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 绣花针盒子里的玄机

盛宠七七 +A -A

  PS:明天本书上最新签~约榜,所以会加更,亲们期不期待?O(∩_∩)O~

  正文:

  “主人不必担忧记忆的事情,在潭水的作用下,主人会越来越聪明,越来越过目不忘的!”吉娃娃一副不在意的样子说道。

  “怪不得我就总感觉自己记得很清楚似的……”秋瓷嘟囔着。

  “对啊,再种几次庄家,天上就会出来太阳的,那样,植物在太阳的照射下,会再次加快速度生长的……”

  “种进来的药材也会加速生长,青梅树多浇两次水,下次在结果的时候就不会很酸了……”

  “山葡萄可以打个架子让它缠绕起来,葡萄也不会再酸了……”

  ……

  随着吉娃娃越说,就越让她感觉这潭水简直就是能力逆天!

  “对了,吉娃娃,你多种些大米,小麦,脱粒磨好,我有用……”秋瓷嘱咐道。

  “行,之前收了一茬,不过还没磨,等会儿给你弄出来,现在就要?”吉娃娃扔掉黄杏的核说道。

  “不急,明天再用,你怎么乱扔啊……”秋瓷皱着眉头说道。

  “那个不用管它的,没看我仍在了青梅树旁边吗?它自己会生长的,过几天就会是一个小树苗了……”吉娃娃得意的说道。

  秋瓷这下真无语了,没想到空间的土地强大成这样子,随手丢下的核都能自主的生长。

  看着整个空间郁郁葱葱的样子,秋瓷的心情好得不得了,这时候她才想起进来干嘛的:“对了,上次我见书房有有一盒绣花针是吧,我能拿出去用吗?”

  “当然!这整个空间都是你的,你都可以拿出去。”

  得到肯定的回答,秋瓷便去书房拿了那盒绣花针。

  打开的时候总感觉不对劲,似乎太浅了,但是盒子有很深,重量也不轻啊,难道这是什么沉香木?

  抓起盒子晃了两下,感觉盒子里面有夹层。

  “这有夹层,你知道吗?”秋瓷举着盒子问吉娃娃。

  “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吉娃娃也是兴致勃勃的。

  秋瓷小心的揭开面上一层,里面一本册子,足有两公分厚度,能不重吗?

  只见上面写着‘景绣录’三个大字,关键还是羊皮纸的样式,裁定的好好的。

  从这可以看出,这书很有可能不是现在的,应该是祖上传下来的。

  看着这三个字,秋瓷突然一怔:妈妈就姓景。

  可是妈妈不是说着是传女不传男的吗?

  要真是祖上的,那到了妈妈这一代怎么会正好还姓景?

  秋瓷思乱想的打开第一篇,上面是一些话语,介绍绣法的来源以及作用。

  再翻开一页便是引子跟目录了。

  一目了然的看见上面有几种绣法,京绣、蜀绣、湘绣、苏绣、双面绣、挽花绣……

  等等几大类,而景绣法里面的京绣就是景绣的延伸,京是京都,景是景家,合起来就是在京都的景家。

  所以二者是一体的,在景家内部叫景绣,而对外学徒却称呼为京绣!

  秋瓷现在跟妈妈所学的就是京绣,单跟景绣录里面的京绣有有些不一样。

  “这个你知道吗?”秋瓷合书来问吉娃娃。

  “不知道,前任主人是个男人,他又不会拿这个!”吉娃娃说道。

  秋瓷轻轻的点点头,看着这羊皮卷上的大字,内心一阵感慨,激动不已。

  这可是祖上传下来的,要真全部学会了,那,她到哪里都不愁,再说了,她可是很清楚,后来的几年,人们的生活水平质量提高了,全都在追求吃穿去了。

  所以,她要是真学会景绣录的东西根本不愁没销路!

  就是关键是自己怎么能去做生意?

  不说别人,就说爷爷那关就不好过!

  哎……

  想这么多干嘛,船到桥头自然直,到时候再说吧,还是先学会再说!

  想到这里,她就拿起来继续仔细研究,正好房间的针线都有,她要学个明白!

  在空间两倍时间的情况下,她就不信,学不会!

  等秋瓷出来的时候都已经要吃晚饭了,看着景娴在厨房忙里忙外的,她顿时感到不好意思起来,没想到看绣法竟然这么耽搁时间。

  “妈妈,我来吧……”秋瓷一脸的不自在,连忙接过菜盘子说道。

  “行了,跟妈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快去吧,对了给你爷爷去打二两酒,不要多了,晚上不好睡。”景娴哪里不知道自己闺女是什么意思,岔开话题道。

  “好叻!”秋瓷连忙答道。

  在自家堂屋中堂的桌子上的墙角里有一坛子泡的蛇酒,秋瓷一直对此感到很吓人。

  那一整条蛇泡在里面,蛇都没有腐烂,完完整整的,偶尔晃动一下坛子,里面的蛇顺着酒动了起来,好不吓人!

  此时秋瓷一手拿着碗,一手拿着勺子,准备舀几勺出来刚盛了一勺,还没等放碗里,才想起这里没放寒潭水。

  然后就顺着指间滴落一点儿进去,秋瓷忍住害怕,拿勺子搅了搅才盛了一碗出来。

  晚饭时,景娴抱着元元喂饭,秋瓷看了也想去喂,可是她一个人弄不好,只好眼巴巴的看着景娴温柔细致的给元元吹热气喂饭。

  “今天的蛇酒味道咋不一样了?”秋爷爷还没吃饭就首先喝了一口酒。

  秋瓷心里咯噔一声,难道被发现了?

  “不可能啊,爸不是说这药酒能放好几个月的嘛?这不是上个月才在宋大哥(宋大夫)哪里配置的?”景娴小心的给元元擦擦嘴说道。

  “不是坏了,感觉好像口感变好了。”秋爷爷说着就又尝了一口:“嗯,没错,口感好了。”

  “嗯,比以前好喝多了……”秋承鸿耶随声附和。

  “哎呀,爸爸爷爷,肯定是你们心情好所以才有这样的感觉,再或者是不是时间到了蛇酒变好喝了?”秋瓷镇定的说道。

  其实不是她不会撒谎,在外人面前,她可是面不改色,但是面对亲人,那么一丝惊慌。

  “对啊,爸。”景娴头都不抬的点点头。

  “哦,是吗……”秋爷爷看了一眼强装镇定的秋瓷,眼中闪过一丝亮光,慢悠悠的又喝了一口。

  低下头的秋瓷没看见秋爷爷的神态,以为被自己糊弄过去了。

  景娴跟秋承鸿都没在意,自家人还防这防那的多累啊。

  秋瓷是不敢相信自己有空间,也不想暴露它的存在,所以在家人面前有点儿紧张。

  但是前世六十年不是白活的,在外面她就恢复以往的精明,所以在家才会被家人看出端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