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大学是谁?

变身透视校花 +A -A

    赵阳又来到了林轻衣的直播间,他首先看了一下直播间的关注和在线人数。

     “咦?怎么关注只有一千多了?哈哈!这小贱人昨天不是很自信地说要当大明星的吗?大明星可不是有点相貌就可以当的,像你这种傻白甜,还是继续做你的春秋大梦吧!”

     赵阳发现林轻衣的直播间关注只有一千五,比昨天还要少了一大截,像是三伏天里吃了一块雪糕,心里别提多爽了。

     他可还清楚地记得,昨天自己邀请林轻衣去他们娱乐公司签约时,她大言不惭地说要当大明星的样子。

     “肚子笑疼了!让我歇会儿!”

     “谁录下来了?这副灵魂画作一定要传到朋友圈,专门用来检验纯洁度!”

     ……

     “一哥真是才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俺老六服了!”

     “就你这样的网红,连大学都没有上过,谈什么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还敢妄称才女?”

     看到直播间的种种夸赞,赵阳心里不爽,于是干脆花了十块钱,发了一个土豪彩色弹幕。

     “这是谁?居然敢来我们一家军的地盘挑事?”

     “兄弟们!快关门放财神……不!放旺财!”

     ……

     “肯定是嫉妒我们一哥的人,兄弟们,教他怎么老实做人!”

     直播间里的水友看到赵阳一上来就开喷,都愤怒了,开始发弹幕围攻。

     龙哥发了一个彩色弹幕:“大家别理他!被一条狗咬了,难道还咬回来吗?这种当然是用棍子直接敲死!”

     说完,他立即给赵阳来了一个永久禁言套餐。

     林轻衣也看到了赵阳这个弹幕,眉头皱了皱,这个阳光娱乐的赵阳她可是还有很深刻的印象,昨天这个货想签约她去当替身,自己没有答应,还被他一阵狠狠羞辱。

     “还敢找上门,真当我好欺负了!”

     林轻衣忽然有了主意,于是她发了一个连麦请求给赵阳。

     “哼!还敢跟我连麦?”

     赵阳被龙哥禁言,正是有气发不出郁闷非常,看到林轻衣的连麦请求,想都没有想,直接点了同意。

     很快,一身西装革履的赵阳出现在了直播间里。

     秦胖子:“这小子长这么搓,也敢跟我们一哥连麦,不知道我们一哥外号是背景杀手吗?”

     龙哥跟着发弹幕:“哎!长得丑不是他的错,都是他爹妈的错!但是有什么办法呢?俗话说时间是把无情的杀猪刀,可是他拿丑的人一点办法都没有!”

     看到直播间里,水友们发的弹幕,赵阳脸色发黑。

     他虽然长得英俊潇洒,但是也算五官周正好吧?怎么到了这群人嘴里,就成了丑得不能见人呢?

     不过,赵阳也知道双拳难敌四手,于是他集中火力攻击林轻衣:“怎么?我说的有错吗?你连大学都没有上过,还敢称什么才女?”

     “我什么时候自称才女了?”

     林轻衣俏脸上带着薄怒,目光微寒,这个赵阳不止思想龌蹉,而且还喜欢乱给人扣帽子。

     不过,现在她否认自己是才女,那就是认怂,只会让赵阳更加得意。

     于是林轻衣脸上的怒气瞬间如同冰雪消融,她微笑着望着赵阳,一脸呆萌:“大学是谁?你们认识吗?”

     直播间里的水友都非常配合。

     “不认识!”

     “我们不认识!”

     ……

     “哈哈哈!我也不认识大学是谁!”

     “大学是男的还是女的?长得漂不漂亮?”

     直播间里的水友都跟着起哄。

     “喂?妖妖灵吗?我想找一个叫大学的人,什么?没有这个人啊?”

     林轻衣对水友们的配合很满意:“我连大学都不认识,当然没有上过!不像你,打扮得人模狗样,却是满肚子的男盗女娼!见到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想上!”

     “你!你强词夺理!”

     赵阳黑着脸吼道。

     林轻衣望着赵阳冷哼道:“我现在才16岁,没有读过大学不是很正常吗?我16岁的时候,已经在读高三,而且自己赚钱养活自己,你16岁的时候在做什么呢?不要告诉我在‘上’大学,或者为了‘上’大学?”

     她几句反问,让赵阳脸色更加难看。

     他没有想到,自己被林轻衣几句话就下了套。

     “哈哈哈!这个小子说不出来话了!”

     “跟我们一哥斗,真是不知死活!”

     直播间里的水友开始幸灾乐祸。

     林轻衣要和赵阳连麦,就是要坑他,当然不会这么简单地放过,于是她大方地说道:“水友们说我是才女,这是对我的一种认同,而且,我也觉得他们没有说错!人嘛!过于谦虚就是骄傲,才女这个称号,我当仁不让!”

     林轻衣的话语声掷地有声,顿时引起直播间里一阵附和。

     都纷纷开始发弹幕:“我们一哥16岁,就能歌善舞,怎么不能成为才女了?”

