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 拉楠竹出来溜溜……

盛宠七七 +A -A

  PS:第二更会晚一点儿,抱歉,现在要去吃饭了……看书的请投个票,谢谢支持!

  正文:

  “君烨啊,你别嫌爷爷我�嗦,你赶紧给我弄个乖重孙子出来,我保证不干扰你任何决定!”电话那头还是中气十足的话语,权君烨听的耳朵都生茧了。

  “爷爷,我马上回来。”权君烨权衡利弊还是觉得回去一趟的好。

  万一老爷子看哪个顺眼给自己定下,那乐子可就大了!

  “行,爷爷在家等你……”

  嘿嘿……

  权老爷子奸诈一笑,不信对付不了你,可是回来之后听了自家孙子一番话,极受打击!

  权君烨开车回了家,进入大院的时候,家里的老爷子已经知晓了。

  “爸,小烨子回来了,我去看看……”权樱彤欢快的站起身来准备出去。

  权樱彤是老爷子的老来女,跟权君烨一样大,只比他晚出生一个月,为了这个,权樱彤却总是期望着大自己一个月的侄子叫自己姑姑。

  为此她不停的努力,可惜,小时候好哄,长大了就再没叫过了!

  “樱子,你还没被打击够?明知道他不会叫你的。”权老爷子老神在在的坐在那里,嘴里轻飘飘的说出这句话,瞬间就把权樱彤给打击的没边儿了!

  “爸,你说小烨子他为什么不叫我啊。”权樱彤哭丧着一张脸回到沙发上坐着,拦住了权老爷子的胳膊,撅撅嘴愤愤不平的问道。

  “行了,他到现在都没个对象,你指望他怎么跟女生亲近?再有,你要还是叫他小烨子,小心他又不给你面子……”权老爷子拿自己的孙子也是头疼得很。

  “好嘛,不叫就不叫,他不在的时候我再叫,嘿嘿……”权樱彤瞬间又恢复精神。

  “你也就这点儿出息,嗤――”权老爷子点点她的脑袋,对这个老来女,他可是捧在手心里的:“对了,你跟霍家那小子咋样了?”

  “……”权樱彤脸上的笑容一收,眼里有些迷惑:“爸,你说他不知道我在等他吗?为什么……要伤我心呢?”

  “樱子啊……”权老爷子看着精神萎缩的老闺女,心里忍不住一酸,他一开始就看得出来,霍家那小子根本不是自家闺女的良配,但是那又如何?

  闺女喜欢,其实他也可以利用权势让霍家小子娶了自家闺女,可是樱子的骄傲容不得这样的强取豪夺,也不屑这样抢来的感情。

  “爸,不说了,看您,我好着呢,别说他了,到时候我会让他亲自来问你家提亲的,哼哼……”权樱彤看老爷子都变得伤感起来,便装作欢快的道。

  “行,樱子有志气,爸我等着呢。”权老爷子耶随声附和。

  权君烨停好车回到家里的时候,家里只有权老爷子跟权樱彤,还有一个老爷子的警卫员跟做饭的阿姨。

  “小烨子,你回来啦,你看,小姑姑我特意回来看你,怎么样,有没有很感动?”权樱彤立马从楼上跑下来,站在楼梯中间巧笑嫣然的看着权君烨。

  权君烨抬头看了她一眼,撇过头去:“爷爷呢?”

  他站在大厅灯光下面,微微的光芒照射在他英俊的脸上,更显得他俊脸犹如上帝的完美艺术品,黑色的短碎发梳着利落的弧度,末端半落在额上,露出发际分明的美人尖,浓密乌黑的长眉,卷翘的睫毛密得投下一道阴影,半掩住尾稍略微上挑的凤眸,高挺笔直的鼻梁如刀削般优美,淡色薄唇微微抿着,光洁的下巴,线条收于一袭军绿色的军装衣领里,只露出一点点性感的锁骨。

  裁剪合身的军装裤穿在他身上都提亮了军装的优势,衬得那双腿修长笔直,他就那样淡然的看着权樱彤,右手插兜,外面的左手手指很长,骨节分明,端正的立在那里,足足比权樱彤高了大半个头。

  可是权樱彤站在楼梯半道上,明明看着比权君烨要高不少,但她还是感觉一种压力在身上。

  权樱彤看着这样面上不带一丝表情的大侄子,总是感觉有种醉人的晕眩,想她堂堂权家至高无上的公主,哪个不哄着让着?

  除了面前的大侄子,就连剩下比她小的侄子们都让着她,在权家的地位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也见过不少男人,就连她看上的霍长廷都比不上自家大侄子的风采!

  想到这里,脸上微微发热,唉,为什么好男人都是自家的呢?

  权樱彤看着权君烨在心里发出这样的话感慨,随后又不知死活的挑衅权君烨。

  “嘁,总是这样,人家问话总是不回答……”权樱彤跺跺脚嘴里嘟囔着,瞥见自家大侄子看过来的凛冽的目光,连忙改口道:“在书房呢,你不是有事要跟爸讲吗?”

  “嗯。”权君烨微微颌首,从裤子口袋抽出了右手往二楼书房走去。

  留下权樱彤在这里愤愤然的看着自家大侄子的背影,咬牙切齿的想着下次一定不会这么狼狈。

  真是越挫越勇,跟她追求霍家小子一个样儿!

  却没看见权君烨上了楼之后嘴边闪过一丝极淡的笑意,看来对于时不时的作弄一下这个小姑姑,他还是挺满意的,但是一想到小姑姑的婚姻跟自己一样是个老大难,就有些莫名的恼意。

  他是见过霍家那小子的,长得跟个小白脸弱鸡似的,不知道小姑姑看上他哪里了。

  不说别的,就说权家的男人个个都不霍家那小子强,小姑姑怎的就瞎了眼看上了霍长廷呢?

  更何况据他了解,霍长廷还有个正在追求的女人,想到这里,他就忍不住俊脸一黑,自家姑姑又不是没人要,霍家长辈一边用手段拖住自家姑姑,而霍长廷在另一边偶尔跟自家姑姑出去喝杯茶,弄得姑姑想放弃的时候霍家有黏上了,不想放弃的时候,霍长廷有摆出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

  要不是为了姑姑,生怕她伤心难过,他们权家至于这么憋屈吗?

  眼里带着怒意的推开了书房门,看见自家爷爷坐在书房书桌前的椅子上。

  “那丫头又挑衅你了?呵呵……”权老爷子像看笑话一样问道。

  权君烨大步走向靠墙的沙发,坐在沙发上,伸直了长腿,解开军装上的两粒扣子,斜躺在那里,一副慵懒的模样,看的权老爷子眼里有些迷离。

  每次看到自家孙子这模样,就想到了老伴儿,二人由着惊人的相似,唉,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