子紧了紧手掌说道。

  权君烨坐起身,两只胳膊肘放在膝盖上,骨节分明的修长十指相交叉,大拇指不停地搅动,显得犹豫不决。

  权老爷子的心也跟着他手指的搅动来回上下起伏:“怎么?有什么难事?不会还是不结婚的事情吧,这个没有正常的理由,我可不答应!”

  “跟这件事有关,是……是我自己的问题!”权君烨闭了闭眼睛,有些难以启齿。

  “啥事儿?有喜欢的姑娘了?没关系,咱家娶媳妇儿不拘门庭,只要家世清白就好。”权老爷子也急得不行。

  “爷爷可还记得我四年前遇害一事?”权君烨抬起头往后一靠,眼里的暗沉暴露无遗。

  “记得,怎么不记得?结果不是被收拾了?”权老爷子想到这里都恨得牙痒痒,震怒不已。

  那帮兔崽子竟然丧尽天良,要不是自家孙子毅力大,估计就得交代在那里了!

  “嗯,我没说的是,那天晚上跟我在一起的不是那种出来卖的,而是……而是被孙儿随手抓来的良家女子。”权君烨说到这里,耳尖起了红晕,说起那晚的事情,他就会想起自己所做的那场梦。

  “什么?那现在人在哪里?找到没?”权老爷子震惊极了,没想到竟然是个好姑娘,要真是出来卖的给钱就完事儿了,可是这都好几年了,难道说自家孙子看上人家了?

  还是用人家来拖延时间?

  “没有,那晚……那晚我迷迷糊糊的,只依稀的记得那姑娘挺瘦的,右耳朵上带着一枚梅花形耳钻……”权君烨吞吞吐吐的说道。

  权老爷子傻眼儿了,不记得人家姑娘长什么样儿,也不记得叫什么,怎么找?

  “那……那你没去那地方找找?或许是那附近的人?”权老爷子急了:“万一那姑娘怀了我的重孙子怎么办?”

  “爷爷――”权君烨恼羞成怒的低吼道。

  “好好,我不说……”权老爷子见自家孙子耳朵跟脸颊都红透了,便住了口。

  “我找了,一直在找,但没结果,不知道对方是不是嫁人了……”说到这里他突然感到心口一疼,捂住跳动的心脏,他微微皱眉,这是什么情况?

  “什么?那继续找啊,我就是想知道她有没有留下你的孩子!”权老爷子老了对孩子就是执着。

  “爷爷,我跟你说的也是这问题,那姑娘肯定得找到,不然,您这辈子估计都抱不到我儿子了!”权君烨苦笑道。

  “怎么回事?这么严重?还严重到没孩子了?”权老爷子给唬了一跳。

  “爷爷……我、我怀疑四年前的那药是不是有另外的作用?”权君烨的脸臊的不行,这两个大老爷们儿谈论这种事情,也是够了!

  “什么意思?”权老爷子心里一跳,结合之前说要是没找到那姑娘就不能抱孙子,难道是:“你不行了?只有那姑娘才能让你行?”

  权老爷子语出惊人的脱口而出,说完之后顿时睁大眼睛看着权君烨,似是希望他反驳。

  听了自家爷爷的话,权君烨脸色难堪的黑了黑,艰难的点点头,这件事不说,爷爷总是跟他介绍对象!

  看着自己孙子点头,权老爷子顿时感觉脑子轰的一声炸响,差点儿一头栽下去!

  “爷爷,你没事吧!”权君烨尖爷爷差点儿摔倒,连忙上前扶起,有些后悔让老爷子知道这件事了。

  “你……你、真的是?”权老爷子喘着粗气眼睛死盯着权君烨,希望他是在开玩笑。

  “……是。”权君烨脸带愧疚看着自家爷爷点点头。

  “我……那帮龟孙子,老子跟他们势不两立!”权老爷子厉声道。

  “爷爷,没啥大碍,您别生气了……”权君烨不会劝说,只能一个劲儿的叫别生气了。

  “老子能不生气吗?你要是没孩子,我去了底下怎么跟你爸妈交代啊……”权老爷子说着两行清泪就顺着眼角流下。

  自己这孙子从小就多灾多难,好不容易成年,准备娶个媳妇儿过日子了,哪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啊!

  权君烨见在家硬如钢铁的老爷子竟然流泪了,顿时心里一酸:“爷爷,咱没事,找到那姑娘就好了,我感觉她应该没结婚……”

  “真的?”权老爷子也希望对方没结婚,这样自己孙子的问题就能解决了!

  “……嗯。”权君烨艰难的点点头,应该是的吧,不然在提到那姑娘的时候,自己心里总是痛一下。

  爷孙二人在书房呆了半晌,最后老爷子说:“明天的座谈会你不用去了,以后我给你顶上,你加紧时间找到那个姑娘。”

  “是。”听到老爷子这样说,他心里竟然有一丝雀跃,难道他潜意识里还是希望找到那姑娘?

  ***

  吃过饭的秋瓷找个借口出了门,她倒要看看那个胡雅丽今天已经梅开二度了,到底还会不会赴约。

  天边还有夕阳在,没有完全暗下来,秋瓷寻找着人少的地方到了他们约会的地方等着。

  可是预估错误的是,她会被蚊子咬的啊,躲在稻草垛那里,听着蚊子嗡嗡嗡的响,秋瓷连死的心都有了。

  要是今天没有收获,她可算白喂蚊子了!

  就在她快要受不了的时候,看见一个丰盈的身影走到了那堵断面墙前,小心的跨过地上的土培,东张西望的走了进去。

  秋瓷顿时精神一振,顾不上蚊子咬了,她要仔细听里面得动静。

  “雅丽,你来了……”张兴华明显喜悦的声音想起,似乎是拉起了胡雅丽,她听见胡雅丽轻轻的嘶了一声。

  “怎么回事?你的脸?”张兴华看着胡雅丽的脸上一个巴掌,便有些心疼的问道。

  “我……我……”胡雅丽结结巴巴,未语先垂泪。

  可是说出的话却让秋瓷佩服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