     “就是!像你这种人,纯粹就是那种见不得人好!看到别人有成绩,就第一时间站出来泼脏水的!嫉妒是一种病,得治!”

     直播间里的水友都开始攻击赵阳。

     林轻衣看到差不多了,笑着说道:“我不但会唱歌,还会写诗,要不要我现在就写一首给你看看?”

     “写诗?”

     赵阳看到林轻衣这样说,精神一震,林轻衣这个海口就夸大了。

     “是啊!我在画板上写,你大声跟着念,只要你念完一句,我就写完下一句,写完这首诗,我任你在我的诗里找毛病,要是你找到了,我就收回刚刚的话,承认自己不是才女,是文盲!”

     林轻衣美目含笑地望着赵阳。

     “现场写诗,不是抄诗?”

     赵阳有些不放心地问道。

     “现场写!而且只要你念完上一句,我就立即写下一句!你念完,我还没有写出来,我就认输!”

     林轻衣极为肯定地道。

     “一哥不会太托大吧?念完上一句,她就得写出下一句,这不是比曹植作《七步诗》时间还短?”

     “等着看吧!一哥这么有自信,我们要相信她!”

     直播间里,水友们都开始为林轻衣担心起来,不过也有忠实粉丝信心十足。

     赵阳听完林轻衣的条件,面色挣扎了一会儿,然后咬牙答应:“好!我就看看你有什么水平!”

     他是名牌大学毕业,觉得自己没有道理被林轻衣一个高中生难住。

     更何况,自己念完上一句,她就要写出下一句,这难度可不是一般的大!

     赵阳就不相信,林轻衣这么仓促写出来的诗会找不到毛病。

     林轻衣想了一会儿,在画板上写了起来:“《卧春》”

     赵阳立即跟着读:“《卧(我)春(蠢)》”

     “暗梅幽闻花,”

     赵阳:“暗(我)梅(没)幽(有)闻(文)花(化),”

     他语速极快,几乎是林轻衣刚刚写完,就跟着念完。

     林轻衣这个时候,也写出了第二句:“卧枝伤恨底,”

     赵阳:“卧(我)枝(智)伤(商)恨(很)底(低)……”

     林轻衣:“遥闻卧似水,”

     赵阳:“遥(要)闻(问)卧(我)似(是)水(谁),”

     林轻衣:“易透达春绿。”

     赵阳:“易(一)透(头)达(大)春(蠢)绿(驴)。”

     林轻衣:“岸似绿,”

     赵阳:“岸(俺)似(是)绿(驴),”

     林轻衣:“岸似透绿,”

     赵阳:“岸(俺)似(是)透(头)绿,”

     林轻衣:“岸似透黛绿。”

     赵阳:“岸(俺)似(是)透(头)黛(呆)绿(驴)。”

     “我们不要和他一般见识,他自己都承认自己智商低了!”

     “对!我们要关爱智障少年!”

     “哈哈哈!这孩子就是一头驴,被一哥牵着走!”

     “这下傻了吧?跟我们一哥斗,自己被骂成傻驴都不知道!”

     赵阳刚刚念到第二句时,直播间的水友们就觉得不对了,主要是他们了解一哥是多精一人啊,怎么会被嘲讽了还无动于衷呢?

     于是,他们就尝试着跟着念了一遍。

     果然是姜还是老的辣,龙哥刚念完题目就觉得不对,这不是谐音吗?

     于是,他开始发彩色弹幕在屏幕上翻译:“赵阳说:我蠢,我没有文化……”

     本来很多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水友,此时一看龙哥同步翻译,立即就明白过来了,这不是一哥坑赵阳那小子吗?

     顿时,都乐了,疯狂地发各种嘲笑赵阳的弹幕,可惜,赵阳被人愚弄了还不自知,还在尽自己最快语速读出林轻衣写出来的诗句。

     终于,他念完了,打算来找林轻衣的毛病时,林轻衣大度地说道:“既然你都说你蠢,没有文化,智商很低,那我就不跟你一般见识了!”

     赵阳初时还不理解,待他再看了一遍林轻衣写的诗,和直播间的弹幕后,脸色顿时涨得如同猪肝色。

     “你!你骂我是头驴?”

     “别!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林轻衣淡淡地笑着,让赵阳恨不得扑上去,把她撕成碎片。

     “怎么?不服气?名牌大学怎么了?名牌大学毕业的,就能比我这个高中生认识更多字吗?”

     林轻衣看到赵阳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不过她还不打算这个时候放过他。

     “你什么意思?让我也写一首诗?”

     赵阳脸上青筋暴起,不过,却被玩得没有脾气,刚刚他用手机在网上搜过,这首诗根本就没有,他知道这是林轻衣自己写的,要是林轻衣让他写,他哪里写得出来?

     “没有这么麻烦!你都说你蠢了,没有文化,智商低了,我就给你出一个简单的,我写十个字,你认出来一半,我就把刚刚的话收回去!”

     林轻衣一脸正色地给赵阳下套。

    
<span></span>[记住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