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她回到了过去,真好……

盛宠七七 +A -A

  PS:开新书啦,宝宝很娇弱,求各位呵护轻拍,O(∩_∩)O~

  正文:

  躺在床上的秋瓷是被外面的声音吵醒的,醒过来的她看了看周围,是那陌生又熟悉的环境,她想,她一定是在做梦。

  不然,她怎么会看到以前她的房间呢。

  那时候,虽然发生了许多事情,但是她还是很幸福的,父母在,那孩子也在,她还没嫁人,依旧是父母的贴心小棉袄……

  随着外面的声音越来越响亮,秋瓷伸手揉揉头痛欲裂的脑袋,抬起的手却不小心碰到了床头柜上的铁茶缸,只听‘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七宝醒了?她爸快去看看,七宝是不是醒了……”景娴抱着孩子推着秋承鸿进了房间。

  木头窗子外的阳光被浅蓝色的窗帘挡住了,床上的秋瓷捂着脑袋,脸上的表情有些痛苦。

  “七宝,你怎么样了?脑袋还疼吗?”景娴担忧不已,抱着的孩子直接递给秋承鸿。

  可怜的七宝一定又是被村子里的小孩子给砸到脑袋了。

  七宝……

  她是七夕节出生的,所以小名叫七七,而妈妈为显亲昵,就称呼她为七宝。

  “妈……妈……”秋瓷不敢相信自己竟然看见了妈妈,她不是死在了父母坟前吗?

  现在妈妈怎么会这么年轻?

  而且七宝这个昵称是她还没出嫁的时候父母最喜欢叫的。

  强忍住头痛,抬头一看,抱着孩子的男人魁梧有力,微黑的脸上带着担忧的眼神,秋瓷一愣,那个孩子……

  还活着啊……

  “七宝?七宝你怎么么了?别吓妈妈,妈妈带你去看医生……”景娴慌乱不已,娴静的脸上充满担忧。

  七宝……

  再次听见这个名字,秋瓷愣了一下,这个名字在嫁进张家就再没听过了。

  张兴华从不喊她七宝,嫌太幼稚,说这是她父母对她的昵称,他只喊她七七,只属于他的七七……

  哼,现在想他那时候的话,简直恶心的要死!

  “妈妈,太好了……”秋瓷看见妈妈景娴,顿时落下了眼泪:“你们还活着……”

  最后一句呢喃轻微可见……

  秋瓷哭得不能自已,明亮的眼睛满是泪水,看的秋承鸿心疼不已:“七宝,咱不哭了,你要是在这里不高兴,咱们搬家好不好?”

  秋瓷这次是真的吓到了,一下子哭得没喘过气来,晕了过去……

  晕过去之前听见了爸妈的惊呼声,还有孩子的叫喊声!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秋瓷摸摸晕眩的脑袋,起了床。

  “七宝?你醒了?”景娴进门后看见坐在床边的秋瓷,惊喜的笑着,手上端着一碗黑乎乎的汤药:“来,先把药喝了,你这回碰到脑袋了,得补补,这是你爸在山上无意间挖到的老山参,虽然年岁不大,但也能补补……”

  秋瓷听着妈妈温柔的话语,大而明亮的眼睛里满是迷雾,真好,妈妈没事……

  喝着妈妈给端来的汤药,即使苦的要命,她依旧觉得甜,可是却吓坏了景娴。

  “七宝,怎么样了?苦不苦?来,这里有冰糖……”景娴吓了一跳,她以为还要哄半天才能哄着她喝下去呢,哪想到她一口就干了……

  秋瓷看着景娴手里的冰糖,眼眶又红了。

  这时候的冰糖极为难得,可是爸爸妈妈依旧给她买来了,看着略带微黄的粗粒子冰糖,嘴里明显的苦味,都让秋瓷满心喜悦,她清晰的感觉到她回来了,真的回来了!

  她回到了过去,真好……

  “妈妈……我好想你……”秋瓷抽抽秀气的鼻子,瓮声瓮气的说道。

  以后谁都不能再伤害她的亲人,不然遇佛杀佛,神挡杀神!

  趴在景娴肩膀上的秋瓷凌冽的眼里闪过一抹戾气!

  “好了,这么大了,小心元元笑话你,好点儿了吗?”景娴拉起肩膀上的秋瓷,捏捏她的鼻子,揉揉她的头发,轻声问道。

  “元元?”秋瓷这才想起,刚才看见的孩子,是她的儿子元元!

  “是啊,七宝,不是我说你啊,元元还小,你对他好点儿,他以后会孝顺你的……”景娴带着小心的口吻用着商量的语气跟秋瓷说话。

  “嗯……”秋瓷不知道要哭多少次了,只感觉鼻子一酸,心痛的要命!

  在被张兴华告进坐牢的时候,她就知道了,自己的儿子元元就是被张兴华引去河边失足落水而亡,而他这个畜生,却眼睁睁的看着元元溺在河里而不救他!

  “妈妈,元元在哪里?”秋瓷吸吸鼻子瓮声瓮气的声音更显得可怜。

  她好想再见到元元,她的儿子,还那么小,才不到七岁啊,就被张兴华这个畜生给弄死了!

  上辈子她有些不待见元元,归根结底还是对于元元的生父产生了厌恶,从而导致了迁怒了元元。

  上辈子,她是在跟张兴华偷偷约会的时候,走散了被掳走,糟蹋了。

  现在她知道了,不管怎样,元元都是她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宝贝!

  更何况这辈子她已经没打算嫁人了,一个张兴华就让她看清楚了世间的男人都薄幸,没有一个会像她爸爸对待她妈妈那样的男人!

  景娴以为秋瓷想通了,连忙说道:“在外面呢,等你爸抱进来,你别起来!”

  “好好好……”秋瓷眼眶红红的看着景娴,大大的眼睛里满是水雾,看的景娴心一软,走了出去……

  秋瓷安静的坐在床上,她这次头疼,要是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出去的时候被村子里的孩子用小石子给砸到了,而她在躲避的时候不小心摔倒了脑袋。

  那天还发生了什么?

  秋瓷皱着眉头想到,应该是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没想起来,秋瓷心里有些慌慌的。

  突然,门外一阵吵杂,秋瓷心下一咯噔,她想起来了,她在家休息的那天中午,元元在附近玩,被村子里的几个孩子叫骂,更是顺手给推倒了,伤到了脸上!

  由于延误时间,元元的右脸上一条斜跨半个脸的疤痕有七八厘米长,蜈蚣似的盘旋在他的脸上,看的吓人无比!

  秋瓷慌乱的出了门,迎面便看见秋承鸿抱着满脸是血的元元回来了。

  元元小声缀泣,声声哭得秋瓷心痛不已,大步走向前,接过正在哭泣的元元:“元元,我是妈妈,是妈妈不好,元元不要哭,妈妈送你去镇上卫生所,元元不哭……”

  秋承鸿惊讶不已,脸上的担忧还来不及收敛,他以为闺女肯定会吓一跳,不敢过来,没想到他的七宝是这样的勇敢!

  “妈……妈……嗝……妈妈……疼……嗝……”元元小小的声音,传到秋瓷的耳朵里,让秋瓷激动不已,母子俩抱头痛哭。

  “好了,七宝,走,我带着钱,找你六爷开上拖拉机去镇上,晚了元元真要毁容了……”秋承鸿一把拥着闺女两人,准备出门。

  这时候,景娴也回来了,看着父女二人的举动也准备跟上去,刚出门的秋瓷便听见一个她一生都无法忘记的声音!

  “七七,你去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