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一颗红钻样式的红痣

盛宠七七 +A -A

  PS:中秋快乐,各位,顺便求个票票支持一下,O(∩_∩)O~

  正文:

  “什么?原来是这样?你个傻丫头,怎不跟爸爸说呢?外人的眼光怎么记得上你们母子的重要?”秋承鸿责怪的看了一下眼秋瓷。

  “爸爸,我知道错了,以后咱们一家人好好生活,我以后就不嫁人,爸爸要养我一辈子哟……”秋瓷靠在秋承鸿的肩膀上撒娇的道。

  “好好好,不嫁人,他们都配不上我们七宝!”秋承鸿笑的合不拢嘴。

  “胡说!你想让七宝城老姑娘啊,到时候我们要是都不在了,让她一人度过那艰难的日子?”秋爷爷拿起拐杖,拍了一下秋承鸿,瞪着眼睛道。

  秋承鸿猛地一缩,挠挠脑袋这才没说话了。

  “哦哦,外公挨打喽,外公挨打喽……”元元在一旁看的欢喜,拍着巴掌笑道。

  “你个小没良心的,外公白疼你了,哼……”秋承鸿闻言从秋瓷怀里抱起元元点了点他的鼻子。

  “咯咯……咯咯……”一时间都笑了起来。

  “我看那个张家小子不会甘心的,最近七宝不要出门了!”秋爷爷想起走的时候张兴华那像是淬了毒一般的眼神,就有些不寒而栗,连忙慎重的嘱咐秋瓷。

  “我知道的爷爷,他就是个伪君子,表里不一的人,这次算盘落空,肯定会有后招的,但是他身边有个胡雅丽拖后腿,我会注意的!”秋瓷认真的道。

  “没错,七宝,最近就留在家里,我让你妈也不去上工了,每天那些个事情,也没几个公分,更何况,我听说好些地方工分制都已经名存实亡了,估计我们这村也差不多了……”秋承鸿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说道。

  “我看也是,要不了多久,就可以自家吃自家的了,省的养个家禽都被说成是资本主义了……”秋爷爷叹口气说道。

  “那敢情好,好日子就要来临了!”秋承鸿一脸的憧憬!

  秋爷爷看着自家儿子那副样子,就有些心痛,相当初要是自己不那么任性,这孩子就不会跟自己吃这么大的苦。

  他们出来的时候秋承鸿才八岁,一路走过好多地方,才决定在李家村落脚,那时候秋承鸿都已经十二岁了。

  他们来到李家村已经三十一年了,早就把李家村当做是家了,但是这不代表他们不能离开,要是连自家的子孙都护不住,那他还留下干吗?

  难道还像当初他妻子那样?

  是他笨,护不住自己的妻儿,所以他才懦弱的选择离开,一来是不希望家里有所动荡,二来也是避开亡妻的伤心地。

  回房间休息的秋瓷怔怔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这个时候的自己还是唇红齿白,模样娇俏,虽有些黯然之色,但不掩自身的灵气。

  秋瓷几乎是泪眼朦胧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前世被张兴华弄进监狱里,有多久没照过镜子了?

  出来之后自己整个人都脱成皮,那个狼心狗肺的张兴华,在狱监也不放过自己,要不是惦记着许久不见的家人,她肯定死了都说不定!

  现在么,张兴华,你等着,你给我受的苦,我要让你百倍偿还!

  不把你弄得家破人亡,坐进监狱,让你的儿子受尽我儿子的苦楚,我就白活这一回!

  秋瓷目光凛冽的看着镜子里的人,紧握住双拳,暗暗发誓!

  别跟她说什么家人跟孩子是无辜的,她的家人跟孩子更无辜,也别跟她说什么这一世张兴华还没动手之类的。

  她秋瓷就不相信张兴华这个人,从头到脚都不相信。

  才重生回来,儿子被伤一事就有张兴华的手段在里头,前世自己根本不知道!

  既然他已经出手了,那么就要做好被她报复的准备,只要一想到她出狱之后竟然连一个亲人都没有了,就一阵心绞痛!

  想到该报了仇,哪想到张兴华的心脏偏右,那一刀竟然没把他弄死,自己却被判了故意杀人罪坐牢二十五年!

  等出狱之后一切都变了,世道也变了,心中的仇恨支撑着她看着张兴华那对狗男女被毒死!

  上辈子她没伤害张兴华的孩子,这辈子不一样了,可能是刚重生回来,正想弥补前世良多的儿子,却得知儿子的伤有张兴华的手笔在里面,心下更加愤怒了吧。

  秋瓷摸摸脑袋伤的伤,血迹渗透了纱布,手上指头上都有点点血迹,突然镜子里闪过一抹红光,秋瓷一愣,偏头便看见了右耳朵上面的梅花形耳钻。

  前世这个耳钻也被张兴华拿去换钱做投资去了,这可是妈妈留给她的。

  秋瓷欣喜的摸摸耳朵上的红钻,突然感觉食指一痛,连忙拿过来一看,豆大的血珠涌现出来。

  正想放嘴里吸允,这时候耳朵薛发热起来了,她顾不上手指上的鲜血,连忙用右手捏捏耳钻的位置。

  在她没看见的位置,耳钻中心的花蕊红钻吸取了她食指上的鲜血,显得更加明亮耀眼了!

  秋瓷嘀咕一声,刚把手放下来,抬起头一看:“耳钻呢?怎么不见了?”

  秋瓷惊慌失措的凑近镜子,仔仔细细的看了看右耳,发现竟然只留下那颗耳钻花蕊大小的红钻在耳朵上。

  秋瓷用手摸摸,才发现,那不是红钻,而是长在耳朵上的一颗红钻样式的红痣!

  秋瓷就觉得奇怪了,她记得她全身上下都没有一颗痣,白白净净的犹如一块儿璞玉。

  那这是哪来的?

  秋瓷疑惑不已,她伸手揉揉那红痣,突然脑袋一真晕眩,想甩甩脑袋,还以为是头上的伤没好呢。

  但是等她缓过神来,却发现自己似乎是在做梦!

  她不是在家里吗?

  这是哪里?

  大概有个五六亩地那么大的位置,天空也雾蒙蒙的,望到边的地方也有一层迷雾,让人看不清。

  她身后有一栋竹屋,竹屋的左边有一潭成‘8’字型的泉水,秋瓷忍不住走向那泉水,随手拔下一根草杆,伸进‘8’字头的那边,搅了搅拿出来一看,没什么反应。

  当下就觉得应该是没问题的,可是这是哪里呢?

  秋瓷不解,想到自己应该进来好一会儿了,等下元元该找不到她了,便着急起来,她要怎么出去啊,这地方在重要也木有儿子重要啊……

  我要出去啊!

  刚想到这里,只感觉脑子一晕,自己竟然在镜子跟前,顿时欣喜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