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内心崩溃的姜斌!

变身透视校花 +A -A

  “这个看起来长得有些残废的男生是要向我表白?城里的男生真会玩,居然在上课的时候叫人家出去,那到时候,我狠心拒绝了他,他会不会像一些都市小说里的主角一样,忽然获得金手指,然后强势崛起,来打我脸?”

  看到姜斌那张长相并不出众的脸时,林轻衣脑海中首先浮现的一副画面,就是一个吊丝,终于鼓起勇气,向暗恋已久的女神表白,然后作为女神的她高傲地昂起头,对这个吊丝说,我想要的,你给不了!我宁愿坐在宝马里哭,也不想坐在单车后面笑……

  吊丝被拒绝后悲痛欲绝,却因祸得福觉醒了异能,从此以后,学习成绩突飞猛进,武力值和财富值双飙升,当上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而她,那个拒绝吊丝的女神,因为错过了潜力股,每日过着以泪洗面的日子……

  “拒绝!必须得拒绝!”

  林轻衣摇摇头,将脑海中美如画的画面挥去,虽然拒绝对眼前这个吊丝来说,是有些残忍,但是林轻衣也没有高尚到要答应当他女朋友来顾全他的面子。

  于是,在所有人的目光中,林轻衣优雅地站起身,离开座位,然后脚步轻盈地走到姜斌面前。

  在将斌开口前,林轻衣用空灵的眸子定定地望着他,目光真诚地说道:“对不起!同学,我知道我很漂亮,你情不自禁地喜欢上了我,但是我必须狠心拒绝你,人丑多读书,你输在了,更应该以学习为重!”

  “哈哈哈!人丑多读书!”

  “好人卡!十动然拒!”

  ……

  “人丑多读书!这个拒绝理由经典,要成为本年度女神拒绝吊丝的新潮!”

  无论是直播间里,还是教室里的学生,都不约而同地传出大笑声。

  这显然是和预定的剧本有些不太一样。

  “纳尼!?”

  姜斌原本绷着一张脸,瞬间呈现出众多精彩的表情,最后统统化作了羞怒。

  虽然,在看到林轻衣美丽的外貌那一瞬间,他心中也确实涌起过惊叹,这是一个男人在看到美女时的通病,但是,这还没有到一见钟情,马上表白的程度吧?

  姜斌几乎是咆哮出声:“林轻衣!你上课开小差,扣除操行分5分,现在去向你的班主任报道解释原因,并且写一份五千字以上的检讨交到风纪处!”

  高三六班所有同学嘲笑的表情深深地印在姜斌的脑海里,这里他一刻也不想多待,撂下这句话匆匆离去。

  “姜斌这小子就是一个孙子,表白被拒绝居然动用职务,不但扣班花的操行分,还要让她写检讨?”

  “太不是人了!以后别让我在校外看到他!”

  ……

  “这种小人,我恨不得把他丫的塞进粪坑!”

  高三六班的男生不明白状况,而且大都被姜斌处罚过,这时所有人的怨恨都迸发出来,借着这个风头大骂起来。

  “够种!高三六班的男生都是铁血真汉子!我真想知道姜斌和他叔叔看到这个视频后,心理阴影面子到底有多大!”

  林轻衣还没有关直播,观看的同学们都看到了,他们看到高三六班的男生在背后威胁姜斌,都纷纷竖起大拇指。

  “唉唉哎,是妾身想多了?我还以为,是本宫的魅力太大,终于有男生按捺不住,在上课时间就跑来向我表白呢!”

  林轻衣想要捂脸,这太尴尬了。

  她已经猜到事情是怎么一回事了,大概就是她直播,然后同一个学校的学生恰巧看到了,然后把她举报了。

  “唉!我还是去向美丽御姐老师自首吧!”

  林轻衣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这么倒霉。

  于是,她首先在直播间里发了一个关直播的通告,然后又向正在上课的老头请了假,向年级办公室走去。

  ……

  林轻衣和姜斌都不知道的是,直播间的画面被人录了下来,然后别有用心地发到了上。

  标题为:“富二代在贵族学校的奢侈生活!”

  这个标题取得非常考究,富二代,贵族学校,奢侈,这无疑将贫富分化这个关键点点出来了。

  发帖者的意图,就是利用民的仇富心理,从而让他的帖子火起来。

  “这就是富二代的生活?果然奢侈,就是这一个限量版包包,我辛辛苦苦搬一年砖都买不到!”

  “这些富二代,花着他爹妈老子的钱,送他们去学校,他们就只知道睡觉,这是花钱养了一群猪吗?”

  ……

  “这就是当今社会的严重贫富分化啊!这些含着金钥匙长大的富二代,动辄花销几十万,贫困山区出生的孩子还没有钱上学!”

  在这个帖子后面,几乎是清一色的抨击富二代。

  “瞿霞,你看你管教的好儿子,看看他在学校都干了些什么?我林昌华的脸都给他丢尽了!”

  林涛的父亲是一个白手起家的商人,自己创业的艰难就想让他的儿子接受最好的教育,将来能够少走一些弯路。

  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花几十万一年,把儿子送去贵族学校,他居然在课堂上睡觉!

  平常家长会都是林涛的妈妈瞿霞去的,他理所当然地将这一切归过于孩子的妈妈身上了。

  “这,这!”

  林涛的妈妈,瞿霞看到林昌华发给她的视频,也是目瞪口呆。

  学校开家长会不是说孩子在学校各方面表现良好吗?

  “欺骗!这肯定是欺骗!”

  想到这里,瞿霞立即找到学校负责人的电话,她一定要好好质问一下,这校园纪律到底是怎么管的!

  这个时候,林轻衣已经来到了班主任老师于诗曼的办公室外。

  她正准备敲门,忽然发现门并没有关严,从里面传出一道中年男人的声音。

  “于老师,你看,你年轻,漂亮,又是从名牌大学毕业,前途远大,只要你答应我的要求,我肯定给你换一个好的班级!”

  “恩?”

  听到里面的声音,林轻衣顿时明白,这是有人在以发展前途为条件,来要挟美丽御姐老师啊。

  这个时候,于诗曼清脆的声音传出来:“姜主任,求求你,高抬贵手吧!我不能失去这个工作!”

  林轻衣透过门缝往里面望去,一个头发有些秃顶,戴着眼镜,微微有些发福的中年男子站在于诗曼面前。

  “现在我有事,中午午休的时候,你来我办公室,我们来详细谈一下!”

  听到于诗曼的哀求,中年男人故意看了一眼手腕上的名表,做出现在没有空的样子。

  这已经摆明了,他要于诗曼中午去他办公室,有什么意图,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