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 野外的交响曲……

盛宠七七 +A -A

  秋瓷觉得不可思议,难道上辈子张兴华在娶她之前就跟这女人暗胎珠结了?

  她觉得自己真是瞎了眼,没看出来,这张兴华还有这资本!

  家里穷不说,还有两个姐姐一个妹妹,他作为家里唯一的男孩子,虽然在外表现的很是勤快,但是回到家里却是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主儿!

  秋瓷其实不会煮饭,但那时候,她心存愧疚,对于张兴华娶自己,觉得委屈了他,毕竟那时候她是人人喊打的破鞋,而这却是个上进的好青年,大把的姑娘等着要嫁的人!

  所以自己觉得委屈了他,一旦一个人把自己看低,那么她在她愧疚的人面前,就会低到尘埃里。

  看来不对你们做点儿什么都对不起我们这一‘偶遇’!

  就在秋瓷想要回家想办法引人过来的时候,那边又有动静了!

  这一会儿时间那边已经完事儿了,秋瓷没觉得奇怪,因为上辈子她受过这方面的伤害,所以对于床上这样的事情她极为排斥。

  就算勉强为之,最后也弄得张兴华不高兴,自己也难受,也就更加的对他好!

  所以只要不是那种事儿,她都会松口气,想来是她给不了张兴华这种胡雅丽能给的感觉吧,所以他才出去偷吃!

  可是偷吃也不看着点儿,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他竟然在自己妻子眼皮子底下玩儿个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竟然一瞒就是七八年!私生子都七岁了!

  秋瓷只要一想,就觉得心疼!她的孩子要是还活着那时候都该有十岁了……

  “兴华哥,你好厉害,人家都累死了……”胡雅丽嗲声嗲气的趴在张兴华胸口撒娇道。

  “好了,起来吧,中午要上工了,乖啊……”张兴华言语温柔的说道,可动作却不慢,捡起摊在二人身下的衣裳,穿了起来。

  胡雅丽原本还想温存一下呢,结果也只能起身。

  “兴华哥,人家还疼呢,昨天你太用力了……”胡雅丽娇声娇气的嗔怪。

  听到这里张兴华扣扣子的手一顿,转头看了一眼胡雅丽,经过一场激情,胡雅丽此时面若桃花,身上满是自己留下的欢~爱痕迹,想到昨晚上自己借酒浇愁的把胡雅丽按倒了,原本是有些心虚的,但早起的时候看胡雅丽并没有愤怒的情绪就知道她也是愿意的。

  所以,张兴华一点儿也不觉得愧疚,反而觉得是她的荣幸,毕竟自己这处男之身可是给了她的,而且她如此喜欢自己,难道自己的临幸她不应该感到高兴吗?

  这张兴华是把自己当做皇帝了吧,还临幸!

  但是初尝男女之事的张兴华,一上午上工的时间,脑子里挥之不去的都是胡雅丽的那对大~奶~子,跟那圆~滚~挺~翘的屁~股!

  白花花的身子在自己眼前挥之不去,终于忍到中午,他饭都没吃就跑了,刚好在村口遇见了胡雅丽,看她走路还用手扶着腰,张兴华眼睛一亮,想起了昨晚上他的勇猛,拉着她就跑到了这里。

  迷糊间,他把胡雅丽看成了秋瓷,狠狠的折腾了她一夜!

  结果早上醒来,看见的却是胡雅丽那白花花的身子,虽然昨晚上,自己想象的那个是梦,但是人错了不要紧,主要是他依旧可以兴致高昂的折腾着胡雅丽。

  “雅丽,乖啊,今天请假不上工了,晚上我再来看你……”张兴华摸摸胡雅丽的脑袋,一副哄孩子的模样,温柔的样子看的胡雅丽羞涩不已。

  “恩,兴华哥,那,我们在哪里见面?”胡雅丽睁大眼睛,情~欲渐退的她,绯红的脸颊,跪坐在自己腿上,昂起脑袋,双手撑在大腿上,一副小鸟求喂食的模样,很是招人!

  张兴华看的喉头一紧,从他站起来的角度看去,刚好可以看见她领口没扣紧衣领里面的风光,那雪白的浑圆,大半都裸~露在外面,上面满是红红紫紫的淤青,那是自己的杰作!

  看着时间也不早了,连忙移开眼神,轻咳了一下:“在你们家后面的空房子里,虽然破旧,但胜在没人打扰……”

  “好啊,那……吃过晚饭,我等着兴华哥,你一定要来哦……”胡雅丽温柔的小脸上满是不舍,含情脉脉的看着张兴华,满足他的大男子主义!

  “乖,等会儿再出来,我先走了……”张兴华温声说道,站起身来稍微整整衣衫,仿若不经意的左右看看,走了……

  胡雅丽点点头,蹲在原地没动,秋瓷刚想走出来,却没想到在距离胡雅丽没有几米远的地方还有一个人!

  秋瓷惊愕极了,她没想到还会有人,也或许是刚才听到是张兴华他们二人,已经让她集中精力去防备他们了吧,所以才忘了查看周围!

  她以为那个人会悄悄的溜走,哪想到她眼睁睁的看着那个男人走向胡雅丽的位置,分明是不怀好意!

  秋瓷一愣,这下可好看了,二男争一女?

  秋瓷不明意味的笑笑,难道上辈子,张兴华的私生子不是他的?

  这下事情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真是幸好刚才没打扰他们!

  那个男的她认识,是下乡的知青,来这里八年了,几乎都以为是回不了城了,所以上工也总是懈怠,反正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他叫陈明航,二十五岁,长得挺端正的,但是,不是长得端正的人,人品就端正!

  只见,没一会儿,便听着胡雅丽惊呼的声,男人的叫骂声,扇脸的把掌声,胡雅丽的屈辱声,男人的舒爽声,女人的闷哼声,紧接着传来了一阵阵的撞击声,啪啪啪……汇成一道野外的交响曲……

  秋瓷眼神阴冷的看着那个方向,一动不动!

  胡雅丽,这是你自己的报应,可不是我做的手脚,想来上辈子你也是这样失身的吧!

  这只是开始,胡雅丽你跟张兴华接下来好好享受我给你们准备的大餐吧!

  秋瓷轻手轻脚的回家了,正好是中午,没多少人在外面,秋瓷刚进门,就遇见景娴在院子里站着。

  “嘿嘿……妈妈,我回来啦,你看,我抓了只兔子回来,你看?可好看?”秋瓷对着景娴谄媚的笑笑,心里却找吉娃娃把兔子拿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