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 再也看不出那里曾经戴过一只尾戒!

盛宠七七 +A -A

  “你还知道回来啊,也不看看自己才刚好就乱跑,下次在这样,我可不依!”景娴虎着一张脸,嘴上满是埋怨,可是她却没错过景娴眼里的一丝放松的情绪,想来是担忧她吧,另一个便是,怕她出去招人耻笑。

  有人牵挂真好,呵呵……

  元元看着这白兔子的红眼睛,感觉很奇怪,便小声的叫:“妈妈,兔兔……”

  “元元喜欢吗?给元元玩儿好不好?咱们不吃它了!”秋瓷惊喜的看着元元,忙不迭的问道。

  上辈子她对元元忽视的很厉害,吃饱穿暖就行了,这时候见元元的每一个表情都那么让她惊喜。

  “好!”元元立马伸出肉肉的小手摸向兔子的眼睛。

  秋瓷抓着兔子一动不动,看他睁大眼睛小心的凑近,她便有一种满足感,难道这就是被需要的感觉?

  “七宝,你带着元元,妈去看看你爷爷他们怎么还不回来……”景娴见二人心无旁骛的交流,边走出门边说。

  “妈妈,不用担心,可能是今天妈妈没去,爸爸便想多上一会儿,不过爷爷怎么还没回来?”秋瓷转身道。

  “你在家,我去看看。”景娴说着,便把身上的围裙解开放在了院子里的晾衣绳上。

  “好的,妈妈你慢点儿……”秋瓷保持着蹲着的姿势以便元元能顺利摸到兔子。

  不过几分钟,便听见门外有声音响起,秋瓷伸手抱起元元走向门口,看见爷爷三人回来了。

  但是,她老远就看见爷爷爸爸脸上都满是黑灰色,而且爷爷还一手捂着肚子,当下便着急了:“爷爷,爸爸,你们哪不舒服?”

  “七宝别着急,可能是吃坏了肚子,没啥大问题,上个厕所就好了,别大惊小怪的。”爷爷立马站直了身子说道。

  “爷爷,我去找宋大叔,你等着……”秋瓷不放心,连忙把元元放进景娴怀里,准备出去。

  “回来!七宝,爷爷没事……”秋爷爷忙不迭的喊道,在学校上过厕所之后,他甚至还感觉有些轻松,看来再上次厕所就好了。

  就在这时候,吉娃娃软糯糯的声音便在秋瓷的脑子里响起:“主人,不必惊慌,主人长辈的症状全是因为饮用了寒潭水造成的,可能是爷爷年纪大了,所以只能通过排便才能排出杂质,而爸爸年轻力壮的,稍微累一点儿,那杂质便随着汗水排出体外,还不易察觉,所以,爷爷再上两趟厕所,洗个澡就好了,主人也是,只不过昨天你在温泉已经清理过一次了,所以这次并不明显……”

  随着吉娃娃絮絮叨叨的一阵说明,秋瓷总算明白了。

  “那行,爷爷我给你们烧水洗个澡吧,今天都累坏了……”秋瓷既然知道了是怎么回事,便做最有有利的事情。

  “别……”秋爷爷刚开口,肚子便一阵咕噜,当下脸色一变,拄着拐杖,努力的直立起身子往前走,背后看着他有条不紊的神态,但实际上,他此刻只想一泻千里!

  而秋瓷在打水的时候,还是在水里放了一碗温泉水,她想温泉水水性温和,应该能缓解家人的身体状况吧。

  事实证明,这样没错,洗过澡的秋爷爷以及秋承鸿二人都精神焕发,更甚至秋爷爷的白发都显得没那么多了。

  吃过午饭,秋承鸿便去上工了,家里只剩下秋瓷母子三人。

  此刻秋瓷还想着胡雅丽的事情呢,不知道傍晚她还会不会去赴张兴华的约,要是去了那可就好玩儿了。

  秋瓷嘴角勾起一抹不明意味的笑意。

  ***

  京都

  某军营司令部

  “你个臭小子到底回不回来,今晚上你要是不回来,以后都不要回来了!”拿着电话的男人严谨的脸上瞬间附上一抹无奈,听着这个声音,他感到很头疼。

  “爷爷……”男人低哑而富有磁性的声音有些无奈,他揉揉太阳穴,闭了一下干涩的眼。

  他知道爷爷是什么意思,总归是让他回去见见女人,然后结婚。

  可是他不能啊,一方面是没找到看得顺眼的,另一方面便是个可耻的问题了。

  他感觉自己上次被算计后,身体有了隐疾,他……竟然不能人事了!

  “君烨啊,你说你都快二十八了,马上就要三十岁了,你啥时候能结婚?这也是政~治任务,我不管,一年内你得给我生个重孙子出来!不然,你就别回来了!”电话那头的老人声音伤感过后满是强硬!

  “……那,我今晚回去!”权君烨睁着着一双深邃如墨,锐利如隼的眼眸仿佛要透过窗子看向别处。

  这件事肯定要解决的,不管这背后介绍的是什么人,他都不会答应的!

  “那行!我等着你!”那边爽快的挂了电话。

  他很清楚爷爷也知道给他介绍的人估计也就那样,但是,要真是能让他看上了,爷爷肯定也会举手欢迎的!

  权君烨冰冷如刀的眼眸瞬间柔和许多,想着家里也就爷爷让他感到温暖,而爷爷唯一的愿望却是自己结婚生子。

  可是――

  权君烨看看自己,目光转向左手尾指的位置,那里有个尾戒,是她妈妈跟爸爸的定情信物,在他出生便留给他了。

  自从爸妈去世后,他就把戒指串起来戴在脖子里,每次任务他都是靠着戒上指传来的信念支撑下去的!

  后来长大了,他便把戒指戴在自己手上,可惜只有小指合适,自此除了任务的时候,他从没摘下来过!

  现在看着左手尾指,那一圈原先比周围肤色都白一些,可这近四年来已经让它跟周围的颜色一致了!

  已经再也看不出那里曾经戴过一只尾戒!

  不知道那戒指是不是被她拿去了?

  为什么不留下姓名?

  是了,当初自己是受不了药物的控制,强了她!

  权君烨抿了抿唇,目光如水的看向窗外,内心有些烦躁,他根本没看清楚人长什么样子。

  迷糊间只看见她右耳上的一只梅花形耳钻,红色的闪着光的耳钻在雪白肌肤的耳垂上更是显眼。

  除了知道她是个女人,右耳带着个梅花形耳钻,花蕊是红色的碎钻,身高一米六七左右,挺瘦弱的,没几两重似的以外,他根本没其他线索。

  这让他去哪里找?

  难道他这辈子都不能结婚生子了?

  其实对于结婚生子,他根本没太在意,但是他在意的一直都是爷爷的心思!

  发生那件事之后,他自己发现自己不能人事了,恐慌不已,想要看医生,只能乔装去看,却没查到什么问题,还被人家说自己心里有问题!

  憋屈的权君烨回到家,当天晚上就做了春~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